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宮廷權鬥是偽命題(鄧聿文)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4 02:00

從本周四開始,中國進入為期十來天的兩會時間。兩會越來越成為雞肋,觀之無趣無味,棄之又有點可惜,那畢竟也是個中國的政治劇場,儘管沒有多少新鮮戲上演。

說到兩會,大多數人關注的還是人事方面的議題。輿論現在形成一種習慣,只要重要會議召開,免不了都要有權鬥的傳言流出。比如每年的北戴河休假,雖不是會,但傳統上把它叫做北戴河會議,關於會上權鬥的小道消息傳得有鼻子有眼,不由得聽者不信,但真要查證卻找不出來源,反正大家都這麼說。兩會也是各種政治鬥爭謠傳的場所,今年怕也不例外,社交媒體上已有類似說法。

中共是一個奉行鬥爭哲學的黨,從成立那天起就一直鬥個不停。習近平上台後,由於鞏固權力的需要,左右開弓,壓這派打那派,沒少折騰。但是不是說高層每時每刻都在鬥,並且要拼個輸贏,甚至你死我活?顯然也不是。如果像這樣權鬥,中共也就別幹其他事。

中共的鬥爭可以分幾個層面來看。一個是從哲學角度,用中共說法,凡是有矛盾的地方就都有鬥爭,或者矛盾本身就是鬥爭;一個是工作中的方式方法或者不同風格的分歧與衝突;還有一個是施政理念和對政策的不同理解的差異;最後一個是路線方向的不同和對權力的爭奪。一般說的高層權力和政治鬥爭是指最後一個,因為路線方向的分歧在中共的政治語言裏本身就是一種政治鬥爭,它往往和權力攪和在一起,也表現為權力鬥爭。鬥爭的結果非常殘酷,所以在文革結束後,中共就不再說黨內有路線鬥爭,也不提倡路線鬥爭。但是不是以後就沒有路線鬥爭呢?當然不是。近日高調紀念的華國鋒就是路線鬥爭的犧牲品。薄習鬥也是路線鬥爭,雖然表面上以反腐的名義。

很多時候,人們把上面四類鬥爭中的第二和第三種矛盾也看成政治鬥爭,雖然這兩種鬥爭有時會發展成權力鬥爭,但在它們成為權力鬥爭前,還不能說是權鬥或政治鬥爭,可輿論往往並不區分這點,反正只要有人傳出,就把它誇張成權力鬥爭。其實,習鼓勵的政治鬥爭,也不要片面把它理解為人事和權力鬥爭。

黨內沒勢力可與習叫板

那麼今年兩會會不會上演宮廷權鬥?直覺告訴人們,不會有。權鬥要有三個要件:一是鬥爭的雙方或多方實力差距不是太大。實力相差太大,一方就像踩一隻小螞蟻一樣把對方輕易打倒,這樣的鬥爭多半不會發生,或者出現後很快結束;二是必須有具體緣由,雙方圍繞它交鋒;三是雙方的矛盾和衝突必須大到某種階段性的不可調和、不能妥協的地步,要把對方打倒。這三個要件至少具備兩個,才鬥得起來。

以此衡量北京的高層政治,哪派有力量,或者哪個大佬可以去和習叫板?無論退休元老還是現任政治局委員,都沒有。哪怕他們聯手也不是習的對手,基本上他們就是一群閹人,既沒有膽量也沒有能力聯合起來,恐怕還不等串聯,就一個一個被習制服。習雖治國無道,但在政治手腕上確實有一套,上台八年,通過反腐和借助政治建設,早把這幫傢伙收拾得服服貼貼,至少表面上要臣服。如今習掌控了黨政軍、警察司法和宣傳等大權,對所有高官的一舉一動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的意志變成黨的意志,他的想法成為國家政策,也許有人會提出補充,但無人敢反對。在這種情況下,兩會不會有針對他的權鬥。

我們從2月最後一天中共和國家的七大機構領導向習述職也已看到這點。這個儀式進行了三年,若真有人敢挑戰他,倒讓人刮目相看了。另外,兩會一般也不以人事為主。故如有對今年兩會權力鬥爭的傳言,姑妄聽之而已。

鄧聿文

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