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人道聆訊 47子受折磨24小時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3 02:00

【本報訊】47名參與民主派初選人士被警方控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周一直踩近14小時後,昨晨繼續。雖然有部份被告不支暈倒,但國安法指定法官蘇惠德昨仍堅持由中午審到晚上10時半,兩日合計共審了24小時,餘下八名被告留待今午12時再開庭處理,蘇官表明不會花很長時間思考裁決,今日可完成保釋程序。有法律界人士批評有關做法不人道。其中自言一生奉公守法,不明為何成為階下囚的大律師劉偉聰說,已三天沒沖涼、洗頭及換衫。

早在周一晚10時,主控官副刑事檢控專員楊美琪已稱一早起床準備案件,提出押後至昨天,但總裁判官蘇惠德拒絕,認為不應中斷,不介意繼續。有被告要求吃飯,蘇官則只准被告輪流,最終至凌晨2時楊雪盈暈倒後被送院,蘇官才決定將案押後至昨天11時半開庭。

八人未陳詞 料今完成保釋程序

但辯方向法庭反映,周二凌晨近3時才散庭,被告昨早5時始獲安排離開法院,近7時才送抵荔枝角收押所,8時許便要返回法院應訊,只有兩小時休息時間,飽受肉體煎熬。蘇官指不會再發生類似情況,「最多去到9點、10點就會停」。最終他在10時37分休庭,餘下八人今日12時續陳詞。

其中楊雪盈、徐子見昨缺席聆訊,譚凱邦、梁國雄及林景楠則在下午出院,但林景楠晚上近10時再因呼吸困難召救護車,何啟明亦送院。戴耀廷因出席佔中案上訴聆訊,至昨傍晚上訴案完畢後再返本案。患心臟病的梁,其大狀早前在非法集結案中透露,梁上庭前在警署失眠,亦需服藥。徐的大狀透露,徐患糖尿病,需長期服用止痛藥及每日注射兩至三劑胰島素,拘捕後因沒胰島素注射,仍需留醫,未知何時出院。何桂藍開庭前低頭伏在犯人欄的木欄上,狀甚疲倦。

本身是大律師的劉偉聰自行陳詞,一開始便向法庭致歉,自言「三日冇沖涼、冇洗頭、冇換衫」,並指「原來一個人被褫奪自由,亦會被褫奪衞生、儀容,原來會令人失去自信」。他又說:「我今日多咗個身份,係一名荔枝角還柙人士,在囚編號係1XXXX,穿着一身囚衣。」他直言不明白為何自己「一生奉公守法,會落得如此下場,身陷囹圄」。劉表示,面對47名被告保釋申請,蘇官任重道遠。他透露,母親因他遭還柙,精神狀態非常差,故他會盡力陳詞,為自己爭取保釋。據知,劉自2010年開始擔任暫委裁判官,至2012年完成任期。2017年至今,他兼任港大法律學院客席副教授。

劉陳詞期間,旁聽人士數度鼓掌。劉最後一度哽咽,表示很慶幸被押送上庭時,「仍然有職員係叫我一聲『劉大狀』,唔係叫我D16」。在主審法庭內人士高呼:「撐住呀,劉大狀!」劉陳詞結束時,庭內和延伸庭都有人鼓掌。

四日無梳洗 官拒允家屬交衣物

辯方指有家屬反映未有時間將替換衣物交給被告,向法庭申請讓家屬將衣物遞交懲教職員,但蘇官拒絕,指家屬應透過一般程序處理。辯方指一般程序需時一星期才能將衣物交到被告手上,至今日被告已四天沒換內衣褲,可否讓他們短暫保釋以便梳洗。蘇官答:「你嘅建議有啲創意,但我相信唔可以。」

有大狀提議法庭下令懲教署讓被告洗澡,惟蘇官表示難干涉懲教安排,但可將今日開庭時間安排晏些,讓被告有更多時間梳洗。犯人欄內的劉偉聰即大喊,表明不想長時間留在懲教院所,望盡早處理保釋程序。有大狀也表示延遲開庭只會拖長程序。蘇官稱希望盡量滿足不同需求,相信今天可以完成整個保釋程序,但前提是要等待戴耀廷出席另一聆訊後回來。

控方匆匆將47人告上法庭,卻稱警方有大量調查未完成,要求押後三個月,並反對被告保釋,遭辯方批評濫用權力。有大狀向法庭表示,午休期間曾要求控方提供對選舉論壇的觀察,當中將會有甚麼言論用來指控被告,控方明言「今日唔會遞」。

大狀指,希望控方盡早提供已輯錄的相關資料,不要在庭上「埋伏」辯方。控方指未能提供書面證據,又指被告對自己的言論「最知情」,大可在庭上回應指控。

法庭今次聲稱基於被告和律師人數多,將記者及家屬排除於主審法庭,部份被告前日只能透過咪隔空接觸家人,像林卓廷說「老婆我愛你」。司法機構昨再收緊措施,在裁判官出庭前將法庭延伸部份調校至靜音,致外間無法得知法官現身前的庭內情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