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專題:自己勒緊褲頭 輸出扮救世主 
中共疫苗禮包 分化歐洲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5 02:00

中國疫苗外交近期備受矚目。全球武漢肺炎疫苗緊缺下,中國向第三世界國家大派「疫苗禮包」,早前連匈牙利等歐洲國家也開始使用中國疫苗。中國至今接種疫苗4,000萬劑,但承諾供應其他國家的疫苗則超過10億劑,至少1,555萬劑已交付,全球至少有20個國家已接種中國疫苗。

國際關係學者袁彌昌向本報分析指,中國的目標在於分化歐洲,同時轉移追究疫情擴散責任的國際議程,趁美國總統拜登未站穩之際,推動有利中國的多邊主義。資深評論員劉銳紹則表示,中國靠疫苗恩惠他國,難長遠鞏固外交關係。

擔演領袖國 轉移武肺責任

目前全球武肺疫苗短缺,世界衞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形容疫苗分配問題令全球處於「災難性的道德失敗」邊緣,又透露某低收入國家僅獲25劑疫苗。中國則趁機扮演「救世主」,宣佈計劃向53國提供疫苗援助,另售疫苗予27國,其中不乏巴基斯坦、緬甸、津巴布韋等落後國家。劉銳紹指,此舉旨在「維護中國外交的傳統友誼,尤其巴基斯坦這類堅定支持中國的國家,對中國周邊環境穩定作用關鍵」。袁彌昌說,從受助國名單看出中國看重地緣政治戰略;他又指「中國一直自詡第三世界國家領袖,自認有責任援助」。

但中國疫苗外交的主戰場很快轉到東歐。上月匈牙利批准使用中國國藥集團研發的疫苗,成為首個使用中國疫苗的歐洲國家。塞爾維亞緊隨其後大規模接種國藥疫苗。最近中國又捐贈30,000劑疫苗予黑山,疫苗外交正由守轉攻。袁彌昌解釋,東歐素來是中國外交主攻方向,「亮點是匈牙利總理歐爾班,他走『非自由主義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路線。塞爾維亞亦與歐盟交惡。這令中國有機可乘,一方面分化歐洲,同時推動中國風格的公共外交。」

早前世衞專家團到武漢調查後,排除病毒來自當地實驗室。劉銳紹指,除病毒起源,疫情擴散的責任同樣矚目,「這是眼前的政治需要,中國透過大派疫苗抗衡,將矛盾轉移去西方。」

匈牙利擅收禮被轟

目前每百名歐盟成員國民,僅接種6劑疫苗;美國和英國則分別是百人中有18和26劑。接種速度上,歐盟大落後,更遑論援助其他國家。法國總統馬克龍一直試圖維持歐盟聯合採購疫苗的框架,以避免成員國間互相爭奪。不過一直抱怨歐盟動作太慢的匈牙利依然擅自收取「中國禮物」,歐盟議會對華關係組主席比提科夫批評匈牙利單打獨鬥。袁彌昌直言,中國要在爆疫責任上將功補過可能不大,但將疫苗送到歐洲,可讓西方感到「最重要不是責任問題」。他說,「要轉移視線自然要在疫苗上下工夫,中國想傳達的訊息是,中國的體制可大量生產疫苗,滿足自己之餘,還能給朋友用。這就將西方體系比下去」。

馬克龍亦承認,中國外交明顯成功;形容其生產和出口疫苗的效率「讓我們有點難堪」。塞爾維亞使用中國疫苗後,接種比例後來居上,每百名國民接種疫苗達14劑,是歐盟的兩倍。惟中國本國每百名國民接種疫苗僅不足3劑,比歐盟更低,可謂「勒緊褲腰帶」。

疫苗亦引發外交競賽。60萬劑中國疫苗抵達柬埔寨後,中國的對手印度亦批准向該國緊急提供10萬劑疫苗。印度也將50萬劑英國製阿斯利康疫苗運到阿富汗。迄今已有17國收到印度供應或捐助的疫苗。

另一疫苗大國美國目前已接種6,000萬劑疫苗,但美國對於疫苗援助卻態度曖昧,有官員稱捐贈的前提是美國國內供應充足。其後G7峯會上拜登亦未提直接捐疫苗,只表示會撥20億美元協助92個低收入國家取得疫苗。劉銳紹預計,中美會爭奪疫苗外交的成果,但西方國家的疫苗生產和供應主要是商業行為;中國的舉國體制,在這方面優勢更大。

藉疫苗制台惹反感

袁彌昌說,「拜登雖想重推多邊外交,但卻無暇實踐,反而中國已利用疫苗去建立自己的陣營,這陣營在疫苗議題上,與西方陣營有很大差別。中國想展現,只要你靠近中國,你的表現就可與西方一爭長短。」這正如塞爾維亞總統購得中國疫苗後,自豪地稱「總有一天你會為我立紀念碑」。袁分析,「隨着美國的自由國際秩序瓦解,全球長遠會分裂以中國為首的非自由世界,和西方為首的自由世界。而對疫苗的渴求,讓中國有很好機會增強號召力。這是疫苗外交想達成的外交和戰略目標。」

疫苗外交亦有「戰狼」一面。解放軍月初將一批疫苗交付巴基斯坦軍方。國防部解釋此舉展示「中國有能力、有意願承擔大國責任」。巴基斯坦與中國的宿敵印度多年衝突不斷,對中國而言,巴基斯坦在地緣上可牽制印度。此次以軍事援助形式提供疫苗,儼然將疫苗「武器化」。同時,疫苗亦成了圍堵台灣的利器。早前台灣駐圭亞那辦公室被撤銷,該國隨即獲贈20,000劑中國疫苗。台灣向德國BioNTech訂購的500萬劑疫苗,亦險因中國干預而受阻。劉銳紹指,中國將疫苗「當作連消帶打壓制台獨的工具,但其實有反效果,令台灣人對大陸政權更加厭惡」。

中國疫苗並非暢通無阻。與匈牙利等國的熱情相反,早前中國與「中東歐國家」的「17+1」峯會,立陶宛、愛沙尼亞等六國元首缺席。袁彌昌解釋,波羅的海三國等一些國家,因中俄關係友好,而對中國有反彈,疫苗外交同樣受限於傳統地緣政治。

歷史上中國的援助外交有不少弄巧反拙案例,1960年代大饑荒時期,中共向阿爾巴尼亞提供10萬噸糧食,各類援助總值近90億人民幣,惟1970年代起,阿國持續批評中國,援助停止後兩國全面決裂。

疫苗外交會否重蹈覆轍?劉銳紹說,疫苗援助對鞏固友好邦交有很大幫助,但在爭奪新的外交空間時作用有限,「西方也在擴大自己的聯盟,以限制中國。疫苗外交只是國際政治的一部份,美國也會打人權外交,僅靠疫苗難以建立長遠外交關係。」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