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學禮阻差辦公案開審警匿名作供 司法機構首稱要保護證人限記者聽審

更新時間 (HKT): 2021.02.17 12:47

自2019年反送中運動以來,數以千計人士被捕,法庭已處理數以百計案件,首次有司法機構職員基於保護證人為由,限制記者內進。西九龍裁判法院今早審理沙田區議會副主席黃學禮涉阻差辦公案,法庭原本安排庭內有7席記者席,惟今早突然禁止排第5至7位置的記者入內旁聽,聲言要「保護屏風後的匿名證人(警員)」,只容許4名記者入內,餘下記者必須待匿名警員作供完畢才可入內,記者周旋近兩小時,始獲安排入內站立旁聽,惟證人早已作供。

本案源於浸大學生會前會長方仲賢於2019年8月6日在深水埗購買觀星筆後,被警方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將他拘捕。事件引來巿民深夜包圍深水埗警署聲援,其間警方多次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沙田區議會副主席兼松田選區議員黃學禮到場了解時,被防暴警制服拘捕。

黃被控一項阻撓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控罪指他於前年8月7日在長沙灣政府合署外阻撓正在執行職務的警員A。案件今在西九龍法院第五庭開審,由裁判官劉淑嫻負責審理。

有關證人須匿名的案件,過去一年法庭已處理數十宗,就保護證人的安排已富有經驗,包括設置屏風,或由控方向法庭申請經法官通道離開。司法機構在本案原本安排庭內有7席記者席,惟司法機構高級新聞主任黃梓勳今向排第5至7位置的記者表示,只容許領取首4名籌號的記者入內旁聽,理由是要「保護屏風後的匿名證人(警員)」,並謂由於疫情緣故,庭內座位已減半,強調無法再安排多一個記者入內,即使「企位」也不可以。

記者多次追問黃梓勳限制記者人數入內的理據,黃多次以「法庭安排」去回答;記者再追問究竟是否裁判官的決定,黃均避而不答。至於為何不在遮擋證人設施方面作出改善,而倉猝不准其他記者內進,及是否他擅自限制記者人數,他只說「法庭」安排。

記協主席:疑濫用保護證人程序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表示,過去需要保護的證人,多為風化案件證人,但近年部份牽涉警員作供的反修例示威案件,都用到屏風保護警員身份,已令人質疑是否合理:「法院公開聆訊,理應是彰顯司法程序在陽光下進行。」他擔心法庭有這些保護警方證人程序,是應檢控部門及警方要求下所作出的限制,有濫用保護證人程序之嫌。

楊又認為,限制傳媒旁聽人數的原因應合情合理,進一步減少旁聽傳媒數目會令人感覺是針對傳媒,收窄新聞自由,有違公開審判及讓傳媒採訪原則。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