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壓只會催生下一代反抗者(貝加爾)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8 02:00

1989年國際格局風雲色變,共產陣營面對突如其來的全面崩盤,西方自由民主陣營獲得最終勝利,是為福山口中之「歷史之終結」。然而此當中留下一個引子——世上第二大之共產國家不僅未有倒台,反之更以血腥屠殺自己子民,得以保住紅色江山。不過中共未能斬草除根,當年之六四火種,於香港此一殖民地庇佑之下茁壯成長,彭督之新九組方案雖通數給中共推翻,但民主反共此一血脈,仍得以於香港一隅中保留下來。

由此歷史大脈絡下,今日香港之荒謬政局,想深一層根本毫不意外。這邊廂美國自金融海嘯後資本主義體制暴露重大危機,中國大陸那邊廂經濟急速崛起,在「中國模式」大外宣下稱自由民主非唯一一途,中共亦夠膽於意識形態上與美國爭一日之長短。香港此深受西方影響之腹地,兼且有八九留下之死剩種,中共何解要於此時此刻,將香港僅餘之法治、人權除之而後快,正因香港處於兩權爭霸之刀口,亦肩負歷史遺下之業債。

正如緬甸人民在拋頭顱、灑熱血,敢以雞蛋撞向軍政府之高牆,也是在肩負上一代人於1988年遺下的債。當年緬甸爆發全國民主示威,昂山素姬一躍成為民運領袖,從此一直遭軟禁至2010年獲釋,被安上櫥窗式民主下國務資政之位,竟與當年2010政改方案中共與民主派破冰,五個超級區議會議席產生之假讓步如似相近。毋怪乎當中共對港張牙舞爪之際,緬甸軍政府亦狐假虎威,撕毀其與全民盟共治之約,發動政變推翻大選結果。

自我表達乃人之本性

美籍華裔史家唐德剛嘗以舟在長江形容中國之現代化進程,過去百年在三峽處灘高水急、波濤激盪,但當經過一番艱難曲折之後卻是揚帆直下,隨大江東去進入現代化文明國家之列。此「歷史三峽論」用於港緬兩地之歷史潮流亦為適切。當台灣、韓國、菲律賓、德國以及東歐諸國皆順利通過三峽到達下游,港緬仍在三峽內與急流作殊死鬥爭。中共既可大撒金錢造大壩擋住滾滾江水,然而滴水終究穿石,水始終向低流,此也是Be Water之另一重真義。

正如最近爆紅之Clubhouse現象一樣,人人蜂擁於聊天室內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只因自我表達乃是人之本性,亦如哈巴馬斯所稱中產階級在資本主義社會興起時,會在啤酒館、咖啡廳暢談政事,報章輿論迅速興起,成為制衡政權之強大力量。大陸於胡溫年代公民社會相對開放時,民間社會一度欣欣向榮,《冰點》、南方報系等曾一度蔚為風氣,此在習近平上台後一手顛覆,公民社會萬馬齊喑。但正如石頭總要被水滴擊穿,人類自由之天性不可改造,此放諸中外皆然。

現時中共對港之瘋狂壓制,正源於其1989年親手殺死自己子民之歧路。其以後來之成功確信自己當年做法無誤,跟隨路徑依賴甚至殺得性起,奢求其改轅易轍根本是緣木求魚。然而當年鮮血換來的,是香港一代民主派之風雲人物,也有今天之抗爭義士。今日政治清算之罪債,亦只會為某年某處之一代留下種子。當年台灣之二二八屠殺及美麗島大審判,催生了一整代台獨運動領袖,此正為因果業報。已故司徒華曾贈晚生龔自珍一詩——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港緬兩地正為自由下獄及犧牲的人亦如是。

貝加爾

自由撰稿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