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斷警長手指 港大畢業生四罪罪成 還柙至下月判刑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4 19:51

防暴警前年7月14日闖入沙田新城市廣場,引發激烈警民衝突,其間多人被捕。一名港大畢業生被指以雨傘打警員兼且咬斷警長手指,事後被控襲警、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罪、蓄意傷人,以及公眾地方擾亂秩序行為共四罪。案件於區域法院審理,法官陳仲衡今裁定被告四項控罪全部成立,代表被告的大律師石書銘稱,辯方需時準備書面求情陳詞。法官將案件押後至下月12日聽取求情陳詞,並定於同月15日判刑,其間被告須還柙。

被告杜啟華今午入庭前,與前來旁聽的親友握手、寒暄、擁抱,神情平靜,並將身上輔幣及鎖匙交給一名女親友。而他臨步進入囚室時,向公眾席躬鞠躬及揮手,其母則哭泣,由親友安慰。旁聽人士為杜打氣,紛紛說「保重呀」、「我哋錫你呀」。

控方透露,被告現年24歲,在香港出生,過往沒有案底。至於教育程度、工作、家庭、健康狀況等資料,被告一律拒絕向警方透露。

現年24歲的被告杜啟華被指案發當日在新城市廣場襲擊警員葉卓軒、意圖使高級警司梁子健身體受嚴重傷害、非法及惡意使偵緝警長梁啟業身體受嚴重傷害,以及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

投擲雨傘 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罪成

法官指出,以當時新城市廣場混亂的情況,被告向中庭位置投擲雨傘這行為,不論會否擊中任何人,均不折不扣屬擾亂秩序的行為。法官同意控方陳詞,向人多地方投擲雨傘,本質上已是粗暴、具攻擊性和威嚇性及違反公共秩序的行為。被告的行為必然會使現場示威者情緒更為激動,甚或仿效被告的行為,使本已十分混亂的現場情況進一步惡化,公共秩序進一步被破壞。

法官續指,證據清楚顯示被告向3樓投擲雨傘時,4樓及5樓圍欄有大量示威者。在場人士不停叫囂及以粗言穢語指罵警務人員,當中更有人向警方投擲水樽及雨傘,故肯定當時身處4樓圍欄的被告清楚知道當時現場混亂的情況。

法官指出,不論被告是否首名向3樓投擲物品的人,也不論在被告投擲雨傘後現場有沒有其他人仿效被告向3樓投擲物品,肯定被告作出涉案行為時,是有意透過該行為激使當時在新城市廣場對警方人員不滿的人,向警方人員施襲或繼續施襲。法官裁定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罪名成立。

長傘打警員 襲警罪成

至於襲警罪,法官信納警員20355葉卓軒就著他感覺背部及後頸位置三次被擊中的證供,屬真確無誤,可信可靠。而當時在該地點襲擊警員的人,只得被告。從證據中可作出唯一且毋庸置疑的推論,就是被告以長傘打向警員且確曾打中他。

法官續指,被告三次以長傘在警員身後打向他,明顯不是為了驚嚇警員,而是要以長傘襲擊和打中警員。被告亦顯然知道身穿警察制服的葉當時正在執行警察職務,而他仍有意圖襲擊葉且事實上手持的長傘亦擊中葉的身體,故裁定襲警罪成。

雨傘打斷警司無名指 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罪成

法官又指,時任高級警司、現為總警司的梁子健於現場已感覺的痛楚程度可見,他所受的骨折性質並不輕微,絕不是一些可自行痊癒的輕微骨折。事件發生至審訊已有約1年3月,他的右手無名指仍未完全痊癒,手指可屈曲程度較之前差,指尖受觸碰時仍有少許麻痺感覺。

法官考慮到警司於本案受傷的部位、受傷程度、傷勢的康復程度,以及對他的影響,法官裁定其右手無名指遠端指骨骨折屬於嚴重傷害。法官亦認為,以受傷嚴重程度而言,法庭可排除警司於接受醫生驗傷前傷害自己以誣陷被告的可能。

辯方不爭議被告於控罪相關時間曾以左手手持的雨傘打向警司,法官則信納警司證供所說,案發當天並無其他人向他施襲。法官認為,若警司是於其他時間地點遭其他人打傷,不會不即時拘捕那名打傷他的兇徒,反而將責任轉嫁被告。法官亦不認為警司有可能因未能抓到打傷他的真兇、而乾脆把傷勢推說是被告的襲擊造成。

法官信納警司證供,他是在以右手擋格被告的雨傘攻擊時,被雨傘打中右手無名指。被告以雨傘攻擊跌倒地上的警司,顯然沒有任何合法辯解。而從影片所見被告以雨傘為武器攻擊警司上半身的方法,肯定被告當時懷有惡意,故裁定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罪名成立。

咬斷警長無名指 蓄意傷人罪成

至於被咬斷手指的偵緝警長54112梁啟業,法官認為他作供可信可靠。法官又指,從庭上表現可見,梁並未因手指遭咬斷而於作證時對被告懷恨在心,一直以冷靜與務實的態度作供,沒有誇大其詞針對被告,以期對被告不利。對於一些回答不到的事情,梁會坦白承認回答不到。再者,梁的證供很大程度獲影片證據及另外兩名同袍的證供支持。

法官信納梁的右手是為了對被告施行壓點控制,而在被告面部找尋施壓點、即鼻底和上唇之間的「人中」位置。法官肯定梁並非故意將右手無名指伸進被告口內,並謂若梁想向被告使用會使人受傷的武力而非施行壓點控制,更直接的方法是以拳脚甚或警棍攻擊被告。法官認為梁絕對不會愚蠢至冒著被咬傷的危險。

法官根據一眾警員的證供,肯定被告當時掙扎的動作,是有意識自主的動作,亦肯定被告當時一定聽到梁大叫「放開,咬住我手指」這句話。至於控辯雙方的腦神經科內科專家證供,法官認為辯方傳召袁醫生的專家意見和證供後既不客觀,亦有欠持平,拒絕接納他的專家意見證供。

至於控方專家證人余醫生就著咬噬力量的專家意見,很大程度支持被告的咬噬是有意識和自主的。法官亦信納余醫生的說法,其他涉及三叉神經線反射的可能性非常低,更遑論會有反射力度足以咬噬使人受傷的可能。辯方提出的咬噬反射,只是一個幻想的可能性,並非合理的可能性。

至於辯方專家指被告因驚嚇反應時出現咬噬反射動作、以及驚嚇反應動作力度可以加強至傷害他人程度的兩種說法,法官認為均是沒有充分科學或醫學證據支持的臆測。控方提出的證據,已足以證明被告在咬噬時,絕非處於無意識非自主的行為狀態。

法官指,證據清楚證明梁的傷勢是被告的咬噬動作造成。被告當時亦應清楚知道當時嘗試制服他的均是警務人員,並且感受到拉扯他和接觸他的都是警務人員的手。被告當時所必然預見的可能性,便是進入口中的「異物」必定是其中一名警務人員的手指。而即使當時嘗試制服他的警務人員手持警棍,被告亦絕對不可能在以為進入口中的異物是警棍的情況下仍大力咬噬。被告咬噬時是意圖使被咬的警務人員的身體受嚴重傷害。

根據警員證供及呈堂影片,並無證據顯示被告當時感到有生命危險或身體遭嚴重傷害的迹象。法官認為被告不可能真誠地認為有必要為保護自己而大力咬噬傷害案中警務人員。即使被告當時真誠地相信他有需要自衞,他於案中咬噬手指的力度之大,遠高於保護自己所需的合理武力。最終裁定蓄意傷人罪成。

【案件編號:DCCC778/19】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