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到前夕倒數自由
「勿讓恐懼支配」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8 02:00

【泛民遭清算】

【本報訊】警方國安處要求逾50位涉組織或參與初選的民主派人士提早今日下午2時報到,最差情況料所有人即時被落案控告違反港區國安法,旋即被還柙,明日提堂。民主領袖也是普通人,希望把握昨天最後一天的自由時間,與家人共享天倫。有人從容面對打壓,呼籲勿讓恐懼支配,寄語港人公義終必來臨,堅信即使還柙,仍能撐住;有人更抱樂觀態度,認為今天未必會被還柙,着大家勿把過多道別變成陳腔濫調,將關心轉移給已在囚的無名手足。

從容面對逆境

為友慶生 打排球

曾在議會不斷抗爭、拒絕延任的人民力量前立法會議員陳志全指,今日最壞情況是所有人面臨正式起訴及還柙後無法保釋,但他處之泰然,近日如常生活,因不想被恐懼支配:「有個朋友生日會照同佢食生日飯,今(昨)晚約咗打排球都會繼續去……唔可以俾恐懼影響日常生活太犀利」。

黨友「快必」譚得志被還柙多月,陳志全連月來都有探望,從而認識被收押情況,亦有信心他能應付。陳續指,相比照顧自身,安撫身邊人更要花精力,坦言現時人人也像在作最後話別,煩惱着昨天最後一天應如何度過,但他希望大家不用擔心。不少被捕者都有心理準備今日報到後即被褫奪自由,陳認為也要面對,又謂早前傑斯一案已反映無論保釋期間再如何低調都不能保平安。他亦對法庭沒有信心,重申不認為他違反了國安法,故保釋條件要自證沒有違法根本不可能,「我本身都唔認為自己做嘅嘢有危害國家安全行為,點證明?」

至於人民力量的工作,陳志全形容做得「幾多得幾多」,視乎成員認為自身能承受多少風險。他寄語港人要保重、堅強,堅守真相,「一日唔死都仲有可能」。

像患末期癌

我會努力生存

勝出初選、如今卻隨時被無了期還柙的天水連線伍健偉形容,自己的情況如末期癌症病人,會更努力生存,不輕易向政權低頭。

報到前夕,伍健偉昨堅持到天水圍銀座廣場附近向街坊派傳單,講解「安心出行」漏洞,甚至諮詢街坊有關區內設施及社區活動等,如常工作。國安處要求他提早報到的來電,他不感驚訝,「要來嘅,始終都要來」,自己作為政權的眼中釘,早已有心理準備。

「我哋就好似一個絕症嘅病人咁,人哋話咗畀我哋聽,我哋有末期癌症,不過確切日期幾時會離開,係冇人知嘅。」伍健偉昨日收到通知後,繼續到大嶼山探望手足,晚上留在區內幫助街坊解決各種奇難雜症:「一個患咗末期癌症嘅人,係會好努力去生存嘅。」

抱着打不死的信念,伍健偉不願意在此刻向大家道別,他更質疑,警方提前要求初選被捕者報到,未必能將所有人落案起訴,憂慮有過多的道別,會變成陳腔濫調的論述,同時怕會消磨公眾對他們的關注度,認為港人可多關心在港的無名手足,不應只將關注度放在公眾人物身上。

為我城斷症

冬來了 春不會遠

治病是醫生天職,身為醫生的公民黨郭家麒,看到香港已病入膏肓,卻已無能為力,不單是因為醫生也將被還柙,亦是以往的美好事物只成歷史,眼前的香港變得陌生。

郭家麒昨在facebook有感而發,指維護公義、法治、平等、自由毫不容易。「我們這一代見證着香港由一個不起眼的落後城市,靠着香港人的勤奮及一個完善的制度,慢慢發展成為所謂亞洲,甚至世界金融中心。這些都已經成為歷史!」

他指,新時代下,一切也強加於每位港人身上:「一個我們完全陌生,不認同的新秩序,新制度,將會強加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我們現時面對的,就是制度的徹底被破壞。自由,平等,公義,法治,統統被狠狠地奪去。」

多少港人已不想或不敢再看香港的新聞,郭家麒指每天看着新聞,就是看着香港如何沉淪,心裏相當難受,但他仍抱希望:「我和五十多位民主派的朋友也極可能面對更加不義的對待。面對不公義及打壓,惟有從容面對。縱然艱苦的日子不知何時終結,香港人仍要相信公義必會有來臨的一天。冬天來了,春天也應不會太遠。」

珍惜最後時光

重遊港大緬懷

在港島區勝出民主派初選的中西區區議員梁晃維指,早已預料警方或會要求他們提早報到,但直至收到通知的一刻,仍覺得不安甚至恐懼,「每日都會有好壞嘅事情發生,爭在發生喺邊個身上」。

今次大批民主派人士因被選被捕,或面對長期監禁,他認為這證明香港情況惡劣,「說明緊香港完全進入白色恐怖年代,冇從政空間,點溫和都好,都會成為下一個被政治迫害嘅人」。

今日最壞的情況,梁晃維預計可能被即時起訴,直至審結前都要被還柙。他昨日便選擇把握時間與家人、朋友相處,重遊港大。

另一初選參選人呂智恆前晚仍擺街站,他被街坊問到何時再開站時,只能向對方表示不知道。憶起與街坊的交流,呂覺得「好似覺得總會再相遇」。他感謝街坊一直以來的支持外,亦似是要暫別街坊道別:「有緣再會!」

有心理準備

香港冇得返轉頭

因身形龐大而自詡「坦克車」的元朗區議員王百羽,前日在收到警方電話前,早已從新聞得知相關消息,故他收到國安處要求他提早報到通知的來電時,沒有特別感受,加上早前被捕後獲准保釋,「你都預咗佢隨時準備搞大家」,故他想到的最壞情況是即時上庭及收柙。

對於人身自由可能被剝奪,王沒有特別感到恐懼,「有啲人坐緊(監)啦直頭,everyday is last day(每天都可能是最後一天)……唔會話突然之間好感性」。他稱對還柙要面對的情況也有認知並有心理準備。至於有沒有作任何事前準備,他稱早已有所安排,包括地區事務,與家人及朋友間的事等,「唔係等到最後先做」。

逾50名民主派被捕,王百羽批評,政府只管拘捕批評政府的人,「明知政府做嘅嘢係錯,唔通將話佢做錯嘢嘅人拉晒就變啱咩?唔係㗎嘛,佢做錯,你指證佢,點解係你有問題?」

香港崩壞的消息天天有,形容特區政府及香港的情況「冇得返轉頭」,港人亦不應再有幻想,故他希望,在幾乎所有民主派被收押後,在外面的市民在政府做錯事情時,仍要繼續提出反對,「唔可以容許香港繼續錯落去。」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