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選大搜捕︱專訪︱美籍人權律師關尚義:港人權跌至97後谷底 拒離港因「真的很愛香港人」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2 10:47
本報記者攝

被指涉嫌顛覆國家政權被捕、年屆78歲的美籍資深人權律師關尚義(John Clancey)周日續保後,翌日即返回律師樓如常工作。他接受《蘋果》訪問時形容,香港的人權狀況已進入97年以來「谷底」,但仍未對香港失去希望,並以政府「打波先嚟落雨」的廣告寄語港人,要相信晴天總會來臨,「可能需要一日、一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會停雨,但最終雨還是會停」。

記者:林俊謙

如同1月因初選被捕獲釋後翌日隨即返回辦公室工作,周日獲續保的關尚義昨亦埋首於律師樓的工作中。他受訪時憶述,前日獲釋一刻感覺複雜,一方面對能夠與家人共聚感到開心,同時對大批民主派遭檢控感到傷感。對於自己暫時倖免於難,關尚義稱看不透當中的原因,亦不清楚是否與自己的美國公民身份有關,「這個要由警方回應」。

由於隨時會被警方檢控,關尚義前日到警署報到前已特別知會同事,準備在有需要時由他們接手律師樓的工作,並笑指:「但他們(同事)對此有些保留,他們寧願有我在這裏工作」。他坦言,無人希望坐監,他當然亦不例外,但前日報到前已準備好接受任何可能發生的情況,相信這與自己多年的信念有關:「對我來說,生活並不在於恐懼甚麼將會發生,而是根據你的良心而行,做你覺得正確的事 (For me, it’s not to live life in fear of what could happen. For me, it’s to live according to what your conscience tells you, and to do what you think is right)」。

反問政府為何對初選如此害怕

面對政府借初選為藉口試圖以國安法「消滅」民主派,關尚義反問:「為何他們(政府)如此害怕?」,指即使民主派取得立法會過半數議席,政府仍可與民主派商討和合作,「在民主社會下,政治其中一部份,就是透過溝通並取得共識」,坦言對港府認定不可能與民主派合作感到意外。

他又指,在一些特別的時間,例如戰爭期間,國家安全可以凌駕個人權利,但國家安全不能全無限制,「不能夠只要政府想,就以國安之名,禁止人民做某些事並要聽命於政府」。他表示,最希望日後個人權利和國家安全兩者出現衝突時,香港的法院能作出有利人權的裁決,並指聯合國早已定義了哪些情況下,國家安全法應受到限制,而不是絕對。

夏寶龍可發表「個人意見」 但不等於符合香港法律下人權標準

對於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審訊前夕點名要求「嚴懲」黎智英、黃之鋒、戴耀廷等人,關尚義認為夏寶龍可以發表反映中共高層想法的「個人意見」,但不等於有關說法可自動成為香港法律,更不等於有關說法符合香港法律保障的人權標準,認為香港法庭未來最重要是根據法律行事。

一直關心香港人權狀況的關尚義不諱言,現時香港人權狀況已進入97年後的「谷底(lowest ebb)」,但他希望香港人不要對未來失去希望,更真心希望港府會為港人帶來希望,「如果政府令人民沒有希望,這將會是一個相信可怕的社會(terrible society)」,認為政府不應只要求人民聽從政府指示,反而應鼓勵人民發聲,才能為香港建立一個更好的社會和未來。

借「打波先嚟落雨」廣告勉港人要有希望

他又借社會福利署昔日「打波先嚟落雨」廣告,希望香港人相信晴天總會來臨,「可能需要一日、一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才會停雨,但最終雨還是會停」,並憶述2014年傘運期間,他曾在金鐘見到港人在街頭分成小組討論香港未來,認為在當前政治氣氛下,港人不能再在街上討論,亦可在家中、餐廳,與朋友和家人討論未來能為香港做甚麼事。

不少港人為逃避中共打壓,選擇離開香港,持有美國國籍的關尚義卻表明未有計劃離港,原因是自己「真的很愛香港人」,認為過去多年為勞工、學生爭取權益,希望令香港變得更好的民間組織,以至他早於1970起已在香港認識,近日紛紛為他打氣的老朋友,都是他繼續留港之因,「正正是這些香港人,令我想繼續在香港生活」。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