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黨叫說啥就說啥 (李平)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5 02:00

中國政協、人大「兩會」相繼開幕,一年一度的政治大騷開場。兩會一向是中國鳥籠政治的代表作,其中佼佼者是申紀蘭,身為代表66年,沒投過一次反對票,是黨叫幹啥就幹啥的模範。但近兩年在妄議中央會被問責的高壓下,鳥籠裏只剩下鸚鵡,進一步演變成黨叫說啥就說啥。港人關注中共將如何修訂《基本法》以達致其所謂愛國者治港目標,但在兩會別想聽到修訂法例的正反意見的論辯,只能聽到千篇一律的諛辭。

投反對票恐觸犯國安法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理論上是中國最高權力機關,但每年的議程、議題都由中共中央政治局設定,代表只是按表決器的機器,大會只是橡皮圖章,從來未有人事任命、法律、報告、決議被否決過。從1954年一屆全國人大就出任代表的申紀蘭,到2020年病逝,連任代表66年,她引以為榮的就是沒有投過一次反對票。

在中共選舉史上,申紀蘭式的贊成票或者不值一提,但每次的反對票都驚天動地。1949年9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選舉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時,576名代表投票,毛澤東得了575票,後來下令追查,發現是民盟秘書長張東蓀投了唯一的反對票。張東蓀兩年後被指控向美國出賣情報被革職,文革時死於獄中。他三個兒子,兩個自殺、一個被長期關押後精神失常。

歷史總有相似的一幕。在2013年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習近平當選國家主席,獲得的贊成票為2,953票,也出現了唯一的一張反對票,另有三張棄權票。中共是否追查誰投了反對票,不得而知,所幸迄今沒出現張東蓀式的因一張反對票而家破人亡的事件。但隨着妄議中央罪的出台,五年後,習近平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就以零票反對、零票棄權的百分百得票率連任主席。

去年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表決港版國安法立法決議時也出現了一張反對票、六張棄權票。唯一的反對票,引發傳媒、網民追蹤,被針對的田北辰則公開否認:「No I did not……sorry to disappoint you.(我沒有,抱歉讓你失望了。)」如今,愛國者治港高唱入雲,一旦修訂香港選舉制度,再度納入《基本法》附件在香港實施,還會有反對票嗎?投反對票豈不是要觸犯港版國安法,比民主派初選還嚴重?何況,誰不怕落個張東蓀式的下場?

扭曲愛國者為主體要義

其實,這次兩會在愛國者治港立法問題上,別說投反對票,連討論也只能引用黨指定的語言。上月22日,夏寶龍代表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在愛國者治港研討會上致辭時強調,無論是制訂實施香港國安法,還是完善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都是在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兩會發言人、代表、委員都如奉綸音,黨叫說啥就說啥,不厭其煩地重複這句話,重複愛國者治港是一國兩制的應有之義和核心要義。

甚麼叫愛國者治港?夏寶龍等中共官員、御用學者都扯出鄧小平的旗號,聲稱這是鄧小平當年的構思,但就吞吃了鄧小平說的「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港」的部份字眼,真正扭曲了愛國者為主體的應有之義和核心要義。

與會的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要保住鳥籠裏鸚鵡的光鮮地位,還必須充當鳥籠外的打手。夏寶龍指摘香港「無論是在特別行政區的行政、立法、司法等政權機關,還是在區議會等非政權組織,以及教育、傳媒等領域,尚未真正形成穩固的愛國者治港局面」,親共政客還能不使出吃奶的勁,狙擊政務官、法官、區議員、教師、記者?「一犬吠影,百犬吠聲,悲哉!」

李平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