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童疑遭親父繼母虐殺案 嫲嫲指被告一家突然搬走無法聯絡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4 16:51
高等法院

5歲女童疑遭親父及繼母虐待致死,其8歲胞兄亦受虐,案件今在高等法院續審。女童嫲嫲出庭作供,指女童為人討喜。後來被告夫婦帶同兩童搬走,事出突然之餘,更聲稱沒有商量餘地。此後她一直無法聯絡兒子,只曾在街上兩度遇見兩孫,最終要鬧上警局才獲兒子接聽電話。辯方盤問時指,被告夫婦搬走,是因為嫲嫲縱容兩童;嫲嫲表示不知情,並指接受兒子對兩童體罰,皆因兒子身為父親,理應不會大力打。

本案首被告(30歲)為女童Z及男童X的父親,同齡次被告則是兩童的繼母,第三被告(57歲)則是次被告的母親。案發於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首被告及次被告均否認謀殺罪。第三被告則否認四項虐兒罪、即於上述日子虐待Z及X。

首被告的媽媽、女童Z及男童X的嫲嫲今供稱,X表現「沉沉默默,沉沉靜靜」,也不算奀皮,只是比較懶惰。嫲嫲偶爾會「用隻手啪吓佢屎忽」,其學校不曾投訴X有行為問題,只是比較懶惰。

嫲嫲透露女童Z討人喜歡 「爸爸好錫佢」

嫲嫲形容Z討人喜歡,性格開朗,頗有主見,「自己認定嘅事冇錯就冇錯」,也喜歡與人接觸。Z聽畢別人的話,會自行過濾,自認為是正確的才會去做,但會百分百聽嫲嫲的話,也會聽爸爸的話,「因為爸爸好錫佢」。至於面對次被告即繼母,Z也不會反駁。嫲嫲作供期間提及Z時,一度語帶哽咽。

嫲嫲供稱,兩童的親母搬走後,仍間中與兩童見面,又謂次被告及後帶同其親女搬入住所,Z和X與她們相處不錯,兒子夫婦對待子女的方式也和正常家庭分別不大。嫲嫲和次被告間中會聊天行街,次被告也會為X檢查功課和溫書。而兒子有時會以藤條和衣架體罰Z及X,夫婦兩人亦曾要兩童罰企及罰抄。

及至2017年8月,兒子突然告知她,會與次被告及三名小童搬走,聲言沒有商量餘地。起初兒子沒有正式交代原因,及後自言出身於單親家庭,這樣做是希望給X一個較完整的家庭。嫲嫲因起初不知兒子為何搬走,一怒之下刪除WhatsApp、WeChat等即時通訊軟件。

嫲嫲又稱,兒子一家搬走後,一直無法致電他,只曾在街上兩度碰見Z及X放學。其中一次嫲嫲在兩童面前流淚,但Z仍感到開心,而X表現則一如平常。

控方表示,嫲嫲在同年某天擔心Z和X,因而與另外兩名兒子到X就讀學校,希望得悉X的狀況,惟校方拒絕提供相關資訊。嫲嫲於是到警署報案,由警員致電首被告,她才得以跟兒子通話。當時兒子表示X「好好,冇嘢」,之前受傷的傷勢也已獲處理,兒子又謂X日後會聽嫲嫲來電,又提到Z仍正與次被告磨合。

次被告對小朋友管教甚嚴

首被告一方盤問嫲嫲時指,自從次被告搬入後,兒子的性情有變。嫲嫲稱兒子一向脾氣較急,不清楚是否如此。

嫲嫲亦同意次被告對小朋友「好嚴」,有一次X在次被告向他說話時「郁一郁個鼻」,次被告便向兒子投訴X沒禮貌。嫲嫲又稱,次被告搬進住所前,由她負責照顧兩童,「啲細路仔就好輕鬆嘅」,皆因她較注重他們的健康,不會在功課上給予壓力。辯方大狀則指出,兒子夫婦搬走是因為嫲嫲很縱容小朋友,認為這樣對小朋友成長不好,嫲嫲對此表示不知道。

盤問下嫲嫲亦稱,在兒子搬走時,她曾晦氣地說既然搬走,便沒有商量餘地,「仔乸唔好來往啦」。辯方指被告夫婦結婚前,嫲嫲曾表明如果兒子認為婚後不能和她同住,兒子可以搬走,但「唔可以帶啲細路仔走」。嫲嫲同意辯方所說。

次被告一方盤問則指,X氣管較差,間中有氣喘,嫲嫲因而很少給他喝可樂及吃雪糕,嫲嫲同意。至於Z則要大人幫忙擠牙膏,也要花10分鐘刷牙,嫲嫲只稱她需要別人幫忙拿牙膏,可以自行擠牙膏,但不肯定刷牙需時多久。

作供完畢稱「我個仔好孝順……」

代表第三被告「哎呀外婆」的大狀指出,嫲嫲曾見過兒子對子女打手板腳板,而她認為此舉可接受,故此沒有阻止。嫲嫲同意,並指兒子只打了幾下。至於兒子用藤條打子女,嫲嫲稱他應是使用較幼竹枝而非藤條,又謂:「做爸爸應該唔會好大力。」嫲嫲也認為兒子以衣架打子女的做法可以接受,相信他只是象徵式處罰。

大狀也指,嫲嫲和兒子曾有協定,如若兒子體罰子女,嫲嫲不會干涉。嫲嫲稱:「大家心知嘅啫,冇話協定。」她又認為,父母教導子女期間,如果所為不太過份,她不會參與。

嫲嫲作供完畢後,一度表示有話要說,稱:「我個仔好孝順……」惟遭法官黃崇厚打斷。

聆訊繼續。

【案件編號:HCCC28/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