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民主派提堂︱採訪手記︱當「初選47子」變成一個被告數字......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3 19:27

「第17被告、第27被告⋯⋯」,初選47人被控涉嫌串謀顛覆國家政權,控辯雙方對簿公堂期間,多以被告的數字稱呼47人。

三日審訊,其中兩天我都有到旁聽室聽聆訊。靜態組記者到法庭聽審是鮮有之事,加上本案被告人數眾多,遑論對公眾、對記者而言,要好好緊貼審訊進展,必然要靠審訊表輔助。甫進入旁聽室,我便急急搜尋司法機構的審訊案件表,以對應不同代表律師陳詞的內容,代表着哪一位被告。

第二日聽審時,我旁邊座位為公眾席,坐着一位六旬婆婆。她瞥見我手中的案件表,「嗯⋯⋯想問下點樣可以搵到你呢張嘢呀?」我替她上網找到案件表,她笑笑,像如獲至寶。

不忍至親成冷漠的被告數字

片刻,她問,「我有無得喺電話用支筆劃走啲名呀?」雖然不諳科技、不諳法庭艱深的用詞,但婆婆仍然用盡全力緊貼事態,「我噚日(第一晚審訊)夜晚10點幾走咗呀,唔知講到邊。」

來到第三日審訊,婆婆依舊坐在同一個位置,相信一早已前來「霸位」。聽審期間,她收到一封手寫信件,原來她是其中一名被告的家屬。信在手中,讀也未讀,她就已眼泛淚光,拿出手帕印印眼淚,旁邊的市民默默地握着她的手。

我才知道,她希望搜尋到審訊案件表,不止是希望緊貼案情,也許是想證明自己的親人、以至所有被告是一個有血有肉、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們不只是一個冷漠的被告數字。

旁聽室連日來坐無虛席,無論是傳媒還是公眾,全部人只依靠一部電視機,觀察庭內的情況。電視機分三個畫面,一個拍攝總裁判官蘇惠德的位置,另外兩個拍攝法庭,其中一個鏡頭,比較接近被告的座位位置。

當市民進入公眾席,最接近電視機的座位總是第一時間爆滿。不少市民或家屬都會靠近電視機,靜靜凝視着該鏡頭,希望可以靠電視機與家人、同路人見多一面。當權者粗暴剝奪47人的自由,同時也拆散了47個家庭團聚的夢想。

港人不同崗位上等47人平安歸來

政權以大搜捕、大審判恫嚇港人,連日來香港人也用人數明志。即使審訊通宵達旦,數百名家屬和市民每天一大清早仍到法院排隊,希望化身「旁聽師」,陪伴同路人走完這一段艱難的道路。

由於每次休庭時間不長,難以有足夠時間讓旁聽人士用膳,法庭外,有市民自製物資站,提供大量食物、飲品,以讓大家保持體力,撐到47人平安歸來為止。

當「初選47人」變成一個被告數字,港人仍然心未死,人在志在,等待47位隊友回歸200萬人大隊伍,重新出發。

記者 盧珮瑤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