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民主派提堂︱採訪手記︱「再遇」被告欄上的他們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4 14:12
多位前立法會議員選擇自辯,由以往在立法會議事堂發言,到在被告欄內為自己作最後的咆哮。

47名民主派人士因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他們於2.28報到後被起訴並扣押多日,連日來於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聆訊,四天聆訊中我參與了三天的採訪工作,本來天天在延伸法庭聽着各大狀為被告陳詞,又看不到被告表情,甚有距離感,直至昨日傍晚,7名被告炒大狀要求自辯,他們由某律師「當事人」,變回有名有姓、有血有肉,正是那個我作為記者必須嘗試認識、了解的人。

代議士替己身作最後咆哮

透過音響系統聽到被告的聲音,讓人想起很多以往在不同場合採訪被告欄上各人的畫面,多位前立法會議員自辯時,腦內浮現以前他們在立法會議事堂發言境況:發言對象由「主席」變成「法官閣下」,為民發聲變為替自己作最後的咆哮,另有很多被告也提到自己珍重的家人—過往不會隨便公開談起、一直要小心保護的人。

不少被告以往也被質疑是為了一己私利參戰,而今日他們真的是為了自己而戰,被禠奪自由的他們,無奈地赤裸裸告白。

何桂藍是唯一一名臨時炒大狀提出自辯的抗爭派人士,做過記者的她中氣十足、咬字清晰,若這是一場選舉論壇,大概會被報道寫成何桂藍不屈的底線。

接着發言的是民主黨林卓廷,何、林二人在去年初選論壇上正正有過火花,想起初選前後的採訪歷程,由醞釀初選、民主派不同路線之爭、派別分歧,甚至公仇私怨,很多記者都曾經帶着市民及自己的疑問,一一質問過被告欄上的絕大部份人;即使是近日律師陳詞以及各人自辯,其實也非不無疑問,但今後按下電話通訊錄內各人電話,無論能否保釋,恐怕都難再可以直接提問,得到答案。

不同光譜「重遇」 卻是因政治打壓

代表不同政治理念的民主派人士同坐被告欄,而連日來不准拍照的公眾席上、法院大樓內行行企企的,都有很多不同光譜的區議員、政黨成員及議助等,「重遇」這些年來不同場合認識、採訪過的民主派,讓人感覺到47名被告,背後不止是47個家庭,也是47條政治路線、47條民主運動的路。

一條條爭取民主的道路,今日在西九龍法院交叠,回想對上一次見到很多跨光譜民主派人士的場合,是不是要數前年還有機會辦的各大黨黨慶?那時「抗爭派」未成型,諷刺是今天民主派更多元更年輕化,但似已乎被一網打盡,圈在被告欄。

這幾天我尚且還可問在場民主派,了解想法,問到:「之後點啊?」答案無不是:「盡做」、「撐得幾耐得幾耐」。與普遍香港人,何嘗不一樣?

記者 梁穎妍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