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香港正成中共革命新基地(李平)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2 02:00

香港人,特別是1990年代後出生的香港人,對中共革命的狂風驟雨或殺人不見血的無產階級專政鐵拳不會有多少認識和感受,但中共重拾香港作為反美鬥爭橋頭堡地位,以香港作為激發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的新戰場,數日之間就讓所有香港人經歷了一黨專政的白色恐怖、文革批鬥的風暴、六四屠城的血腥。從批鬥政務官,到刻意製造港版二二八事件,再到厲行新選舉安排,中共正把香港變成其革命新基地,推行其繼續革命的新理論、新實踐。

以愛國主義號召人民度時艱

中共建政後沒有着手收回香港主權,而是基於「長期打算、充份利用」策略,保留香港作為它與國際社會聯繫的橋樑。周恩來明言:「我們對香港的政策是東西方鬥爭全局的戰略部署的一部份。不收回香港,維持其資本主義英國佔領不變,是不能用狹隘的領土主權原則來衡量的,來作決定的。」到1980年代,鄧小平提出以一國兩制收回香港主權,同樣是中共東西方鬥爭戰略的一部份,香港不只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橋樑,更是為中共國策轉變背書以取信西方國家。

在中共自以為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以後,香港在其眼中的經濟地位已無關緊要,但在東西方鬥爭中的價值再次浮現,特別是中美自2018年陷入貿易戰以後,西方國家對中共的綏靖政策進入尾聲,就算如今拜登政府上台也未有逆轉迹象。中美在貿易、科技、金融等領域的對抗還在持續,武漢肺炎肆虐全球,中國的政治經濟亂象難以遏止,無論中共執政的合法性,還是習近平核心地位的永續,都受到挑戰。中共領導人急需發動一場人民戰爭,以愛國主義民族主義號召人民共度時艱、過緊日子。

戰狼外交可以滿足中國人錦衣出行的虛榮,實際上不能持續;對外大撒幣貌似可以營造萬國來朝盛況,實際上不得民心;武力統一台灣很有號召力,實際上不可行。因此,香港就成了中共高舉愛國主義大旗的革命新基地,而且一舉多得,同時可以滿足長期覬覦香港政經利益的中共權貴的願望,又可以試驗新時代對美鬥爭、國際革命的戰略戰術,以總結出超越毛周時代長期打算、鄧江時代一國兩制的第三代香港理論。

以繼續革命維持最高層權威

江山易改,秉性難移。中共的紅色基因、革命基因,既天然與普世價值對立,又必然要繼續革命才能維持最高層的權威和政權的運轉。它高唱愛國者治港,但其國家定義是一個階級統治另一個階級的工具,愛這個黨愛這個國就必然要擁護一個階級統治另一個階級,實質就是擁護中共的一黨專政。它宣稱要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但不以增強選舉人、被選舉人的代表性為目的,反而要削弱具廣泛民意基礎的區議員的在立法會和選委會中的地位,甚至拋出要協商產生特首,實質就是黨領導下挑選上台傀儡。它聲稱國安法一出、香港由亂及治,但刻意製造港版二二八事件,大舉拘捕、檢控參與初選人士,實質就是企圖以白色恐怖讓香港異議聲音永久消滅。但昨日法庭外的聲援聲浪,又說明了甚麼?

毛澤東發明了「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繼續革命」的理論,發動文化大革命,被林彪吹捧為「當代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頂峯」。中共如今發動狂風驟雨的香港革命,肆意揮舞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看似正把中共的傳統鬥爭手法搬到香港,但本質上與過往的內戰、權鬥都有所不同,是與普世價值的鬥爭、與文明社會的鬥爭,勢必成為中共革命史的新篇章。當中共黨旗在香港禮賓府(屆時不知要改名紅旗府還是紫荊府)飄揚時,中共就可以宣佈黨領導下的香港革命理論是習近平思想的重要組成部份,是當代馬列主義的頂峯。

李平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