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2.0時代為何能到來?(呂月)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3 02:00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修訂黨章,「毛澤東」出現13次,「鄧小平」出現12次,「江澤民」、「胡錦濤」各出現1次,「習近平」出現11次。如果不計姓名在「思想、理論」中出現,僅計以個人身份出現,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均只出現一次,而習近平則出現兩次,彰顯超越鄧小平時代的毛澤東2.0時代已到來。

十九大閉幕後三天,2017年10月27日,新政治局召開的第一次會議通過了《關於加強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的若干規定》,第一次提出全黨要樹立「四個意識」(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並確定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黨組成員,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黨組書記每年向黨中央和習近平總書記書面述職 ,這是毛澤東2.0時代的政治規定。毛的27年,以及從改革開放到胡錦濤裸退,都沒有這個規定。

2018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審議《中國共產黨支部工作條例(試行)》和《2018-2022年全國幹部教育培訓規劃》時,提到要求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做到「兩個維護」(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核心、全黨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完整出籠了習近平治國理政的「十二字訣」。

至今年2月28日,新華社報道,習近平對中共政治局委員和六個最高機構的黨組和書記第四次提交的書面陳述「認真審閱並提出重要要求」,具體的五條要求,沒有一條越出「十二字訣」的範圍,最後都落到「兩個維護」上,成為今年兩會絲毫不可動搖的最高指導精神和政治目標。

從兩會議程來看,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是核心,這有別於任何一個五年計劃的審議,將十四五規劃與2035年遠景目標綑綁在一起,相當於為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連任,鋪設了直通軌道。

今年兩會有多項修改法律的議題,重中之重可能是修改香港《基本法》。無論愛國者治港、中央主導,還是改革香港特首選舉制度,和去年兩會通過並實施的港區國安法一樣,是對《基本法》的破壞,是對香港政治制度的破壞,是對2007年12月29日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31次會議通過的2017年香港特首可由普選產生決定的食言,也是對鄧小平的一國兩制重要政策的毀棄。

鄧拒政治改革終遺禍患

鄧小平所謂「100年不動搖」的十三大決議,本質上仍舊是拒絕政治改革,只搞跛腿的經濟改革。宣講十三大精神時,一位解放軍師級幹部打了個比喻:「黨的基本路線是個比基尼,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中間要增加透明度。」這個熱傳全國的荒誕比喻,揭穿了鄧小平「改革開放」和「四項基本原則」兩個基本點互不相容、根本對立的實質。鄧小平以「兩個凡是」之罪打倒華國鋒之前,已經讓胡喬木為他制訂了「四個凡是」(四項基本原則)。《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繼續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就是保留個人最高權力,因為這個權力最好使。

鄧小平讓薄一波轉告陳雲「黨內只能有一個婆婆」,婆婆就是「終身制」。李銳披露的鄧小平對江澤民講的那句話:「毛在,毛說了算,我在,我說了算,甚麼時候你說了算,我就放心了。」這是典型的終身制的表白,八二憲法他為別人制訂了任期制,只給他自己留下軍委主席終身制的一節直通車廂。「四項基本原則」導致了六四屠殺;屠殺之後,他被迫辭去軍委主席,但是八二憲法不改,他就仍是太上皇。他的南巡講話把改革開放導向權貴資本主義,造成今天中國人民只有當韭菜的份。只要毛澤東的畫像還掛在天安門城樓上,中共承襲的皇權政治制度就不會改變。

江澤民在習近平和薄熙來兩人中選擇了習近平,原打算好控制,萬沒想到鄧小平留下的那輛「軍委主席」直通車,一旦坐上去,只對憲法修改了國家主席的任期,立刻就能讓中國結束30餘年的改革開放,讓中國駛入毛澤東2.0時代。

呂月

中國資深傳媒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