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民主派提堂︱辯方冀公眾了解被告背景以正視聽 官拒批准剔除報道限制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4 17:12

47名參與民主派初選的人士被警方控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連續第四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法庭今午處理是否剔除《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禁止報道保釋程序限制。辯方指出,被告在保釋申請中交代經歷,是希望別人了解他們的背景,而非單單只是一個號碼。另有大狀指出,有人已在facebook及網上論壇發佈保釋內容,但當中有很多錯誤資訊;假如法庭批准專業傳媒報道,相信可糾正坊間的不正確資訊。法官聽取辯方陳詞後,表明控方毋須回應,最終拒絕剔除報道限制。

國安法指定法官、總裁判官蘇惠德表示,已經小心考慮辯方陳詞和建議以及所有情況,為了保障被告利益和日後審訊的公正性,拒絕放寬報道限制。

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P(2)條訂明,保釋法律程序的報道,只可載有該等法律程序相關人士的姓名、被控罪行、法庭名稱、裁判官或法官姓名、受聘大律師及律師姓名、保釋法律程序的結果及保釋條件詳情、以及押後至何日何地。

大律師馬維騉向法庭申請批准解除《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P對報道保釋程序的限制,只禁止報道被告和擔保人的個人資料、控方庭上提出而不在指控內容之內的證據基礎,以及辯方回應指控而提出的事實或證據上的辯護。

辯方:法治精神必然包括公開審訊原則

馬大狀指出,原則上法庭考慮的起步點必定是9P(1)條,亦即如法庭認為出於社會公正原因,可以剔除報道限制。馬指法治精神必然包括公開審訊原則,而且國安法條文指出,國安法不影響言論及新聞的自由,政府應通過學校、社會團體、媒體和網絡加強香港市民的國安意識,以及對上述組織和媒介採取必要的宣傳、指導、監督等等。

馬認為,控方有憲制責任支持辯方申請,認為此申請與上述國安條文有莫大關係。政府有責任通過媒體,加深市民對國安法的認識,加強對國安的宣傳。

就本案實際情況而言,馬大狀稱詳細看過控方指控內容,只有兩處不是來自公開平台,其餘資料均在初選論壇、報章刊登的文章及公開平台可以接觸到,完完全全是公開資料,明顯已經廣泛報道,市民亦肯定知悉,否則很難有幾十萬市民參與。

馬更指出,如果不批准傳媒報道,就等於利用這次程序令傳媒不得再公開這些公開資料。他認為實沒必要禁止傳媒作出報道;反之,傳媒報道對市民了解國安法內容有所裨益。

官指「聽到好多令人好動容嘅故仔」但質疑與公眾利益何干

國安法指定法官、總裁判官蘇惠德問到,辯方提議維持禁止報道辯方對指控的辯解,是否也會涵蓋各律師有關法律觀點的辯護方向。馬解釋,禁止的主要是指控內容以外、控方在庭上回應辯方而舉出的資料,例如案底或其他刑事案件情況等。

另一位大狀黃瑞紅亦說明,禁止的是事實資料,不包括國安法的法律觀點。惟蘇官關注,普通市民未必懂得分辨何謂法律觀點,又不能要求終審法院作建議。

黃瑞紅續指,各被告陳詞時提及的個人經歷和背景,也應批准報道。蘇官回應指「我聽到好多令人好動容嘅故仔」,但質疑這些跟公眾利益有何關係,更問是否在於激勵他人。黃解釋,她所說的不是言情小說的段落,而是受指控的人面對保釋申請時交代的經歷,希望別人了解他們的背景,而非僅僅只是一個號碼。而且平常案件的保釋申請中,辯方也會交代被告背景協助法庭。

大律師黃宇逸陳詞指,原本任何人均可進入法庭旁聽;但在疫情影響下,有很多關注這宗涉及公眾利益案件的市民均無法進庭。若果傳媒不可報道保釋程序,會違反公開審訊的原則。

公眾無法到庭旁聽 傳媒報道有助釐清不實保釋資訊

此外,黃稱留意到有人已在facebook及網上論壇發佈保釋內容,但當中有很多錯誤資訊,誤導未能入庭旁聽的公眾及被告親友。假如法庭批准專業傳媒報道,相信可糾正坊間的不正確資訊。最後,本案眾多被告均是區議員,其選區選民十分關注本案進度。

大律師劉健陳詞指,本案非常受到關注,而國安法是新產物,顛覆罪更是首次被引用提控,惟市民甚至律師都不清楚甚麼行為會被指控是顛覆。本案用4日處理保釋,是因為要滿足較嚴格的保釋門檻,大眾會想知道甚麼情況下警方和律政司可以提告。

蘇官問應否批准報道辯方對控方指控的回應,劉認為不用。蘇官聞言指,若只報道其中一方的說法,並不公平。劉重申原意是免除社會對檢控標準的臆測。

法官聽罷陳詞,向控方表示毋須對相關9P申請作出回應。

【案件編號:WKCC813/21】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