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民主派提堂|控方申請押後三個月同時反對保釋 辯方質疑:未查完就拉上法庭剝奪自由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1 19:42
資深大律師梁家傑代表四名公民黨被告。
(蘋果日報)

47名參與民主派初選的人士被警方控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今午提訊。控方今午申請押後案件三個月,讓警方繼續調查,同時反對所有被告保釋。辯方對此大表不滿,其中代表四名公民黨成員的資深大律師梁家傑陳詞直斥,控方做法不公義,亦不能自圓其說,「梗係查完查晒,認為有足夠證據先起訴,唔會起咗訴先查!如果係要咁長時間查,咁咪唔好告囉!」代表何啟明的大律師查錫我則陳詞指,「未查完就拉咗上法庭,剝奪你自由、唔畀你保釋」,強調根據普通法的無罪假定原則,「清白之人無端端監禁三個月」並不公平。

各被告今分別由資深大律師許紹鼎、梁家傑、潘熙、夏博義、大律師黃宇逸、吳宗鑾、黃瑞紅、馬維騉、伍頴珊等代表。本案的案件主管為警隊國安處高級督察張堃婷、律政司派出副刑事檢控專員楊美琪代表。

案件原定今早約11時開庭審理,惟最終至接近中午1時才首度開庭。甫開庭,總裁判官蘇惠德表示知道部份被告仍未向律師提供指示,查詢還需時多久。

有辯方大狀指出,多名法律代表仍在羈留室外等候索取意見,當中有人已等候逾兩小時,但仍約有6名被告未見律師;而在下午2時前已與被告碰面的法律代表,不能再索取進一步指示。多名辯方大狀反映指,難以預計所需時間。蘇官表示為確保法律代表有足夠時間索取指示,押後至下午3時半再處理。最終法庭在4時後才再開庭。

控方表明反對所有被告保釋

控方申請將案件押後至5月31日再訊,以待警方作進一步調查,包括處理約400項數碼鑑證事宜,涉及解鎖電子裝置及分析資金流向。控方表明反對所有被告保釋。

徐子見的代表大狀透露,今早已到醫院向正在留院的徐索取指示,將會在其缺席的情況下為他申請保釋。控方不反對今日處理徐的保釋事宜,但要求3天後或待他出院後,再將他押解出庭應訊,其間將反對他保釋。

代表四名被告的資深大律師潘熙表明反對案件押後3個月,指各被告於今年1月被捕後獲警方批准保釋候查,其間按時向警署報到。以被告梁國雄為例,他原定下月8日才再向警署報到,惟上周五突然收到警方致電要求提早報到,但警方不肯透露原因,「問都唔肯答」。

辯方斥控方做法離譜 完全濫用權力與程序

潘直斥控方申請押後調查,卻反對所有被告保釋,做法離譜,完全濫用權力及程序。若果警方未完成調查,大可待各被告下月按原定時間向警署報到時才落案起訴。

大部份辯方大律師均採納夏博義及潘熙的陳詞,明言反對控方申請押後,指被告當中有很多是現職區議員,有不少公務要處理,認為如果押後時間長又不批准保釋,對選出他們的選民及街坊極不公道。

代表何啟明的大律師查錫我陳詞指,若果控方不反對各被告保釋,則押後三個月待調查尚算合理,但現在是「未查完就拉咗上法庭,剝奪你自由、唔畀你保釋」。他強調,根據普通法的無罪假定原則,「清白之人無端端監禁三個月」,對被告並不公平。

劉偉聰自行陳詞 直言「我由今日至到5月31日都有案件要處理」

代表自己的執業大律師劉偉聰亦反對押後,自言「我由今日至到5月31日,都有案件要處理」,詳情待保釋申請時再述。

代表四名公民黨成員的資深大律師梁家傑陳詞直斥,控方要求押後三個月讓警方調查,卻反對所有被告保釋,做法不公義及自相矛盾,亦不能自圓其說,「梗係查完查晒,認為有足夠證據先起訴,唔會起咗訴先查!如果係要咁長時間查,咁咪唔好告囉!」

梁又自言首次「有幸」在國安法指定裁判官席前陳詞,並謂:「2021年2月28日必定會記載喺香港嘅史冊,見到香港高度公平嘅選舉制度江河日下嘅第一步,今次受害嘅,唔單止係47位被告,而係香港嘅司法制度同法治精神!」

前律政司刑事檢控科副刑事檢控專員許紹鼎代表林景楠陳詞

前律政司刑事檢控科副刑事檢控專員、代表林景楠的資深大狀許紹鼎則指,被告是一間生活百貨的行政總裁,亦是兩女之父,「聯想下今朝早,兩個女問爸爸喺邊?今晚返唔返到嚟?個擔憂係閣下席前,可以話係一個困難」。

許又指,以他過往的檢控經驗,極懷疑控方三個月調查是否足夠。雖然他今日不反對控方押後,認為需平衡控辯雙方的利益,但指終院的判詞不影響法院在給予長時間押後的同時,可以個別批出保釋。

趙家賢、楊雪盈、劉澤鋒及張可森等被告不反對案件押後三個月。而代表鍾錦麟、譚凱邦及范國威的大律師馬維騉亦表示不反對押後三個月,但指警方於1月8日搜捕本案各被告前,必然已經過細心調查,及後批准各人保釋候查期間,亦一直在持續調查中。如今落案並反對被告保釋,不會促進案件調查進度。

控方花費一小時解釋為何反對各被告保釋

袁嘉蔚、吳敏兒、劉穎匡的代表大狀亦指,原則上不反對押後三個月,但袁身為區議員,若果案件押後期間要還柙,將對其履行公職有很大影響。他又指,雖然較早前表示不反對押後,但因剛剛聽到控方指原來有400多項數碼項目需要鑑證,認為控方應交代完成調查的時間表。

岑敖暉的代表大狀陳德昌明言,不明白為何警方今日要帶被告來法庭,如不給予保釋,實在令人費解。陳又指,政府於上周五將《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草案》刊憲,今日便不給予保釋,「唔知有冇政治考量」,形容這是一個壓迫的做法。

各辯方陳詞完後,控方指就有人改變立場感到驚訝,又補充指有400項數碼資料包括電腦、電話、sim咭等等需要做驗證。控方又指,需調查當中大量的財務往來,事實上有錢流到數個銀行戶口,必須仔細調查,並指可能加控他們其他控罪,強調警方有大量數據資料要分析及整理。

控方更花了一小時解釋反對各被告保釋的理由,包括讀出整份控方案情、以及詳述為何沒有充足理由相信被告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安行為。

【案件編號:WKCC813/21】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