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保釋上訴案︱終院五官會審 律政司指處理保釋不應考慮保釋條件惹質疑

更新時間 (HKT): 2021.02.01 12:35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控勾結外國勢力和欺詐,早前遭終審法院暫時撤銷保釋,等候處理律政司提出的法律問題上訴,釐清國安法的保釋規定。案件今由五名國安法指定法官審理,亦是張舉能就職終院首席法官以來處理的首宗案件。律政司一方陳詞指,控方毋須證明被告重犯的可能性,因為根本無法確保一個被告人未來會做或不會做某些行為,而保釋條件亦不應在考慮之列。惟律政司說法引來多名法官追問。

黎智英今早由囚車押送到庭應訊。他於開庭前10分鐘由8名懲教人員陪同下進入犯人欄,甫出庭即與家屬、到庭旁聽的梁家傑等人打招呼,雙手做出心心手勢。黎及後四處張望,找尋女兒身影,黎的女兒隨即跑到犯人欄旁,隔住玻璃與父親揮手打招呼。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民主派梁家傑、何俊仁、李永達、《蘋果日報》副社長陳沛敏、蘋果動新聞平台總監張志偉、總編輯羅偉光等人今亦到庭旁聽。

原本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鄧樂勤不參與今次聆訊,黎委聘另外兩名資深大律師出戰,分別是擅長公共法和民事案的黃繼明,以及主攻刑事案的黃佩琪。律政司繼續由主理國安法案件的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代表。

案件今由五名國安法指定法官審理,包括終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常任法官李義和霍兆剛、非常任法官陳兆愷和司徒敬,是張舉能就職首席法官以來處理的首宗案件。而本案沒有海外法官參與。

律政司主張處理保釋分兩步

高院國安法官李運騰於去年12月,批准還柙廿天的黎智英以嚴苛條件保釋,包括不准離開住所,不可在網上或傳媒發表任何訊息或訪問等等,認為符合國安法第42條規定,有充分理由相信被告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律政司要求終院釐清國安法第42條的含義,獲批上訴許可。

國安法第42條指出:「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不得准予保釋。」

雖然上訴源於黎智英案,但律政司挑戰的主要是高院去年8月在首宗國安法案件「唐英傑案」中所作之法律分析。律政司指李官錯誤地認為,國安法第42條與《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條的一般保釋規定差異不大,未能掌握國安法的要點。

代表律政司的周天行今陳詞指,本聆訊的重點在於如何正確地詮釋及應用國安法第42條,強調法庭在詮釋法例時,必須考慮國安法的主要目的、以及特區政府屬下機關包括法庭的憲制責任,是有效保障國家安全,包括預防、制止及懲罰違反國安法的人。

周指出,人大常委會於去年5月28日就港區國安法作出決定,本港法院並無司法權限去審理國安法是否違憲、無效或違反《基本法》,況且辯方亦沒有質疑42條的合憲性。周指出,基本法和國安法都是全國性法律,兩者針對限制不同的權利和義務,不受憲制挑戰。

律政司:無法確保被告未來會做或不會做某些行為

法庭在考慮國安法被告保釋時,須考慮兩個層面,先考慮國安法第42條,及後才考慮一般刑事訴訟程序中的保釋程序。在考慮第一階段,即是否有足夠理由相信被告不會再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時,不能透過任何保釋條件來消減風險。

張舉能問,是否在考慮國安法42條,法庭可忽視整個刑事訴訟程序條例中的保釋程序?周回應「不一定」,但強調法庭必須先考慮國安法第42條。張舉能又問,條例寫明「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該充足理由是否必須是合理和客觀,周同意。

法官李義問到:「那麼法官可以看甚麼?是否可考慮任何他認為相關的材料?」周同意。李官追問,是否包括刑事訴訟程序條例中9G的情況,周回應:「任何他認為相關的材料?對。」

周進一步解釋,當法庭在考慮是否有「充足理由相信被告不會再犯」,控方毋須證明被告重犯的可能性,因為根本無法確保一個被告人未來會做或不會做某些行為;周強調,在第一階段,保釋條件不在考慮之內。

多位法官隨即追問保釋條件事宜。非常任法官司徒敬問:「為什麼?若考慮條件,可等同預防措施。」司徒敬再問:「你可以舉一個例子,法官在不考慮保釋條件的情況下,便有足夠理由相信被告不再犯?」周考慮數秒後,表示若男子不斷宣揚並高叫香港獨立,而他被警方拘捕但未被控期間,保持行為良好不再犯,這便是其中一個考慮因素;惟周強調,這只是因素之一,法官應仍有其他考慮。

律政司:沒有任何保釋條件可消除再犯風險

惟法官李義明言,法庭必須考慮任何有關的因素,質疑律政司一方說法,「實在難以理解為何要將保釋條件排除在外,這可能是有關的因素」。周強調不是排除在外,只是在第一階段不作考慮。李義追問:「所以我說不明白,為何要將保釋條件排除在外?」

張舉能插話謂:「如果法庭可控制被告的居住地點、與甚麼人見面,甚至控制其使用的數碼裝置,為何不?」周回應,沒有任何保釋條件可消除再犯的風險。張官聞言謂:「這樣有點含糊。」周回應指,如果法官覺得要施加保釋條件,便代表法官也覺得有風險,即是無法滿足第42條的保釋門檻。

司徒敬再謂:「若不可藉施加保釋條件以確保被告不再犯,這等同不准保釋。」周回應謂:「不是『不准保釋』,而是『不准保釋,除非……』。」

霍兆剛亦有同一關注,他指法官衡量「充足理由」時要放眼未來,同時考慮顯示被告會繼續或不會繼續危害國安的資料,反問為何不能考慮能夠防止繼續危害國安行為的保釋條件。

周天行重申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保釋條件無法緩和風險。霍兆剛直接追問,如果能夠又如何,周天行回應說國安罪行難以偵察,而保釋條件只是被告的承諾,被告自稱願意遵守,但公眾不能承受哪怕一次的危害國安行為,代價太大。

周其後補充指,其實國安法第42條不是考慮保釋(bail)事宜,而是處理羈押(remand)考慮,故在第二階段才考慮保釋條件。張官最終表示已清楚理解律政司在這方面的立場,要求周就其他理據作陳詞。

周天行續指,法官李運騰處理「唐英傑案」保釋申請時犯錯,判詞在分析證據強弱後,首先考慮潛逃風險,然後是保釋期間再犯罪風險,其後才是國安法第42條,而非以國安法第42條為起點,而且錯指絕大部份國安法案件都可以用一般保釋申請的方法,透過衡量不同風險來處理。律政司一方陳詞完畢,現由黎智英一方陳詞。

若終院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即法官李運騰犯錯,便會撤銷批准保釋的決定,黎智英可向高院或其他適當法院重新申請保釋。若終院駁回上訴,黎則獲釋,保釋繼續有效。

【案件編號:FACC1/21】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