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陳情:唔想個女瞓醒見唔返爸爸 
譚文豪淚別至愛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4 02:00

【本報訊】47名參與民主派初選人士被警方控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一案,昨繼續第三日馬拉松式聆訊,國安法指定法官蘇惠德預計今日判決是否批准被告保釋。一眾被告已四天跟家人隔絕,部份人昨解聘大狀,自行陳詞,其間情緒激動。其中譚文豪訴說到警署報到前,在車上臨別跟妻兒相擁,可是六歲女兒已睡着了,醒來後,就無法再見爸爸,說畢感觸落淚。

傍晚近6時,當時法庭已處理剩餘八名被告的保釋陳詞完畢,四名被告包括譚文豪、郭家麒、楊岳橋及李予信的代表、資深大狀梁家傑表示不再代表他們。四人表示會再補充陳情,林卓廷、何桂藍和楊雪盈亦相繼表示會解聘大狀自行陳詞。

手機用戶請按此放大圖表

家屬律師記者感觸落淚

楊岳橋開始補充陳詞前,向法官坦言無法想像作為大律師,「要喺呢塊玻璃(被告欄)後面向你陳詞」。陳詞期間他一度哽咽,最後謂:「五年前嘅3月2號,我宣誓就任立法會議員,為香港人奮鬥;五年後嘅3月1號,我為自己自由奮鬥。」旁聽庭內有記者眼眶通紅,亦不時傳出擤鼻聲。郭家麒亦於陳詞期間一度哽咽,旁聽庭內有家屬用紙巾拭淚。

譚文豪同樣只能透過犯人欄的咪,隔空訴說對家人的思念。他說一對龍鳳胎現時六歲,自言或無法再見到他們。他憶述228當日到警署報到時,妻子駕車送他到警署後面一條街,下車時與妻子相擁,惟不敢抱得太久,深怕兒子會感到奇怪。其後他到後座擁抱兒子,「我攬一攬我個仔,我個仔好唔耐煩咁,問我『你又去做嘢呀?』攬一攬我個女,佢瞓咗,原來瞓咗。六歲已有記憶,我唔想佢醒返之後就見唔返個爸爸」。

譚文豪陳詞期間激動落淚,有家屬不停用紙巾拭淚。陳詞完結後,主審庭及旁聽庭內眾人拍掌,大律師查錫我等法律代表亦不禁拭淚。就連庭內的律師、主審庭以外的旁聽家屬及記者均感觸落淚。

譚文豪太太亦有到場旁聽,她直言:「好折磨囉,拖咁多日。」她稱一直靠律師跟進譚的情況,但因不熟悉程序,故難評論安排,她感無奈道:「我都唔知係咪程序係咁,咁冇辦法啦,咁我唔知噚日有得沖涼算唔算皇恩浩蕩。」又謂:「你問我梗係覺得唔開心,至少有啲底衫褲可以換吓,真係冇都冇辦法,𠵱家仲要拖多一日。」對於未能進入正庭旁聽,她表示明白人數眾多,但仍難掩失望:「當然都好無奈,at least (至少)如果佢可以見到我嘅presence(出席),我相信都係一個心靈上嘅支援,但真係47人冇辦法啦,佢哋律師都唔夠坐。」聽罷譚為自己作的陳詞,她亦希望自己有兩手準備,一旦未能保釋,亦盼能支援譚,好好照顧家人。她希望跟譚打氣:「加油,我哋大家都會撐住,屋企我會照顧好,唔使擔心。」

長毛妻斥「庭上揮手機會都冇」

和梁國雄結婚不久的新婚髮妻陳寶瑩在庭外批評,一眾家屬過去四天無緣與被告見一面,「連喺庭上同被告揮手、同自己家人揮手,俾佢哋見到我哋嘅機會都冇」,至昨天才「皇恩大赦畀傳紙仔,咁有咩意思?」被問是否擔心患心臟病、需要服藥的梁,陳表示:「擔心都冇用啦,不過我諗佢撐得住嘅。」陳亦透露梁曾傳紙仔給她,寄語「撐住,保重」。此外,據了解四名因參加初選的公民黨被告,包括楊岳橋、譚文豪、郭家麒及李予信已退出公民黨,吳敏兒亦退出工黨。

47名被告連續兩天經歷近25小時聆訊,昨不少被告臉露倦容,岑敖暉、譚凱邦不時挨牆休息,岑間中用手捽眼及打呵欠,並一度離座。有大律師傍晚時關注法庭的會計部昨晚可否「加班」等候被告交保釋金,蘇官指如批准被告保釋,會批准今日才交保釋金,「即係人可以出去先」,但同時強調現仍未決定是否批准保釋,建議辯方要有「兩手準備」,晚飯期間應先向各被告索取指示,了解一旦保釋被拒,會否於八日後覆核決定。至少10名被告的代表大律師表示需作補充陳詞,鑑於多名被告均有補充陳詞,蘇官決定將聆訊押後至今早10時,處理各大狀及律師停止代表被告的手續,又指或可即日作出裁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