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逆AO黨?(劉細良)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4 02:00

批鬥劉利群,是因為她丈夫蔡海偉及無中生有的「縱容黑暴連儂牆」,跟手抽出另一個常秘劉焱,指她戴上港獨標誌「51口罩」,上綱上線成為「個人撐黑暴的政治表態」。劉焱受批鬥,另有原因,她是梁振英登場後的特首辦常秘,這個位置是協調特首、問責官員與各常秘的重要職位,究竟當日劉焱是否「阻礙」梁營人馬大展拳腳,不得而知。

目前攻擊AO黨的重炮,是曾經與劉焱共事的前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他認為,董建華及梁振英非AO出身,出任特首時傳出的高級公務員不滿,即是AO黨不滿,不肯和中央信任的非AO出身特首合作。他批評AO「重英輕中」,政府重要政策文件第一稿一定是英文,AO視治權為他們的「私有產權」,是「香港最大的執政黨」、「最大的暗裏反中」政黨,相信已納入國家安全的雷達。他認為要解決AO黨,兩辦先要掌握730多名AO的人事檔案,日後所有AO要擢升,必須加上兩辦副署同意。

AO問題在保守不在反中

AO政務官是香港執政黨,在英治殖民地總督時代已經存在,並非甚麼重大發現,在民主國家,官僚體制與政客矛盾緊張關係長期存在。英國前首相貝里雅在回憶錄《旅程》中,同梁營政客一樣,對文官大加鞭撻。BBC經典電視劇《Yes,Minister 》中,以內閣行政事務大臣(政客)與常務次官(AO)Sir Humphrey(即香港特首辦常任秘書長)的衝突為主線。Sir Humphrey根本沒甚麼政治立場,他之所以事事抬槓,只不過是希望維持現狀。貝理雅回憶錄對Sir Humphrey作為典型代表的AO黨,有一番見解。他認為,文官致力維持「一個他所認識、所理解、相信如果脫離就會有風險的現狀,同時必須不惜代價去躲避風險」。這才是英國文官制度的問題所在。甚麼暗裏反中、去中國化、用英文草擬文件,乃捕風捉影。AO黨在英國這麼悠久歷史政黨政治體制中,幕後操控權力,游刃有餘,更何況是香港「愛國者」這一班雜牌軍業餘政客?

問責官員(政客)表面是決策者,常秘(AO)是執行者,但雙方擁有的政治資源相差很大,英文起草文件是因為各部門百多年的檔案是用英文文書,他們手上掌握的資訊就是武器,若沒有常秘協助,政客將會在公眾前顯得極其無知!吳克儉與常秘謝凌潔貞衝突,結果?吳克儉在公眾、議員、傳媒眼中是廢人。問題不是常秘「反中亂港」不聽指揮,而是政客根本不應效法私人企業,由上而下去指揮常秘工作。英國內閣大臣大部份是根據常務次官的政策建議行事,否則寸步難行。政客如走馬燈,AO是終生制,人手比例是50:700,AO多年的跨部門會議,發展出一套部門間互通消息,篩選資訊手法去應付政客,如果沒有AO做軍師,問責局長「撞板多過食飯」,最後變成廢柴一件。

政務官的保守性、維持現狀,本來是政府Build in的制衡力量,防止政客各式各樣「改革大計」。麥理浩總督1982年離任前最後的忠告是:「確保你的決策能夠走出港督府。」連大有為改革派的麥理浩也面對英國殖民地文官們掣肘,今日所謂「謀逆AO黨」,無中生有,徒令香港文革又多添一宗政治寃案。

劉細良

時事評論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