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員涉非法集結辯稱為拾催淚彈殼 主控問可有考慮其他途徑取得 官揶揄除非走私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5 18:39

網民前年11月發起連日三罷及「晨曦行動」在各區堵路,兩男被控在大埔非法集結及違反蒙面法等罪,案件今於粉嶺裁判法院續審。當日被搜出管有已使用淚煙彈小彈頭的倉庫管理員出庭自辯,透露因示威運動史無前例,故當日戴著防毒面具,打算執拾催淚彈殼作紀念。主控官一度問被告可有考慮從其他途徑取得彈殼,裁判官陳炳宙即調侃謂:「你想走私定咩呢?如果有得賣,你話畀後面案件主管聽,即時被拉㗎。」陳官著被告不用回答問題。

被告為香港西廚學院蘇姓男學生(17歲)以及倉庫管理員巢廷堅(27歲),兩人共同面對一項非法集結罪,指他們於2019年11月13日與其他身份不明人士在新界大埔太和路,參與非法集結。二人另各被控一項在身處非法集結時使用蒙面物品罪,控罪指蘇同日在大埔太和路身處非法集結時,使用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份的蒙面物品、即一個掛耳式口罩;巢則被指在太和路近一條燈柱使用防毒面具。

蘇另被控一項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指他同日在香港管有一個士巴拿、一把鉗及一包塑膠索帶。巢則另被控無牌管有彈藥罪,指他在大埔太和路近一條燈柱管有四個已使用的催淚煙彈小彈頭,而他沒有持有該等彈藥的管有權牌照。

次被告巢廷堅今出庭自辯,辯方大律師先呈上巢家居圖片,顯示巢有收藏火繩槍及日本軍刀等嗜好。巢今供稱,當時示威活動持續多月,每次警方都會施放催淚彈,他因利乘便,想在區內示威區執拾催淚彈殻或彈頭作裝飾。

他在行動前做足準備,購買防毒面具,又以衫圍住頸部外露的部分,以免被催淚煙「揦親」;又戴上手套及防水袋裝水,以防撿取時因彈頭過熱而灼傷。案發前,他在大埔廣場晚膳後便往太和路,當時聽到槍聲,見到有幾十人聚集,於是在警察防線外的地方執拾彈殻。

主控盤問巢時,質問其撿取催淚彈殼或彈頭的目的。巢稱示威運動史無前例,數十年後再回看這段經歷,具有歷史意義。主控指巢撿拾的目的是作「紀念」而並他所指的「裝飾」,巢則認為兩者沒有衝突。

主控繼而問巢,可有考慮從其他途徑獲取彈殼,裁判官陳炳宙聞言忍不住調侃:「你想走私定咩呢?如果有得賣,你話畀後面案件主管聽,即時被拉㗎。」旁聽席上傳來一陣哄堂大笑聲,需由庭警示意平息。陳官轉向巢說:「唔使答啦。」

主控再問巢為何要急於撿取彈殻,巢稱「射完一輪後,有得執咪好去執」。主控追問巢是否見到防暴警逃跑,巢稱「有人衝過來,本身行緊,自然反應跑一跑」。主控又向他指出被制服時曾有反抗,巢稱「俾幾個人砸住,正常都會反抗」。

主控向巢指出,當時撿取的是催淚彈小彈頭而不是彈殼,辯方以巢並無專業知識分辨為由反對問題,陳官即謂「佢可以話唔知㗎」,巢隨即回答「唔知」。

控方於結案陳詞指,首被告聲稱當晚相約友人用膳,惟最後卻孤身一人與示威者同處現場,更戴上手袖等與警方對峙。而次被告則站於示威者與警方防線中間,在緊張氣氛環境下仍急於撿取催淚彈頭,兩者說法均不合情理,希望法庭根據當時現場周遭環境作出不可抗拒推論,裁定兩被告罪成。

首被告大律師則指,控方舉證須達至毫無合理疑點才可定罪,惟控方證人作供亦稱,被告「有可能,懷疑」參與非法集結。另外,證人在制服被告時使用不必要武力,但在盤問時卻否認曾使用警棍打頭,試問被告頭部傷勢又因何而來。至於被告所攜的物品可以作為一般用途,控方案情卻沒有作合理推論。作為年輕人,戴上面罩及口罩擋煙,對難得一見的世紀場面從旁觀察,亦未有不合理之處。

次被告大律師則指,被告為執拾催淚彈頭而攜有物品在現場出現,實屬合理。雖然無可否認,被告路過現場屬自招嫌疑,惟遠未達至定罪標準。

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下月30日裁決。

【案件編號:FLCC914/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