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 :香港之痛(盧峯)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8 02:00

過去一星期壞消息特別多,有的令人咬牙切齒,有的令人心痛得撕心裂肺,有的教人愁眉深鎖難過不已。先是上星期日因參與初選而被捕的50多人在提早到警署報到後有47人被控,立時失去人身自由;接着四天的馬拉松保釋聆訊則成了一場折磨被告、家人、社會的「荒誕劇」,然後還要來一場「捉放曹」,只有四人順利得到保釋。號稱有法治又尊重公民權利自由的香港何以淪落至此。

京改港選舉制度 踐踏承諾

正在北京召開的人大政協兩會談的本該是全國大政,可新聞焦點竟落在整改小小香港的選舉制度上。官員官媒不住批評香港的選舉制度有漏洞,要修補及與時並進,又強調要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可會中端出來的建議原來是把回歸20多年來的政制發展一筆勾消,並把基本法列明的循序漸進達至雙普選的目標硬生生給廢了,就像從不存在一樣。像這樣肆意違背諾言的情況,怎不教人難過及憤怒。

另一個同樣震撼的噩耗是美國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在新一年的全球經濟自由度指數中首次把香港踢出局,不予排名。對我輩重視自由市場及個人自由的人這個指數意義重大,香港連排名資格也失去不但令人心痛,更讓人擔心香港的前途。

應該看到,傳統基金會是全球享負盛名的重要智庫,它專就全球經濟體的自由度作的調查有很高權威性,更代表了國際社會、商界對不同地區經濟自由的評價;事實上一直以來能躋在前列的都是發達經濟體,從港英政府到特區政府都以香港能長期位列指數榜首為榮。到去年香港首次失落經濟自由指數的榜首位置,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可惜之餘仍滿心歡喜的認為傳統基金會把香港列在第二名是對香港經濟自由度的肯定。

而且,經濟自由指數不純是排名問題,它更反映香港能否維持最重要的優勢及核心價值,能否保持香港百年來的主要制度資本。沒有自由市場體系,沒有看不見的手有效調撥推動資源,沒有自由空間讓企業港人各師各法,香港不可能抓住一個個機會讓經濟不斷升級,並成為亞太區最發達的經濟體之一。而香港要繼續在全球經濟佔一席位,持續作為聯繫內地與世界的重要橋樑,同樣需要維持這個體系,並要讓國際社會及各大主要經濟體認同。

失經濟自由排名 削競爭力

偏偏向來大力推崇香港自由經濟體制的傳統基金會近期一再質疑這個「金漆招牌」,去年先來降級,今年索性把這顆東方之珠剔出榜外,不予排名。基金會創辦人Edwin Feulner 在公佈消息時特地在華爾街日報寫下”Hong Kong is no longer what it was” 一文,解釋為何要對香港出示趕出場的紅牌。Feulner說,香港的經濟自由、自主性正因北京不斷加強對香港的控制而逐步消失,基金會因此不再認為香港跟內地其他城市有何重大分別,遂決定把香港剔出榜外,不再有自己的排名。

也許有人會說,傳統基金會不過一家之言,未必能影響眾多國際投資者,它對香港出示紅牌也不會帶來太大的損害。傳統基金會的確只是眾多智庫之一,可它在美國保守派,共和黨中影響力甚大,特別是在支持自由市場體系的政治人物、企業、傳媒聲望極高,今次它對香港經濟自由度作出負面評價肯定會打擊不少企業及管理人的信心,並削弱香港作為最自由經濟體的形象。要是有其他智庫跟進作類似評價,認為北京逐步控制香港的財經政策及自由市場體制,那損害將會更深更遠,甚至難以復原。

或許有人說,中國的經濟自由度排名不高,可GDP增長比西方發達國家快,說明排名不管用,香港毋須擔心。這樣的想法其實是對中港經濟體制、體質不了解。中國經濟體積大,工業、服務業、高科技業部門齊全,在很多方面有影響以至設定市場規則的能力,即使對市場訊息不夠敏感或有錯誤政策仍有糾正迴旋空間。香港則是個小型開放經濟體,從來要看着全球經濟一舉一動吃飯,並要靠自由市場體系及敏銳觸覺應變,希望奪取先機或扭轉困局。若因經濟自由萎縮失去敏銳的市場觸覺,失卻應對經濟變動的能力,香港就不但不再是香港,她的競爭力還會大大衰退,沒多久就變成他人的負擔。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