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民主派提堂︱特寫︱無懼白色恐怖撐愛兒 李予信母戴上兒子黑帽旁聽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3 19:03
審訊來到第3日,今日的審訊延遲至中午12時舉行,但今早8時起已有人到場排隊,人潮陸續逼爆法院1樓的輪候區。本報記者攝

政權打壓不斷,馬拉松式的世紀審判迎來第3日,47名參與民主派初選的人士繼續就保釋陳詞,但最終能否保釋仍是未知之數。

昨晚的審訊於晚上10時才完結,法官稱今日的審訊將延遲至中午12時舉行,但今早8時起已有人到場排隊,人潮陸續逼爆法院1樓的輪候區,首輪117張公眾席籌於開庭前已全數派發,但也有不少人選擇輪候後補位置,法院外也有不少市民仍堅持留守及聲援。

半小時的無聲畫面 磨滅家屬僅餘的安慰

審訊來到第3日,不少親友帶着疲倦身軀,仍堅持到場旁聽,為求率先獲悉至親消息。惟一庭之隔下,家人只能透過多個「小電視」中直播的審訊,靠近電視認出比手指頭更細的親人。每位被告人的家屬只獲准一人入庭內觀看直播聆訊,無奈下只可輪流進入。

開庭時間較原定遲了37分鐘,直播審訊卻有畫無聲,家屬眼看被告者身穿「囚衣」進入庭內,卻無法透過聲音得悉開庭前的一切。記者欲要求現場負責協調的政府新聞主任協助,卻告知開庭後才可解除靜音,雖感憤怒,但最為無奈的必然是被告者的家屬,假若有這半小時的有聲畫面,定必能為他們帶來一點點安慰。

黑色帽子給她的意義

法庭上,不論是骨肉至親,抑或是至愛,還是親朋好友,每一段關係背後的故事都令人動容。施德來妻子、袁嘉蔚母親、柯耀林父母、譚凱邦父母、余慧明丈夫等被告者家屬均有到場。當中李予信母親卻帶上了一頂與她格格不入的黑色帽子。記者追問後才得悉,帽子主人正是她最愛的兒子,並稱帽子她早已據為己有,「佢有好多頂帽㗎,因為佢之前都有跳開舞。」

李母指,兒子中五時開始學習跳舞,但她當時卻擔憂兒子因跳舞而荒廢學業,並勸喻他放棄;但回首過去,李母慨嘆隨時代轉變與社會變遷下,作為母親的擔憂已經不同。她又透露,兒子健康狀況良好,亦曾陪伴父母跑馬拉松。李母眼神所流露出的骨肉之情,確實令人感動。

呂智恆養母:希望全家再整齊吃飯

不僅是骨肉之情,呂智恆與他養母Elsa之間深厚感情亦令人感動不已。第一日審訊前的半夜,Elsa 已露宿街頭排隊,多日來堅持到庭,二人同住感情深厚,呂曾言最不捨養母。Elsa 向《蘋果》形容呂生世坎坷,甚至曾被父親虐待,「幾乎港九新界都住過」,更笑言自己家是「無牌收容所」;又稱讚呂「本質善良、聽話」,彼此關係是亦師亦友。對於養子成為政權清算對象之一,Elsa感憤怒,「(初選)又冇暴力,又唔係壞事」,並稱不會放棄,相信神會有公義;亦希望呂成功獲保釋後,全家可再整齊地吃一頓飯。

誰不想做個普通人?

連日審訊為家屬帶來疲憊。施德來太太今隻身一人前來,並帶同丈夫推薦的政治書,指希望藉書感受丈夫閱讀此書的感受;而在庭上她則略顯緊張,不時緊握雙手,目不轉睛地盯着螢幕「小電視」。

而在朱凱廸保釋陳詞期間,朱太反應相對平靜,不時以筆作紀錄。朱凱廸現時已是無公職的普通市民,但隨着政權打壓及清算,「成為普通人」對於朱凱迪等一眾被告而言,可能已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即使表明從此與「政治」絕緣,在政權眼中相信仍是「眼中釘」!

記者 陳紫晴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