國會山事件有感(何清漣)

更新時間 (HKT): 2021.01.19 02:00

美國1月6日國會山事件發生後,FBI抓捕了約百餘名進入國會的人,其中包括一位西維吉尼亞州的共和黨州議員,理由是他用手機拍攝了當時的情景並轉發。

一位香港人在推特留言,說他人生中大彩:經歷了中國的六四、香港的反送中、1月6日美國的國會山事件,三起的共同點是人民為了爭取或捍衞自由民主。我當時不無悲哀地回復:三者本質相同,但前兩起得到了全世界的支持與聲援,鎮壓者受到全世界一致譴責。而對美國1.6國會山事件,除了重複美國主流媒體的聲音之外,全世界表示沉默。更糟糕的是,加入譴責抗議方的,竟然不少流亡海外的六四人士,2010年代以來以異議身份避難美國的中國人,以及香港佔中、反送中人士的代表人物。

我在推特上公開對一位六四「黑手」說:就算全世界所有人都加入這支譴責隊伍,也希望你們與香港佔中、反送中的人士不要加入,因為你們沒有資格。為甚麼?只因美國這些抗議者經歷着與你們當初一樣的磨難,你們為爭自由民主,博得了全世界的贊美與支持,世界都贊美你們的勇敢與正義,譴責中港政府對人民正義訴求的冷漠無視與暴力鎮壓,凡在抗議中出現的暴力事件,你們都解釋為中共派遣特務混入抗議者隊伍故意為之,好為自己的鎮壓找藉口,世界也相信這種解釋。你自己就有被打成「六四黑手」的經歷。全世界都知道希特勒如何製造利用1933年國會縱火案改變政治劣勢,也知道中共對付反抗者時,一直採取這種摻沙子、甩石頭的辦法瓦解破壞。1月6日美國國會山抗議中,有Antifa與BLM成員混入其中。BLM成員沙利文戴上MAGA帽子,參與引導1月6日國會大廈內暴亂。

故此,我希望那些罔顧事實、批評1月6日國會山事件為暴亂的六四人士與香港反送中人士,拿出點同理心,理解美國保守派抗議者的處境,因為你們當年所追求的民主與自由,也正是他們現在想捍衞的;你們當年遭遇的迫害,就是他們今天所面臨的。

中共統治下,中國人與言論自由無緣;香港在97回歸之後也漸漸失去了言論自由與出版自由。一些身受此痛的民運人士、六四人士與香港反送中人士,竟然對推特臉書封禁特朗普總統及其支持者的賬號大聲叫好。他們完全忘記了這句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將捍衞你自由言說的權利。

中美之別在言論自由

美國憲法保證所有人自由言說的權利,這種保護不僅只保護人們發表政治正確言論的權利,還保護人們發表政治不正確言論的權利。痛心的是,美國現在已淪為只保護政治正確的言論。2020年的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當中,許多左派大人物如喬姆斯基等都被傷了一把,因此,喬姆斯基感到了危險,希望左派不要打擊同一陣營的人,應該集中火力打擊保守派。

很多年前,我曾問過當時在普林斯頓大學任教的Perry Link教授,是甚麼讓他認識到中共專制本質?他說是從言論受管控開始:「對美國人來說,言論自由好比空氣,每個人生而享有。好比不可能想像人沒有空氣能夠活下去,美國人不能想像沒有言論自由的社會。」儘管政治正確早就讓人們在言論方面自律,但2020年發生的一切,才讓美國人真正體驗失去言論自由的滋味。

美國今後的方向是Cyberpunk形態的大重置,經歷過毛時代的中國人時時從中嗅到社會主義的氣味。我想提醒那些將1月6日國會抗議者斥為暴徒的港中異議人士,Freedom is not free,將自由視為自身專利的人,最後只會失去自由。

何清漣

中國社會經濟學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