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醫生︱醫生工會料吸引內地醫科生 愛爾蘭港人醫生:返嚟執業唔介意考試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1 00:03

林鄭政府不理醫療界強力反彈,預告強推非本地培訓港人醫生免試回港執業,似為引入內地醫生避過及格率超低的執業試鋪路,「免試」真能吸引高質素海外醫生回流?本港醫生執業又真的很困難?

記者:陳沛冰

於愛爾蘭醫科畢業的黃民政(Chris)及其弟弟選擇不同的路,免試吸引不到在愛爾蘭醫院精神科工作的Chris,因為不喜歡公院睇症的「速食文化」及制度僵化,相反他的弟弟一直有強烈的香港人身份認同感,在愛爾蘭未獲實習職位後,到新加坡執業四年,再返港「一剔過」通過執業試,正在公院實習從頭做起,「證明要返嚟執業唔會介意考試」。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認為,方案其實很多大機會吸引在國內讀醫的港人子女,因為政府一直想香港與內地融合。

政府提出非本地培訓港人醫生在醫管局工作最少5年,換取不需考執業試便可獲註冊及私人執業,以解決醫管局醫生不足問題。正在受薪工作的Chris指,免試吸引力不大,而且醫管局的工作文化好似做工人般僵化,專科門診5分鐘一個症,馬房文化嚴重,與他現時可用一個半小時深入了解病人,又有指定時間做研究無法可比;醫管局最大好處是高薪,但也被香港高樓價高物價蠶食,令他感到「返香港要放棄嘅嘢太多」。

Chris會考後到英國升學,2008年入讀愛爾蘭皇家外科醫學院,2013年畢業,現時正在當地Galway University Hospital接受精神科專科培訓,兩年後獲專科資格。

已在當地執業約7年,他很享受每日工作及與病人溝通的寶貴時光,與新症病人可以用一個半小時,由小時候成長經歷、與家人關係,談到中學讀書考試,再嘗試了解病人正面對的問題,「精神科講求溝通,好多嘢hidden(隱藏)咗,佢唔會即刻話你聽佢唔開心咩原因,可能用咗20分鐘先find out(發現)到唔開心嘅原因」。

每周固定工作39小時,9時半開工,4時多收工;一周3日早上門診時段,每次最多10名病人。精神科有權決定是否接收病人入院,並非由急症室決定,故住院病人數目不太多,每周巡房2次,每次巡2至6名病人。在愛爾蘭非只埋頭臨床工作,精神科每周有一日research day,醫生不需做臨床工作,可專注研究,實際臨床工作日子只有4日。在愛爾蘭很多時為病人做一個決定,要與如社工、警方等不同部門多次開會研究,顧及病人不同需要,也令精神科服務及發展更健全。

Chris父母是醫管局退休護士,也有朋友在醫管局工作,令他了解公院工作文化,故對回醫管局執業有點卻步,「有中學同學喺香港做精神科,聽佢哋講所有嘢要好快靚正去諗,但係呢一科最唔可以用呢樣嘢去諗」,醫管局密集式工作,專科門診5分鐘一個症,還包括寫排版,「好似做工人,總之做返同一樣野,但就無咗意義」。

醫管局薪高糧準 缺生活質素

要數醫管局工作最大好處,相信是薪高糧準。Chris坦言在愛爾蘭行醫7年,薪酬只與香港有一、兩年年資的醫生相若,還要交45%薪俸稅。不過香港樓價貴,生活指數高,扣除要租屋買車後,生活質素隨時差過愛爾蘭。

在香港考取專科資格後,可升為副顧問醫生;愛爾蘭沒有副顧問醫生職位,Chris獲專科資格後,可直升為顧問醫生,建立自己團隊,「無理由我已經做consultant(顧問醫生),你叫我返香港做AC(副顧問醫生),no way!」從父母及朋友口中,他理解到醫管局行事官僚,架構臃腫,醫生少調動形成馬房文化,「你個work culture(工作文化)同我唔同,我踩入嚟你HA(醫管局),我就係一個新人,你點樣睇我呢?我都唔可以做返以前做嘅嘢,我有好多掣肘」。他說,除非要回港陪父母或將來太太是香港人想返香港,才會考慮返醫管局執業,否則免試註冊對他來說,只是多一個選擇,「唔會因為唔需要考試突然返去,因為要放棄嘅嘢太多」。

Chris選擇留在愛爾蘭,但在同一間愛爾蘭醫學院畢業的弟弟,正在醫管局做實習。因歐盟醫科畢業生可優先獲實習職位,而Chris的弟弟以國際學生身份畢業,當時未能在愛爾蘭找到實習職位,於是到新加坡做急症室及外科4年。

「佢sense of identity(身份認同)好重,覺得自己係香港人要返香港」,而且醫管局人工高,並可爭取外科專科培訓機會,故不介意返港考執業試,並一剔過及格,重新做實習生。Chris也有醫學院同班同學,因這份港人身份認同感,加上香港生活較多姿多彩,在愛爾蘭註冊後也返港再考執業試由頭做起,有人需考3、4次執業試才及格。

外來醫生執業試較本地醫科生深

Chris指,從來不介意考試,因為很多地方都要求非本地培訓醫生要考試,「考試係客觀方法去睇水平,唔反對考試,我同意,但考試內容同程度合唔合理?」在美國,當地畢業生與外來醫生是考同一份卷,同一條問題;但弟弟在港考執業試的經驗,令他覺得香港用於考核外來醫生的執業試內容,較考核本地醫科生深,由畢業生水平考到專科水平是無必要,「我係精神科專科,點解要考外科專科?無必要考點樣做呢個手術,只需要知係腸癌,其中可以做手術,手術有幾多種,但依家考埋手術點做」。要吸引更多非本地培訓港人醫生回港執業,他認為香港對海外醫生的執業試必須改革,令考試更公平、公開及具透明度;並要解決醫管局內部問題,否則單憑免試註冊無法吸引足夠醫生回流醫管局,「只係用嚟塞住人把口」。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認為,現時有限度註冊制度已可聘請歐美醫科畢業生,與本地畢業生在醫管局同工同酬工作,甚至沒有限制畢業的醫學院,但成功招聘人數不多。以現時香港的形勢,要吸引已取得外國居留權及醫生資格的港人子女回港,面對將來可能要宣誓及放棄雙重國籍,機會很微。

她相信政府其實想吸納到內地讀醫的港人子女,「正正呢班人對佢哋嚟講,考試尤其困難,政府一直講緊大灣區,講緊融合,好明顯見到香港醫護有啲價值,同政府建制派嘅價值觀,尤其係反修例運動好唔一致;可能希望透過呢啲國內培訓嘅港人子女,能夠大量嚟公營機構,令公營機構易管啲」。

執業試除了有維持專業水平的價值外,也有政治價值,「有人認為香港要認受某啲國內資歷,但某啲專業大家行唔同機制,要避免大家政治期望上有衝突,應該以考試處理 」。不論是內地或歐美,醫學教育或專科執業模式都與香港不同,要確保所有外地返港醫生都有能力在私營市場面對不同病症,考試是最客觀的評核。

公院醫生:政府別有用心

多年來政府以醫管局醫生不足作幌子,不斷降低引入海外醫生的門檻;馬仲儀形容政府像財經節目評論員,「你吹捧呢隻股票就講佢嘅業績」。政府口說醫管局醫生不足,但沒實際數據計算醫生與病人比例;過去數年轉增聘人手,只是填補離職同事空缺或應付新開服務,而非就既有服務的工作量增加,如病房病床增加而加人手,「每每想推海外醫生,同我哋有爭執,就攞住呢啲數字(醫管局欠660名醫生);但落返嚟又唔係攞住呢啲數字去提升服務,咁用心喺邊度呢?」

修例如無意外會在本屆立法會期通過,現時立法會只有建制派把持下,外界都認為醫學界及市民可以跟政府討論的空間不多。馬仲儀指,若政府設有醫管局每年必須聘請非本地培訓港人醫生的硬指標,必須對醫管局有額外撥款,否則在未來經濟差,資源不足下,隨時無法聘請所有本地畢業生;以及必須設有每年聘請相關醫生的人數上限,及對他們要求懂廣東話及英語。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