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婦手持紅酒藏雷射筆被控 官指不便行動判無罪 惟另涉危駕須續還柙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4 19:38
被告韋雅儀

前年10.1多區發⽣警⺠衝突。有警員在北⾓看⾒一名女⼦⼿持紅酒,在⾏⼈路「徘徊」,截查後在其背囊內搜出⼀⽀雷射筆,最終控以在公眾地⽅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案件今日在東區法院裁決,裁判官張志偉指出,即使法庭不接納被告因口渴而買紅酒,但若被告真的要參加示威,手持紅酒會為她帶來不便。法庭認為她並非一定是早前參與示威者,加上搜出雷射筆時其安全裝置呈關閉狀態,這點對被告有利,基於疑點利益歸於被告下,判被告無罪。

被告⾱雅儀(32歲)被指前年10⽉1⽇在北⾓電氣道169號外,攜有⼀個能發出雷射光束的裝置。她於本案獲准保釋,惟她本月4日在元朗駕駛一輛私家車與前方輕型客貨車碰撞後,涉開車將爬上車頭欲阻止她離開的司機載走逾百米,並於飆車兩公里後與巴士碰撞翻車,且疑不顧而去,其後被控危險駕駛等七項罪名,她在該案中不獲保釋。

控方質疑被告缺席女兒百日宴

韋今被押上犯人欄聽取裁決。裁判官張志偉裁決時指,控方指警方當日在北角區掃蕩,有示威者向警方照射雷射光束。其後身穿白衣的被告在涉案地點甫見警員便調頭急步走。警員認為可疑,上前截查,搜出涉案雷射筆,但當時無法開啟。該雷射筆檢驗後證實是3R級別。

被告及其丈夫均有出庭作供,被告透露當日女兒於筲箕灣舉行百日宴,由丈夫帶女兒出席見親友,而她於案發前一日從深圳回港,在重慶大廈的賓館居住,在港負責送貨。當日工作後先回賓館,並相約出席完百日宴的丈夫於銅鑼灣會合。

據兩人的通訊紀錄顯示,兩人相約在銅鑼灣見面。被告指她當日行到天后水星街的惠康買紅酒,其後見到警員追截示威者,因感驚慌而離開,惟被截停。被告解釋,雷射筆可以射出「滿天星」的圖案,可以投射在牆上與女兒玩。被告強調當日沒有使用、亦沒有打算使用該雷射筆。

張官今指,控方質疑被告當日缺席女兒在筲箕灣舉行的百日宴,又執意到風頭火勢的銅鑼灣等候丈夫,認為被告必然是參與示威,其丈夫亦必然知道被告出席示威。控方又指,紅酒不能解渴是人所共知,而被告買了紅酒後又不飲用,認為被告說法一派胡言。

張官卻指,辯方說法值得留意。假如被告真的要參與示威,當日便不會上班;如果被告真的要示威,就不會手持紅酒,因這會令被告跑得慢。再者,當時街上仍有店舖營業,被告出現有合理解釋。

涉案雷射筆需要鎖匙開啟

惟張官同時指出,同意被告說法有不合情理及犯駁之處,例如被告身上有膠樽裝水,就算因口渴購買飲品,亦沒有可能買紅酒。不過,即時法庭不接納被告買紅酒的原因,也不代表能否定她當時手持紅酒的事實。若被告真的要參加示威,手持紅酒會為她帶來不便。

而專家證人接收雷射筆時,其尾部的安全裝置呈關閉狀態,需要鎖匙開啟。張官指,即使只需一個小小的萬字夾便可代替鎖匙打開安全裝置,但安全裝置關閉這點亦是對被告有利。若被告打算用此照射警員,而她當日確有使用,安全裝置就應已保持開啟。

張官續指,被告跟隨被追捕的人士跑,這是招人懷疑的舉動。不過,雖然被告有些證供不為法庭接納,但客觀證據不受影響,並指本案的客觀證據傾向支持被告的案情,例如被告因要等待丈夫而打發時間,並非不合情理,她不一定是參與示威人士。而被告沒有案底,被告的案情並非完全不可信。基於疑點利益歸於被告,裁定被告無罪。

裁決後,控方指警方要求法庭沒收涉案雷射筆。惟張官明言不會沒收,因雷射筆有其合法用途,下令涉案雷射筆及衣物歸還被告。韋因身負另案,繼續還柙。

【案件編號:ESCC1048/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