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志》錯引史料 受害研究者斥踐踏事實:史書最重要有良知

更新時間 (HKT): 2021.02.02 00:03

早前《香港志》爆出失實醜聞,首冊《總述大事記》中,錯誤描述香港第一女飛魚楊秀瓊的事迹,書內敍述楊秀瓊所獲獎項亦為錯誤。被錯誤引用其著作的專家潘惠蓮對此感到失望,認為此錯誤反映著書工作粗疏。潘強調歷史書籍「重要是要有良知、實事求是」。

《香港志》第198頁有關1933年10月10日,及1934年5月18日的內容,稱「香港女游泳運動員楊秀瓊在南京主辦的第五屆民國全運會中獲得三項冠軍」及「香港女游泳選手楊秀瓊代表中國,在馬尼拉舉行的第十屆遠東運動會中奪得三面金牌」。事實上,楊秀瓊在上述兩項賽事,應是分別奪得5項冠軍及4面金牌。《香港志》又在參考文獻中,列出曾以潘惠蓮著作《尋找美人魚楊秀瓊——香港一代女泳將抗日秘辛》作參考,引來潘惠蓮在網誌澄清。

潘惠蓮接受《蘋果》訪問時,稱「斥資7.8億元,依然出現這般低級錯誤,怎不令人痛心」。潘指,她最初寫《尋找美人魚楊秀瓊》的原因,正是因為楊秀瓊被中共抹黑超過半世紀,她希望透過書籍呈現真相,「說句公道話」,認為如果任由中共官方和民間散播謠言,「這不但對楊秀瓊,也是對香港本土歷史的踐踏」。

對於《香港志》內容被指偏袒共產黨,潘指但凡新政權來臨,均會宣揚一套新政權認同的史觀和史料,「這些所謂官方的史觀和史料,是否被民眾認同接受是另一回事」。潘補充,一本歷史書背後是否斥巨資、是否豪華精裝並不重要,「重要是要有良知、有真誠、實事求是、認真鑽研」。對於早前潘通知《香港志》主編丁新豹有關錯誤,丁稱會在重印時修訂,潘惠蓮就認為「事實的錯漏,相信他們會修正,但意識形態和大方向就不會變」。

話你知:地方志記載社會政治文化 具存史教化功能

《香港志》耗資7.8億元編撰,分為總述、大事記、專志、政治,經濟等多個部份。「志」這種書寫體裁,與一般歷史書有所分別。地方志,簡稱方志,在中國史學傳統中流傳已久。旅美歷史學者余杰指,志用作記載某一段時期,某地域的政治、經濟、文化狀況。而方志的功能,就在於存史、資政及教化。

香港歷史社會研究社「港識多史」創辦人Godfrey就指,「志」猶如一個地域的百科全書,屬較全面的歷史記載。在中國歷史上,如地方官須到一個新的區域履新,便會先閱讀該區地方志,以了解當地風俗文化、了解民情。而有關香港古代的地方志,就有清代康熙年間(約1688年)及嘉慶年間(約1819年)編訂、兩個版本的《新安縣志》。

記者 周詠雯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