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可禁港人離境 大律師公會憂濫權

更新時間 (HKT): 2021.02.12 02:00
■大律師公會意見書指出,修例限制了香港人的基本憲法權利,即出入境自由。資料圖片

【本報訊】政府上月向立法會提交的《2020年入境(修訂)條例草案》,授權保安局長訂立規例,以令入境處長可獲取運輸工具、即飛機上乘客及機組人員的資料,更可禁止飛機運載有關人士。大律師公會就草案提交意見書,質疑有關修訂將授權處長禁止任何人離開香港,卻沒有提出任何正當理由,以及防止權力遭濫用的保障措施,令人不安。

修例原意表面上是改善難民免遣返聲請的審核程序,並引入措施以加強執法、遣送和羈留等工作。當局擬加入新訂的第6A條,賦權保安局長訂立規例,向入境處長提供飛機上乘客及乘組人員的資料,同時亦賦予其指示某運輸工具(如飛機)不可運載某乘客或乘組人員的權力。

違《基本法》賦予出入境自由

大律師公會指出,有關修訂將授權入境處長禁止任何人離開香港,但草案中卻未有解釋允許其行使權力的理由;當局就修訂提交的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亦未有提供任何正當理由。有關修訂為防止香港居民及其他人士離開香港,賦予了保安局長明顯不受限制的權力(apparently unfettered power),更未有闡明政府行使該種「侵入性權力」的依據,以及為何需要、如何使用有關權力,尤其令人不安,公會對此表達深切關注。

意見書指出,修例限制了香港人的基本憲法權利,即出入境自由;基本法31條註明:「香港居民有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境內遷徙的自由,有移居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自由。香港居民有旅行和出入境的自由。有效旅行證件的持有人,除非受到法律制止,可自由離開香港特別行政區,無需特別批准。」

公會認為,當局必須在草案中明確說明行使權力理由,而有關權力應由法院而非入境處長提出,以保障旅行禁令是有必要並按比例作出,而當局亦須提出適當保障措施,如有關禁令的最長期限。

意見書續指,現行法例已存在限制人士離開香港的權力,如干犯刑事罪行以及預防任何疾病等,而《國安法》亦有交出旅遊證件的相關條文,難以理解修訂草案的目的。根據現行法律,只有在有必要保護國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衛生等情況下,才可以限制某人離開香港的自由,但草案中卻沒有就禁令提供任何理由,令新訂的第6A條具有「特別的權力」,賦權行政人員禁止香港居民或其他人離開香港。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