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友人先行一步入獄 杜啟華坦言不再熟悉香港:我唔覺仲有乜籌碼守落去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4 17:13

港大畢業生杜啟華被指前年7月14日在沙田新城市廣場衝突中咬斷警員無名指,因而被控,今日被裁定罪成。他於裁決前受訪,表明早已有心理準備「入去受」,並對此處之泰然。他憶述早前與同樣被控的朋友說笑討論著希望自己還柙時朋友可以如何別出心裁做「送車師」。詎料,原本以為可以大步檻過的朋友竟罪成還柙,比杜先行一步。杜啟華最終與朋友調換角色,他坦言很失落,猶如「白頭人送黑頭人」,自忖「明明我早過晒佢哋,但我仲生勾勾咁樣喺出面,真係好想好想好想快啲完咗單嘢,入去受咗去算」。

杜啟華早於前年7月中被捕 ,案件在裁判法院歷經多次押後,每次押後相隔兩至三個月。直至去年3月預審,以為正審很快便到,於是辭去工作,盡量抽時間陪家人。然而,案件繼續一拖再拖,至去年10月才開始正審。他比喻說:「好似有癌,每一次都話仲剩返三個月,你估我三個月三個月好好受咩?咩都做唔到!」

聆訊押後的原因之一,是武漢肺炎令法庭停擺。事發至今超過一年半,他說,表面上「好似好多時間畀你善用,做你想做嘅嘢」,若早知有充足時間,可以報讀碩士課程,或接受一份人工較高的工作,亦可以「搞吓生意仔」。

但如今卻是「唧牙膏」一般,兩三個月押後一次,實際是浪費了這段時光,原地踏步,「唔係好預計到仲有幾多時間喺出面,搞到好多嘢都做唔到」。

他亦坦言深深感受到法庭程序可以「玩謝一個人」。例如聆訊期間,控方專家證供冗長,答非所問,但從沒被人打斷;反之,辯方專家的答案則被「cut short」。

原本預計自己還柙朋友送車 詎料最終角色互換

杜啟華有一雙細微眼睛,身材卻高大,朋友都指他很像卡通公仔「卡比獸」,杜亦欣然接受這個匿稱,連手機螢幕都是卡比獸公仔圖案。杜的案件於去年12月完成結案陳詞,原本以為會被扣柙,於是與一名手足兼好友「平仔」(化名)說笑,商量要「風光大葬」,例如當載著杜的囚車從法院大樓駛出時,平仔便會抱著卡比獸公仔追囚車。

然而,杜獲准保釋,等候裁決。惟另涉其他抗爭案件的平仔,數天後面對裁決,卻罪成還柙。杜當日亦有到庭旁聽,「諗住佢無事,可以大步檻過」。在庭上親睹好友被扣押後,二人角色互換,杜變成「送車師」;當囚車駛離法庭,他行近囚車,向囚車揮手,跟平仔道別,沒有追著囚車,也沒有大叫「撐住手足」,僅揮揮手,目送囚車離開。

杜接受訪問時坦言,「我哋個個都有預咗要坐呢個結果,但唔希望佢早過我」。他又說:「咁就俾人拋咗,係有啲意外,成件事好似白頭人送黑頭人」。其實不止平仔,每當杜看見相識朋友陸續身陷囹圄,心情都會變得很差,「戥佢地唔抵,知佢哋本身係乜嘢人」,有的原是可造之材,可以繼續求學,卻揹上一個案底,扼殺了前途。

「如果係一蚊博個半,博唔過。」

杜更謂:「我啲friend,冇事就冇事,有事就已經有晒事;但明明我早過晒佢哋,但我仲生勾勾咁樣喺出面,真係好想好想好想快啲完咗單嘢,入去受左去算。」

有個別被控手足離開香港,但亦有「12港人」的例子,杜稱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第十三個,任何事情「都有risk及return」。他說:「如果係一蚊博個半,博唔過。」

杜坦言對案件早有心理準備,近日常常開導母親,表示可能要失去自由一段時間,「要佢自己照顧自己先」,相信母親會越來越看得開。至於往後的路如何走下去,杜直言其實不僅是未來,即使是今時今日的香港,信守的價值觀已逐一消失。

杜說:「我真係好鍾意香港,但鍾意香港人身份多個香港呢片土地。」當案件完結,他相信自己與一眾手足仍會被針對,而香港不再是他們熟悉的香港,「我唔覺仲有乜籌碼守落去」,只會被迫「賭身家」。屆時他會選擇離開香港。

欲眾籌訟費以免拖累其他手足 不怕警方調查

至於對法冶的信心,杜啟華在案件開審前原本已對法治沒甚麼憧憬期望,加上近月的所見所聞,發現無論警員證供如何荒謬,裁判官都認為可信可靠;即使獲得輕判或無罪,律政司都會上訴或覆核,「咁你玩晒,我打嚟托咩?」

他又謂,在被捕面對聆訊前,與其他香港市民一樣,對法庭判詞或法庭聆訊內容沒有特別關注,僅在「高登」及「連登」等討論區看到討論法治的帖子。有網民說,「法律面前,窮人含X」;杜親身經歷聆訊,加上近幾個月的所見所聞,坦言對法治已完全沒期望,更直言法律面前,窮人與普通人都一樣。

杜有眾籌的打算,起初目的是若被判囚,可以有一筆錢留給腦下垂出現問題的母親。然而,隨著對聆訊結果預計不樂觀,相信「會重判得好誇張」,他或需要上訴;加上香港經濟下滑,連協助「手足」打官司的法律訴訟基金都不時傳出「乾塘」消息,若他上訴時仍倚靠「基金」,自忖「唔好意思,驚用晒佢啲錢,希望運用得好啲」。

杜相信個人的上訴費用,或等於幾個手足的正審費用,為了基金能用得其所,杜決定自己眾籌訟費,眾籌所得直接用於他的上訴案。

早前有被控教師眾籌生活費,卻遭警方以洗黑錢罪名拘捕。被問及會否擔心因眾籌而被指犯法,杜直言不會擔心,強調自己從事抗爭運動,不怕被捕,「驚畀人拉就唔出嚟」,又謂警方大可以調查眾籌是否涉及洗黑錢。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