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管治權 ︱田飛龍撰文指愛國要「尊重」黨領導 不等同要求愛黨 中央不需要「忠誠的廢物」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3 10:57
田飛龍指,愛國包含對黨領導的尊重,但這並不等於要求愛黨,因愛黨是黨員義務,香港人作為中國公民承擔的是愛國義務,對共產黨是尊重而不是強制熱愛。

北京人大會議即將提出修改香港選舉方案的建議,京港在北京落刀前連日力谷「愛國者治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曾國衞更在記者會明言,公職人員愛國但不愛或不尊重共產黨是「講唔過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在《明報》撰文「澄清」,愛國不等於要求愛黨,因愛黨是黨員義務,香港人作為中國公民承擔的是愛國義務,認為對共產黨是「尊重」而不是「強制熱愛」。

田飛龍在文中指,香港「回歸」以來,普選民主構成一條單調的抗爭性線索,而這一線索拒絕理解「一國」、拒絕國家安全與國民教育,將民主武器化,作為對抗國家體制甚至援助西方反華戰略的一種技術手段,更由佔中到反修例,向中央充分展現了香港民主與國家安全的對立性質及衝突強度,形容一種「不愛國的民主」正在香港以狂飈突進的方式侵蝕「一國兩制」底線和制度安全,「構成顛覆性政治風險」。

田提到愛國者的標準時,將愛國分為3個層次,一是必然真心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二是必然尊重和維護國家的根本制度和特別行政區的憲制秩序,三是必然全力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他認為,以「愛國者治港」重構香港選舉制度及管治體系,意義深遠,而中央在國家安全與選舉安全領域的制度重建,不是既往的小修小補,而是結構性、系統性的制度變革,是對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秩序的豐富發展。

向建制派放話 指新制度非橡皮圖章

至於「愛國愛黨」的標準,田指,愛國包含對黨領導的尊重,但這並不等於要求愛黨,因愛黨是黨員義務,香港人作為中國公民承擔的是愛國義務,對共產黨是尊重而不是強制熱愛。他補充,香港社會習慣追隨西方拆解中國體制的完整性,將黨、國家、政府、人民對立和分離開來,從觀念和制度上瓦解黨的領導的合法性及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令香港23條立法和國民教育無法在港制度化,其最終結果是「一國兩制」的底線面臨洞穿風險。

田同時在文中點名向香港建制派放話,指新制度是一種更嚴格的問責機制,不是橡皮圖章或忠誠的廢物,而是賢能的愛國者。又呼籲非建制派中的機遇者,要理直氣壯與激進派切割,回歸忠誠反對派理性範疇,溫和泛民與中間派有望站穩腳跟;至於非建制中的挑戰者,則要在外部干預失效及新制度嚴格要求下,努力成為愛國者並時刻保持底線忠誠,做建設性的民主派。

劉兆佳澄清夏寶龍無要求愛黨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接受《環球時報》訪問也澄清,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提及「愛國者治港」時沒提及要愛黨,指有些人刻意誤讀夏的講話,認為可從「負面清單」角度理解夏的言論:「你可以不愛黨,可以不信仰共產主義,不信仰社會主義,但你不能採取行動,去試圖改變中國共產黨領導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一事實,不能違反憲法和基本法的有關規定」。

譚耀宗指不愛祖國不可能治理好香港

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接受內媒《南方都市報》訪問時則指,愛香港與愛祖國其實是同一回事,認為不愛祖國的人根本沒有可能治理好香港,而堅持「愛國者治港」原則則是香港落實「一國兩制」基本國策的前提,更是讓本港社會行穩致遠的基礎,繼而又批評一些「港獨」分子過去利用制度漏洞,滲透到地方治理架構,甚至企圖取代「愛國者治港」,但在中央及特區政府共同努力下,已有效壓制港獨勢力的囂張氣焰,力撐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愛國者治港」,不僅是中央的期待,更是民意所向。

梁振英抹黑區會「變異」:全港政治鬥爭在地區延伸

北京盛傳閹港選舉制度招數之一是取消選舉委員會內117個區議會議席,改由港區政協委員等頂上。97前擔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的前特首梁振英今於facebook撰文,指《基本法》97條訂明區議會職能的本質為「諮詢」機構:「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設立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接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就有關地區管理和其他事務的諮詢,或負責提供文化、康樂、環境衛生等服務」。

但他聲稱,經過前年區選後,區議會已變異成為「全港性政治鬥爭在地區的延伸」,僭越《基本法》就《區域組織》職能的規定,加上看不到「改邪歸正」的苗頭,故此區議員大比例成為選舉委員會成員並不合理。

《蘋果》翻查資料,多區區議會亦有致力於地區議題,如防疫抗疫等,但區議會秘書處等相關部門拒予支援。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