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回來了 帶着金錢與微笑(何清漣)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3 02:00

日前在七國集團峯會上,拜登宣佈結束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高呼「美國回來了」,重申美國對大西洋聯盟承負責任。截至目前,除了五角大樓因亞太地區安全吃緊仍堅持既定策略之外,美國外交政策秉持「凡特朗普反對的,我們就要恢復」,一月之內取得多項進展。

2月17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出席北約防長視像會議,向與會者傳達了拜登政府將重振這一聯盟的資訊——當初特朗普引起默克爾痛恨的原因之一,就是要求德國承擔北約軍費。考慮到談錢傷感情,美國不會再要求盟國按協議規定的比例承擔軍費。

重新加入WHO。美政府官員2月18日表示,將向國際新冠疫苗實施計劃提供總計40億美元的捐助,比中國承諾捐助多一倍,以證美國回歸誠意。

國務卿布林肯2月19日宣佈,美方正式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意味着美國資金將啟動這個項目,解決不少環保人士的再就業。

歐盟的回應是禮貌性的,德媒還警告歐盟「不要沉溺於拜登消除跨大西洋利益分歧的幻想」。

其餘的回歸還包括:布林肯2月8日發聲明稱美國或重新加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早在特朗普之前,美國駐聯合國官員就指摘該理事會成了中國利用獨裁者玩弄人權的俱樂部,特朗普於2018年6月退出該機構。此次重新加入,美方隻字不提真正的原因,只說是拜登逆轉特朗普時代脫離多邊組織和協定的又一項舉措。

對伊朗政策也正在加速調整:同意出席伊核談判,減輕伊朗外交官出入美國限制,撤銷特朗普政府寄給聯合國恢復國際對伊制裁文件等。

美國軟實力名存實亡

拜登還忙於放開邊境迎接難民,推行綠色能源政策。除了對伊朗政策之外,其餘政策都需要巨額美元助行。但華府極少有人關心美國面臨的巨額債務危機。現在美國國債接近28萬億美元,且正以每年2萬億美元的速度增長。國會議員們熱衷於爭論是否要再借1萬億甚至2萬億美元,根本不擔心錢從哪裏來及如何償還。

但如今這世界,大國對外政策的核心就是對華政策,美國對華外交亦是影響美歐關係的重要因素。作為歐盟兩大國之一,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2月18日在接受France Inter採訪時說,「我們已經和中國進入了(對外)發展模式和影響力的戰爭」,法國政府推出的新發展政策法案植根於地緣政治的影響。儘管最近拜登的表態反覆無常,很多人只願意相信符合自己心願的表態,其實看幾大政策動態就會明白方向:

一、對中共的戰略定位,非敵對關係,如今已定位為「最嚴峻的競爭者」。二、拜登政府認定華為是不可信供應商,但拒絕承諾繼續拉黑,且未禁止美資流入中資公司。三、對中共新疆、西藏、港台等地政策的回應。

最後這點,拜登已經有了表態。2月10日拜習兩人通話長達兩小時,但兩國各挑對自己形象有利的話向本國人民公佈。2月17日,拜登接受CNN採訪時,終於忍不住向主持人透露他與習談了甚麼:「我告訴他,沒有美國總統可以不反映美國價值。關於我不會批評新疆、香港、台灣問題的這個觀點,他表示理解。兩國有不同的文化標準,需要各國的領袖遵循。」此語一出,輿論譁然。

特朗普當初退群與重新規範盟友關係,就因當時美國的領導地位只餘空名與出錢的「一哥」大位。拜登想重新領導世界,出錢得到「一哥」名份當然受歡迎,但想保持實質的領導力恐怕不容易。畢竟,美國的軟實力在2020年大選之後名存實亡。

何清漣

旅美學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