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明牌難破習近平暗局(吳祚來)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2 02:00

未來四年的中美博弈,中國是暗牌,美國是明牌。中共近期出台的「十四五規劃綱要」對中美經濟關係幾乎不着一詞,更多的強調擴大內循環,提升競爭力,但這並不意味着中共不重視對美國經濟的戰略與戰術,其基調既有博弈也有暗戰,博弈是公開的,而暗戰略與戰術卻秘而不宣,拜登的明牌難破習近平的暗局。

拜登的口號是「美國回來了」,要通過已有的國際組織、重建與盟國的關係,應對中共的野蠻崛起。可以肯定的是,拜登政府不會與中國進入冷戰狀態。拜登提名的貿易代表戴琪上周四表示,她支持以關稅作為反制中國「政府主導型」經濟模式的合法工具,誓言要求中國遵守先前承諾,同時承諾美國貿易政策將改採全新路線:重建與國際貿易機構的合作,維護國際貿易秩序,更好地應對氣候變化和新冠疫情引起的全球經濟衰退。

戴琪曾在奧巴馬的經貿團隊供職,她如何規避奧巴馬時代對華經濟制約的政策性失利?奧巴馬時代的博弈失敗,在於美國一直善意寬待中國的經濟霸凌與違約,「依法」通過國際法規進行馬拉松式的指摘與究責,但收效甚微,因此對美國造成巨大的貿易不公,特朗普之所以更多採用單邊方式應對中共,既是對過去政策失效的被迫修正,也是提升經濟博弈的無奈之舉。

戴琪在參議院提名確認聽證會上提到的相關問題,早已是中美學界共識,並無新意:一、中國利用灰色地帶,譬如市場優勢迫使歐美轉讓核心技術,並抄襲與偷盜歐美先進科技;二、中國損害勞工及環境的「競次(race to the bottom)」做法,即低人權與低環保的所謂優勢,不僅造成中國勞工的權益嚴重受損,也使美國工人失去工作機會;三、美國的假設失敗:「我們彼此間的貿易越多,貿易越自由化,就會越和平與繁榮」,戴琪現在看到的適得其反。

軟化鬥爭難令中共改變

問題出在哪裏?戴琪稱中國為「極其強大的競爭者,中國政府能像指揮樂隊一樣指揮經濟。」戴琪沒有用「黨指揮經濟」,或黨國資本主義來描述中共經濟特質,她的語言描述都與拜登保持一致,就是軟化鬥爭性,不想讓對手不高興。但她完全沒有意識到,中共的經濟不僅是政治主導,由於軍用民用高度結合,使其經濟已具有軍國主義性質。特朗普團隊開始從政治上對中共實施打壓,將中共與中國人民分開,拜登政府沒有抬高對中共的政治敵意,戴琪的方案是:美國要做出更多戰略投資、增強供應鏈彈性和貿易執法來應對北京的戰略和野心。

第一張牌,要求中方履行其在2020年1月簽署的第一階段美中貿易協定中的承諾。但除使用現有執法工具(301條款)外,她沒有具體說明如何實現這目標。

第二張牌,戴琪稱新疆使用強制勞動的產品出口,並稱在全球貿易中「強制勞動可能是最沒有底線的做法」。戴琪沒有將其上升到侵犯人權層面指摘其經濟的非法與不義。

第三張牌,美國建立更強大、更有彈性的供應鏈,以及對人力和基礎設施進行投資,以提高美國的競爭力。在疫情期間口罩與醫療產品已使美國陷入困境。

戴琪例行的敦促中國進行結構性改革,這種敦促與聯合傳統盟友共同應對中國經濟的野蠻擴張與侵犯一樣,只有政治正確,沒有強有力的方式應對。與中國的關係在特朗普時代已升級到政治對抗層級,要將其降格為經濟層面進行博弈,只會自欺欺人。

加拿大配合美國司法拘查孟晚舟,中共以重判加拿大公民繫獄的方式報復;中共對澳洲的報復是禁購其紅酒,對歐盟國家則是各個擊破,德國深陷中國市場,難以與美國深度聯手制裁中共,台灣的鳳梨近日也遭遇中共禁入,其意在威懾台灣。中共經濟統戰不成,則以個案貿易制裁打擊對手,產生寒蟬效應,美國如何聯合盟友伸張正義?如果美國只停留在嘴炮發聲,以戰略耐心虛以委蛇,失卻大國責任擔當,不僅盟友會離心離德,拜登政府也會成為又一屆對華政策失敗的政府。

吳祚來

獨立學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