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一步到位(劉細良)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2 02:00

香港2.28大肅清,不同派別53人被羅織成顛覆國家政權大案,47人被落案起訴,相信往後還有政治上的株連,禁止更多人參選及出任公職。同一時間,黨媒史無前例對食衞局常任秘書長劉利群展開大批判,也毫不掩飾表示今後政務官任命要「兩辦」批准。這些政治運動,非關甚麼反送中,只是反送中及武肺,為中共提早結束一國兩制提供了機會。2047提早降臨,有其必然性也有其偶然性。

上一次移民潮是1990-1997,這是六四後對中共恐懼,認為他們不會信守承諾,於是用腳投票。九七後形勢並沒有急促惡化,臨時立法會只運作一年就重新選舉。這種妥協及懷柔政策,是1997到2007頭十年的總路線,政治制度上的大動作是推行高官問責制,建立所謂「治港班子」,架空以政務司為首的政務官集團。第一階段政治鬥爭,以陳方安生退休結束,老董順利組成問責團隊,大展拳腳。結果因為金融風暴持續、負資產急升、沙士疫情嚴重,最後因推23條觸發50萬市民上街。中共再次作戰略退卻,起用曾蔭權組成政務官集團治港,任內達成2010政改,這就是今天超級區議會方案、選委當然議席及區議會功能組別,當時是民主黨及普選聯學者支持,得到中共首肯的協議。

今天中共的大棋盤,是將《基本法》定下循序漸進發展民主,作出180度轉向。首先徹底放棄普選時間表及路線圖的討論,循序漸進民主化不單急煞車,而且要轉軚掉頭。中共在2014-2019年間,仍然沿用通過人事變動,起用政務官集團的林鄭月娥,勸退董系梁振英,試圖維持現狀。結果林鄭反送中修例一役,導致激烈街頭衝突,連溫和民主派也被激進化,於是中共在推港版國安法時,已部署整個政治收緊計劃,將90年代一直想做而未做的制度改變,一步完成。

一國兩制變成黨絕對領導

總路線是從制度上根本解決「問題」,一是從2010年政改方案後撤,取消超區、區議員選委及功能組別,二是從1998年的選舉制度後撤,以小選區雙議席單票制,令直選35席中反對派不可能超過一半,取消的超區功能議席,分配予建制穩奪的組織,例如中企代表,並且考慮用協商方式選特首。改變目標是確保建制派永續控制議會,從根本上消滅35+可能性,也直接將英式議會文明消滅,變成中式政協會議,大家可以提問可以公開批評或投反對票,但就沒有了法定的監督權力,更不可能用會議規程作技術性阻撓,與行政機關角力。今日的鄭松泰、陳沛然在議會的行為,就係日後的「模範」。至於第二重保險,就係引入系統化的政治審查機制,監視公職人員的言行,隨時可以起訴、革職及褫奪議席。

由於香港奉行行政主導,議會權力有限,大削議會制衡力量之後,香港仍未徹底受控,必須將愛國者治港這條線擴大至公務員,奪去人事任命升遷權,由中聯辦負責,於是就以政治批鬥方式,借劉利群升任常秘一事羅織罪狀,奪去公務員人事管理權,下一步就會到司法人員升遷及任命權。至此中共完成了香港改造工程,由一國兩制變成雙元權力,特區政府及中聯辦分工,再到2021年由黨作一元化領導,變成黨的絕對領導。肅清了政黨、政務官、傳媒、教育各戰線的反對勢力,香港將會進入政治穩定期,是嗎?

失去了一國兩制這套鳥籠民主作屏障、緩衝,矛盾無從宣洩,議會制衡、政務官理性決策功能全廢,由一班不認識香港的外來官員話事,指點香港,這種「管治大躍進」,會令管治質素提升?會以文明方式處理社會矛盾?抑或是大權在握,權力失衡,逐漸發展出新利益及貪腐集團,引起更尖銳衝突?答案早已寫在牆上。

劉細良

時事評論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