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 :高調紀念華國鋒有何玄虛?(方圓)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6 02:00

中共為紀念建黨一百周年,號召全黨學習黨史,又高調紀念華國鋒,前者容易理解,後者卻令人意外。

華國鋒一生無政績可言,唯一可紀念的,就是活捉四人幫。一個唯唯諾諾的「老好人」,在四人幫和老軍頭之間不選邊站,一心一意緊跟毛澤東。毛澤東在選了劉少奇林彪失敗,再選王洪文又失敗後,最後選中華國鋒,便是因為他有愚忠,又是一個騎牆派,希望調和兩派對立,保住中共的江山。

習路線受挑戰 回歸否定文革

華國鋒沒有開天闢地的大氣魄,按理不會有足夠的膽識,導演活捉四人幫這一場歷史大戲,唯一的解釋就是,活捉四人幫本來就是毛澤東的「偉大戰略部署」,就是毛澤東的政治遺囑。中共的大量政治檔案目前未解密,但以毛澤東的個性推測,這個臨終的危機錦囊,還是極大可能存在的。

毛澤東有近現代中國最聰明的腦袋、最狂妄的野心、最無恥的心態、最冷酷的性情,幾十年打生打死,無所不用其極。他精確解剖人性,深刻洞察時勢,多疑善妒,翻雲覆雨。

毛離世前明白文化革命大勢已去,在他死後,四人幫失道寡助,不可能成氣候,所以毛選了王洪文後,又把他打入冷宮,讓華國鋒冷手執個熱煎堆。

華國鋒豈有足夠的政治能量彈壓四人幫?又豈有權力基礎去收服老軍頭?毛澤東對此心知肚明。政權交給軍頭,只會擁戴鄧小平,走回修正主義老路,交給四人幫則永遠胡鬧,江山會壞在他們手上。老毛把後事託付華國鋒,就看中他的愚忠,交代他「按既定方針辦」。

老毛了解江青,他死後江青一定不安份,搞到天怒人怨江山翻覆,所以毛死前一定有密旨留給華國鋒、葉劍英、汪東興,一旦四人幫作怪,國事蜩螗,便如此這般把他們收拾了。此所以華國鋒居然敢串連葉汪,沒有走露風聲,葉在外汪在內,三兩下解決了四人幫。

習近平高調紀念華國鋒,是全黨對中共主流思想的回歸。習近平上台後,急急走回頭路,開左燈向左轉,強調前後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即是改革開放不能否定反右大躍進和文革,即是文革沒有錯,只是「艱難的探索」,甚至連中共在《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對文革的終極結論,都被暗中偷換。

習近平這一走回頭路的極左路線,造成國內外政治局勢的急速惡化,使中共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急處境。去年北戴河會議後,政治氣候有變,習近平的路線受到挑戰,此後風向稍轉,扭曲文革結論的說法不再提起,習近平「定於一尊」的頌詞也銷聲匿迹。最近有消息報道,大陸學生課本裏,原本對文革的「輕輕放下」,又回到鄧小平時代對文革終極結論的框架上去了,也就是說,文革還是要基本否定。

怕身後挖墳 靠愚忠黨性永續

紀念華國鋒,意味着活捉四人幫的正當性,意味着文革仍須全面否定,意味着習近平往回走可以,但走到文革就不可以,意味着維持表面上的改革開放仍有必要。重回文革,習近平像毛澤東那樣一言九鼎,手握生殺大權,文武百官沒有安全感,沒有人願意過那種朝不保夕的日子。中國人對文革記憶猶新,一旦走回文革,政治動盪,經濟凋敝,民不聊生,沒有人能像老毛那樣掌控全局,中共獨裁統治的根基也將瓦解。

獨裁者最怕身後有人挖墳,顛覆歷史地位,習近平自比毛澤東,所慮者也是生前身後名,紀念華國鋒,以舊喻新,只是現實政治的需要。老毛叫華國鋒捉四人幫,華照辦,老鄧叫華國鋒下台,華也照遵,華是最忠於黨、最服從的一代領袖。

華國鋒式的愚忠和黨性,是中共獨裁統治的精神基礎,也是江山永續的需要。愚忠造就愚民,愚民造就「一尊」,高調紀念華國鋒,就是打造愚昧國民性,讓中共江山永固,習近平千古留名。

方圓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