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步主義的氾濫(李怡)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6 02:00

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域陀•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不久前發表一篇文章〈Why Are Progressives So Illiberal?〉(為何進步派如此放縱?)開頭說:「在過去12個月的悲慘瘋狂和悲劇中,一個共同的主題是,即使大多數美國人抵制左派議程,仍然讓進步意識形態滲透到我們幾乎所有的主要機構。……就像1930年代馬克思主義是如何滲入所有的俄羅斯機構一樣。要成為一個矽谷高管、一個華爾街玩家、著名出版社的領導、大學校長、網絡或廣播公司的主播、主要的荷李活女星、進入公司董事會的退休將軍、或NBA超級明星,都需要有進步主義的標記或小心抑制所有政治傾向。資料顯示,2020年,98%的大型科技政治捐款流向了民主黨。Twitter、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體的審查顯示致命的單向性。」

說美國是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的意識形態對抗,是左派和右派的對抗,都不夠準確。這幾十年逐漸上升為主流的進步主義思潮,滲透到所有校園、機構的不是自由派,而是「進步派」。矽谷的社交媒體大公司肆意刪除和取消保守派的平台,在實際行動上表現出既不相信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關於保障言論自由的條文,也不相信它的精神。學棍公開表示反對伏爾泰關於「誓死捍衞不同意見表達的權利」這樣的話。在大學校園裏,保守派的演講者會被取消邀請,被大聲喝斥,有時還會因他們的所謂「反動觀點」而受到粗暴對待,而行為粗暴者幾乎不害怕因此受到懲罰。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關於任何人都應該得到法律權利的規定,也被政治正確的意識形態挑戰,被控「性騷擾」或「性侵犯」的學生通常被剝奪了與原告面對面、盤問證人或提出反證據的權利。他們通常只能在法庭上面對停學或開除尋求輕判。

講到「進步」這個詞,經歷過中共建政前後歷史的人並不陌生。中共建政前的親共人士,以至50年代香港親共人士組織「學習小組」,也都自稱為「進步派」。進步的對立面就是保守。進步主義的核心思想是預設未來比現在好,預設在未來會達到一個更美好的結局。社會主義是追求分配平等的進步主義意識形態,而福利主義和對膚色、種族、信仰、性別的平等追求,也與社會主義相類似,都是以平等壓倒自由的追求。

現實不好,必須改變。這是進步主義的出發點。但有些現實是人類無法改變的,比如人都會死,對無法改變的現實,人類只能去適應而不是去強求改變。有些現實是可以改變但付出的代價巨大,比如付出自由的代價去追求平等,又或者無視天生差別的反歧視而造成逆向歧視,改變還不如不改變。只有那些可以改變並且代價可以承受的不好的現實,才應該去改變。保守主義對這第三種改變的進步從不否定,他們講的進步主要是改進、提升(improve)和推進、促進(advance)。進步派則對幾種改變不加區分,於是演變成以政治正確壓制自由、壓制規則公平的大爆發。

正如追求分配平等的社會主義終須由特權來實現、並異化為更加不平等的特權社會一樣;過去追尋新聞自由的媒體異化為審查、禁制資訊的媒體,曾經反壟斷的民主黨,也異化為與矽谷壟斷社交媒體勾連的政黨,聲稱屬自由世界的官僚、商學界精英等也異化為與外來金權政治勾連的新特權階層。

進步主義思潮百多年對美國傳統價值觀的衝擊,到2020年出現最不幸的惡果。它對美國影響深遠,也一定會改變世界局勢。對此,虛假的樂觀是無意義的,正視人類墮落的現實,堅持傳統價值,或許能夠找出積極的方向。

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