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了便衣警期間把風判囚3個月 兩青年遭上訴庭加刑至10個月須重返監獄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5 19:49
有示威者在元旦遊行後堵塞馬路被捕。

網民去年元旦日發起遊行,未幾遭警方腰斬。示威者晚上轉戰旺角堵路示威,其間有便衣警遇襲,警方事後拘捕四名青年並控以襲警罪。案件經審訊後,其中兩人罪成判監3個月。律政司認為刑罰過輕,向上訴庭提出刑期覆核。上訴庭今接納律政司說法,認為原審裁判官判刑原則性犯錯,量刑明顯不足,本案罪行和情節十分嚴重,刑期起點應為12個月;惟考慮兩人早前已服畢原本的刑期,酌情減刑後改判兩人入獄10個月。

兩名答辯人分別為李炳希(22歲)和利子恒(25歲),同被控於去年1月1日在旺角山東街與通菜街交界,與一名蘇姓男子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員19597何思駿。兩人本已服刑完畢,今判決後須重返監房,完成餘下刑期。

本案由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及高院法院潘敏琦處理。

律政司辯稱案件眾多 為盡快處理才未控以非法集結罪

代表律政司的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黎嘉誼庭上指,原審裁判官林子勤錯誤區分夥同犯案的刑責,於沒有任何實質證據支持下,接納在現場把風的兩名答辯人自稱對法律無知、「以為自己冇落手就冇犯法」的說法,作為有力的減刑因素,此屬原則性犯錯。

至於二人作出招認,又承認大部份案情以及初犯等,控方雖然同意是求情因素,但不應獲得過多比重的考慮。控方認為,以本案犯案情節,判刑3個月明顯不足。

黎又指黃之鋒案適用於本案量刑。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質疑控方原審時並無控告二人非法集結,但來到上訴庭卻以非法集結作指控,「點可能係咁?」

黎解釋,本案是以人多勢眾去達到犯案目的,而且案中存在暴力元素。潘官卻指,非法集結罪有一定犯罪元素,控方必須要滿足有關元素,才能指涉案人干犯非法集結。黎仍堅持「證據上已經清楚睇到」,並自言負責處理原審檢控,相信當時律政司是考慮了反送中運動的案件眾多,為盡快處理,才決定不檢控較嚴重的非法集結罪。

上訴庭法官彭偉昌指「黑衣人係邊個,個個都知啦,當日(去年1月1日)發生乜事,大家都知」,認為黎毋須再就這點花時間爭論。高院法官潘敏琦亦指,「其實夥同犯案,人多勢眾,本身已經係加刑因素」。

彭官指元旦日遊行引發的事件眾人皆知「唔使爭拗」

潘官隨後表示,難以理解裁判官在判刑時沒有按傳統做法,先提出量刑起點,再就各項求情因素陳述考慮結果,反而是直接判刑,令上訴庭無法得知他考慮各項求情的比重。

兩名答辯人的代表大狀藍凱欣則陳詞指,接受案件的控罪及犯罪情節嚴重,尤其是夥同犯案、多人襲擊執行職務的警員,以及警員事後傷勢。不過,雖然案發當日附近有聚集發生,惟本案案情並無相關情節。彭官反駁指案發時香港的大環境、以至元旦日遊行引發的事件由港島伸延至旺角,已被廣泛報道,眾人皆知,故此「唔使爭拗」。

藍指,律政司所指的夥同犯案論點,應視乎個別案件作考慮。裁判官分析案情時已表明,兩名答辯人是在施襲的後段才出現,半分鐘後已完結,而且把風與真正落手襲擊者角色有別,罪責亦應有所不同。

惟法官潘敏琦指,裁判官亦接納警員口供,提及兩名答辯人從後追趕在先,之後才還襲,即兩人早已加入案中,反問藍怎可算罪責輕微。藍回應稱當時二人或不知道同伴會襲擊警員。兩名答辯人因對法律的無知,沒有夥同犯案是罪責的概念,只是不想朋友被發現,才會倉卒決定為朋友把風。

【案件編號:CAAR14/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