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子部份被當重犯押赤柱 家屬不知情 
探訪撲空「連打氣機會都冇」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6 02:00

【港版二二八】

【本報訊】47名參與民主派初選被捕人士中,有43人仍要關押於不見天日的牢房,有人甚至連見家人一面的機會也沒有。據悉,接近一半男被捕人士陸續轉到高度設防的赤柱監獄關押,料已被當局視為「甲類囚犯」。有家屬昨早前往荔枝角收押所登記探訪,呆等一個半小時始獲告知不准探訪,見證香港人權的淪落。

社福界立法會前議員、「石牆花」創立人邵家臻昨早到荔枝角收押所協助被捕人士家屬。據他了解,一共有九名被告轉送赤柱監獄關押,包括朱凱廸、趙家賢、鄒家成、岑敖暉等人,家屬都不獲探訪,「咁啱時間撞正過界(轉倉)」。

赤柱監獄清空20房單獨囚禁

邵家臻解釋,一般而言,還柙人士「過界」原因有兩個,一是原本收押所囚犯太多,二是轉送「甲類囚犯」到較高度設防的監獄。至傍晚據了解有接近一半被捕人士轉到赤柱監獄,他估計當局已視眾人為「甲類囚犯」。

關注囚權組織「石牆花」fb專頁引述消息稱,赤柱監獄已清空醫院及J Block至少20間房,所有因民主派初選而被收押的被告都會以「強制保護令」形式單獨囚禁,即是全日活動包括食飯和運動都是單獨進行。

據他了解,因案中被告屬「政治犯」,大部份人目前被單獨囚禁,起居、運動、用餐和作息都與其他囚犯分隔。

家屬對轉倉安排不知情,岑敖暉太太余思朗昨早9時帶備物資到荔枝角收押所排隊探訪,登記過程一直順利,但等待約一個半小時後,才獲懲教署人員告知不准探訪,亦不能送物資入院所。

她批評懲教署安排混亂、欠透明度,福利官的電話亦一直未能接通,對此感到非常失望和無助,以為審訊多日後終於可以見一面,但期望最終落空,「連聽日(今日)可以去邊度探都唔知」。

余思朗昨晚在facebook帖文,上載了一張攝於今年1月25日的婚宴合照,她寫道:「和你們開心相聚喝酒拍照,笑著說1月6日之後沖喜下好開心。如今這相中,只剩我。」

朱凱廸太太亦遇到同樣情況,她說丈夫已還柙多日,仍欠缺牙膏、牙刷等基本物資,會繼續「打爆」福利官電話追問詳情。

女性被捕人士分別轉到羅湖懲教所和大欖女懲教所。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到羅湖懲教所探望吳敏兒,等候逾一小時不果,他哽咽說未能為黨友打氣:「好想畀佢見返自己啲戰友,希望同佢講佢唔係孤單,為佢打氣,但連呢個機會都冇。」

吳敏兒覆診 懲教無告知家人

羅湖懲教所福利官昨早曾致電吳敏兒家人,提示要為她帶潤唇膏,蒙兆達接到消息後,下午1時許與同事帶同物資到場等候探望,但懲教人員卻稱吳敏兒「唔喺度」。直至下午3時許,吳敏兒家人才收到福利官來電,她須到醫院覆診。

即使能見至親一面亦不見喜悅。民主黨黃碧雲丈夫、胞兄,以及民主黨鄺俊宇到大欖女懲教所探望。他們眉頭深鎖,間中低頭傾談,都未有回答提問,其中鄺只雙手合十表示:「請諒解。」

囚權組織「石牆花」的職員阿甘亦前往探望,對於家屬均不願接受訪問,阿甘表示絕對明白心情及體諒,「無論係過去幾天心情上煎熬,以至去探監心情,其實難以言喻;無論是入面朋友或出面家屬,都需要空間同時間去適應」。

懲教署拒交代事件,並稱不會透露在囚人士羈押地點,會基於保安理由及院所運作情況,就羈押地點作適當安排,按照在囚人士意願通知探訪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