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髮型助理旺角街頭管有鐵筆 官相信或用作裝修家居裁定無罪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3 18:06
裁判官劉淑嫻

年輕髮型助理被指於前年8.31事件兩個月當晚,在旺角街頭手持兩支以報紙包裹的鐵筆,被控管有任何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被告受審期間傳召友人以辯方證人身份出庭作供,力證涉案鐵筆是友人事前借出,以拆除家中櫥櫃,及後二人相約當晚到旺角用膳,順道交收。案件經審訊後,裁判官劉淑嫻今宣讀裁決,指拘捕警員作供誠實可靠,惟辯方說法也有可能是真,認為控方未能舉證至毫無合理疑點,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並應辯方申請,將涉案鐵筆物歸原主。

被告曾進威(21歲)原本被控一項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及後改控為管有任何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控罪指他於前年10月31日在旺角道與上海街交界管有兩支鐵筆。審訊期間透露,被告持有俗稱「白卡」的殘疾人士登記證,屬智障人士,但適合答辯。

被告不自辯,但傳召其友人及髮廊僱主出庭作供。被告友人供稱,被告案發前約一個月曾向他借鐵筆,以撬起磁磚並拆除家中櫥櫃。及後二人相約當晚到旺角新填地街一間餐廳用膳,同時交收鐵筆。僱主則稱聘請被告為髮型師助手,被告的手袖是用來防止染髮劑沾到手臂,而被告進行頭髮療程時,有可能產生煙及甲醛,戴上頭套可掩蓋口鼻。

劉官裁決指,拘捕警員21781陳紹麟(譯音)作供清晰合邏輯,認為他是誠實可靠的證人。至於陳供稱不記得亦不肯定被告案發時有否戴上耳機,並稱若他見到會記錄在記事冊內,劉官指沒證據顯示被告案發時有戴耳機,裁定他當時沒有戴上。

不過,劉官認為被告友人的說法有可能為真。控方審訊時質疑,鐵筆如曾被使用,理應留有花痕,惟涉案鐵筆的花痕不太嚴重。劉官裁決則指,留意到兩支鐵筆均有花痕,況且鐵筆不用出現嚴重花痕,也可證明曾被使用,認為控方的批評欠缺證據支持。

官:一般人看見配備長槍及盾牌等裝備警員也可能感害怕

至於被告僱主,劉官認為其證供有部份不合邏輯,例如被告戴上黑色頭套後,外貌只剩下眼部未被遮住,而且被告戴上當時管有的兩個頭套,比只戴一個口罩麻煩。劉官又質疑頭套沒有辯方所稱的功效,也會影響客人觀感,甚至嚇怕客人。

僱主接受控方盤問下同意,髮廊內有儲物櫃。劉官裁決指,被告沒理由帶著頭套外出,因而只接納僱主供稱被告案發當天晚上下班後乘紅van到旺角的部份。

劉官裁決時指,不認為環境證供能支持被告有意圖自行或給他人使用涉案鐵筆,藉摧毀或損壞他人財物以進行堵路等目的。劉官同意辯方所指,案發現場沒有發生不法事件的迹象,遑論有公眾集結或示威。

劉官又謂,陳當時只看見被告一人,他需要如「拆禮物」般拆開報紙,方可看見內有鐵筆,如果被告當時打算使用鐵筆,他沒理由將之包著。而被告背囊內沒有報紙,相信他出門前經已包好鐵筆。劉官亦認為,陳不知道被告從哪裡來,以及欲往哪裡,而且鐵筆比被告當時背著的背囊長,被告拿著鐵筆的做法合理。

劉官亦指,雖則頭套可用作掩飾身份,惟這難以作出唯一合理推斷,斷定被告有意進行非法行為。此外,一般人看見配備長槍及盾牌等裝備的警員,也可能感害怕,遑論有特殊背景的被告。被告不排除是因害怕才逃跑和掉鐵筆到地上。

控方要求將鐵筆及包著鐵筆的報紙一併充公,辯方則申請將鐵筆歸還給被告友人。劉官最終批准辯方申請,歸還鐵筆給被告友人。

【案件編號:WKCC897/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