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提款機︱港珠澳大橋15億超支「埋單費」僅6議員提問 立法會兩小時內通過22億撥款

更新時間 (HKT): 2021.01.27 15:45

立法會在缺乏民主派議員監察下淪為政府「提款機」,工務小組今早用了不足兩小時,即通過近22億元的工程撥款,其中港珠澳大橋啟用兩年使用量不如預期下,運房局繼續要求立法會通過撥款就工程超支費用「埋單」。熱血公民議員鄭松泰指,政府除就港珠澳大橋主橋工程超支申請撥款外,至今仍未能清楚交代大橋的香港接線和香港口岸工程費用,要求政府評估最終大橋的超支額會否高達上百億元。運房局局長陳帆回應時承認就上述兩部份工程未有最終結算,僅稱今次到立法會爭取的大橋工程撥款「應該」是最終結算。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2009年5月就港珠澳大橋主橋工程計劃撥款逾90億4千多萬後,同年12月動工;2018年10月24日通車後,運房局發現有關工程撥款不足以支付港珠澳大橋主橋的詳細設計和建造工程所需費用,今早在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要求把相關撥款提高15億1,470萬元,即增至105億6,120萬元。

陳帆指港珠澳大橋收入「連息都還唔到」

陳帆指,受疫情影響,大橋車流量減少,在償還貸款方面目前有很大挑戰,收入遠遜預期,更坦言「我諗連利息都還唔到」,但又稱港珠澳大橋有「120年壽命」,過往很多重大基建在建設時被人指是「大白象」,最終都會「逼爆」。

最終有19名委員的工務小組,在只有6名議員提問下,僅用了一小時即以12票支持、1票反對通過撥款。

易志明用「珠西海鮮」撐大橋有用

雖然今日小組主題是討論應否進一步批出公帑完成港珠澳工程,自由黨航運交通界易志明席間則指,立法會現時應該「向前看」,著重如何吸收引更多車輛使用大橋:「唔係喺度講(工程)多咗幾多錢,畀定唔畀啊、點畀啊咁」,又提到「珠西(珠江西部)海鮮」,指大橋令港人「平少少食到海鮮」,而不用經虎門到港,形容「呢啲係有用嘅嘢」。

路政署署長陳派明稱,港珠澳大橋的香港接線和香港口岸工程仍在進行合約結算工作,「最終要幾多錢仍審核緊,因為要同承建商睇吓啲數目係咪值得去畀,要啲時間先可完成結算」,並「估計」最終可在立法會早前已批出的撥款預算內完成工程。

根據運房局向立法會提供的資料,立法會早前就港珠澳大橋的香港接線工程批出250億4720萬元的預算費,大橋的香港口岸工程則獲立法會批出358億9500萬元的預算費,目前兩項工程的總支出分別為229億9000萬元和327億3300萬元。

何君堯形容九龍城龍津石橋遺蹟「只係一灘爛石」

工務小組其後再就發展局要求撥款6億6,920萬元,以原址保存九龍城龍津石橋遺蹟和興建1條保育長廊進行討論。何君堯會上一邊強調自己支持保育,一邊表明反對撥款,批評龍津石橋遺蹟「只係一灘爛石」,形容政府現時「花6億幾元圍住一灘爛石畀人欣賞,仲要搞成十幾年」,並質疑該地的保育工作,其實只是興建一個地下商場,認為工程撥款無急切性。

建築署署長何永賢回應指,龍津石橋遺蹟發掘出來時「已經係斷斷續續」,並指歷史學家如何演繹古蹟有不同手法,指該署諮詢過古蹟辦和古物諮詢委員會後,決定讓古蹟「特意有滄桑感覺」。何君堯聞言更為激動,直斥:「我睇完之後唔只滄桑,仲心都創埋、心傷㖭!」,批評該處的「一灘爛石」從建築學上完全看不到有何優秀之處,「做乜要滄桑味,圓明園啊?」,並大吐苦水說:「成日同你哋(政府)執手尾執餐死,我而家蒼老㖭啊!」,聲稱「(官員)入嚟講完一輪,就問我哋攞錢,我哋唔可以咁樣做㗎!」

民建聯鄭泳舜亦指,龍津石橋遺蹟只有數塊石頭,從觀賞角度較難吸引巿民觀賞,亦未必能展現香港的歷史現況,要求康文署交代如何能吸引更多巿民觀賞。康文署回應時指,會在該處設立展覽區介紹龍津石橋的歷史,亦歡迎組織在該處舉行導賞團,亦考慮設立虛擬導賞團吸引巿民參觀。最終工務小組在何君堯反對、民建聯棄權、其他建制派議員支持下,以舉手方式以約40分鐘批出撥款。

7名與會官員在會議結束後,特別「車輪式」向何君堯解說九龍城龍津石橋遺蹟保育工作,何君堯則重申自己支持保育,但認為官員解說不足。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