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土歸流,葉劉終於怕了麼?(林海)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2 02:00

在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上周初發表「愛國者治港」的最新定義之後,香港建制機器的各部份便加速運行,在各方面迎合最新的聖旨,務求盡快達成黨中央交付的任務。政府官員、建制議員、親共商家、人大政協等自然是一如以往地為夏寶龍的言論吶喊助威,甚至是協助拋出各種「政改構思」,目的是要將反對勢力完全肅清於選舉制度之外,令其對議會及特首選舉均無影響力。而《大公》《文匯》等黨國喉舌則對特區政務官發起批鬥行動,將一些芝麻綠豆小事上綱上線成為「不愛國」的證明,表面上是針對個別官員行為,實則是劍指體制內所有對黨「不夠忠誠」的公務員,令他們要麼從今以後完全聽黨指揮、放棄僅餘的自主能力,要麼自己離開政府或是等待「被離開」。在行政、立法等政治架構之外,同樣的整肅「不愛國」行動也在社會各層面展開,中大校方與學生會「割席」只是最新近的其中一例。

依法參選竟被告的荒謬

在近一周的連串整肅事件中,最受關注的始終是47名民主派初選參與者終於被政府以國安法起訴,提上公堂。整件事的荒謬絕倫超越常人的邏輯底線,在於民主派參選的行為完全是在《基本法》規定的框架之內,並無半點逾越,而依《基本法》參加議會選舉,卻原來已是「串謀顛覆國家政權」。那麼,是不是被政府在口中「奉為圭臬」的《基本法》條文本身就存在「容許他人顛覆國家」的「漏洞」?依法參選要被告,那麼依法投票的60萬香港市民是否也是「串謀顛覆國家政權」?是否也要被告上法庭?政府的行動根本就缺乏法理依據,也不能自圓其說,只是要以專制強權橫蠻地壓倒法治公理而已。參選當然是想選贏,想選贏卻被指是「圖謀奪權」,中共本身構想的那個有人陪跑但無人可以贏自己的「選舉」固然是荒天下之大謬,而現在看來,未來連陪跑者也容不得了。

審批政府預算也是《基本法》規定的議會職權,有權審批,即是有權不批。卻原來構想一個法律容許但未必會發生的不批准預算案的情境,也是「串謀顛覆國家」。夏寶龍說香港絕大多數市民都有「愛國愛港」傳統,既如此,想必絕大多數市民都不會把票投給一個「害國害港」的政治勢力。35+再否決預算案成事門檻極高,起碼要六、七成香港市民支持才能成事,既然絕大多數市民「愛國愛港」,那政府到底在怕甚麼呢?亦或是說的人,自己也根本不相信自己所說的鬼話,內心實際上虛怯無比,不能取得香港民意認同,只能霸王硬上弓。

肅清議會已隨初選大起訴及「政改計劃」進入最後階段,行政機關的整肅則正在進行。先以公務員宣誓恐嚇體制內的不忠者,後以批鬥政務官的方式來奪取特區政府僅餘的人事任命權。而按照專制的統治邏輯,當其能完全掌握香港政府內的人事任命權之後,大換血則在所難免。一者中共素來忌憚根不正苗不紅、擁有一定自主意識的香港官僚系統,二者中共不喜地方政府內清一色由當地人掌握,懼怕地方主義,內地地方首長很多時候也不是本地人。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港府要職的新香港人成份會持續增多,甚至是連特首之位,也可能考慮以「多年港漂」取代「老香港」。「改土歸流」成為管治大趨勢,或許是有見及此,一心想成為特首的葉劉淑儀也終於有了危機感,突然為本地政務官發聲「反對文革式批鬥」,卻只怕已是太遲。何況,「文革式批鬥」究竟有甚麼問題?「愛國愛港」的葉太何不向不諳國情的港人解說多些?

林海

傳媒工作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