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智峯離英前獨家專訪 舉家「再流亡」澳洲:戰場係全世界 邊度要人就去邊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9 02:48

立法會前議員許智峯去年十二月經丹麥流亡到英國,今日在社交平台宣佈,已轉往澳洲打國際線。他離英前接受《蘋果》專訪時表示,未來會繼續遊走五眼聯盟國家,為抗爭運動「補位」,「邊度要人就去邊」。

《蘋果》特約記者 梁琬珊

流亡英國後,許智峯人生路不熟,帶着家人四處搬屋。專訪相約在他抵英後第四個「家」—一個經Airbnb暫租的單位,記者甫入門,即見屋內貼滿由許親筆提字的揮春:「香港人加油」、「願光榮歸香港」、「見字飲水」。離家千里,許智峯沒有一刻不記掛香港。當時還有數天就離開英國,許的房內除了一張雙人床和工作枱,就只有幾個正在執拾的行李箱。

在英國逗留短短三個月,就匆匆轉戰澳洲,許智峯解釋,因英國和歐洲有羅冠聰,美加又有其他流亡人士,他不欲重複游說工作,於是決定赴澳,因當地暫未有較強政治能量的流亡者。他笑言:「戰場係全世界,每個地方都需要放一個吉祥物。」

許續指,澳、紐的港人社區龐大,正需要他去組織當地港人參與議會游說工作。對華政策方面,他形容澳洲現正處於風眼位,他希望把握機會游說當地政府落實港人救生艇計劃並提供更多簽證選擇,首要救助年輕抗爭者。

礙於疫情,澳洲對外來者實施嚴格管制,民航航班幾近停擺。許以為最快需數月才能成行,本着一試向澳洲政府申請,竟極速獲批以「個別情況」入境,更可自費乘坐澳洲政府專門接載海外居民的包機。通過病毒檢測後,他可憑旅遊簽證留澳一年。此時他在英有不少工作尚未完成,只得倉促成行,「有很多在英國進行中的工作要好快同戰友交接,亦有更多無法一一道別。但向好方面想就是家人可盡早適應,反正遲早我們都要過去。」

短暫在英期間,許與流亡英國的年輕抗爭者會面了解其面對的困難,「他們大多還有創傷後遺症,對外界十分敏感不願見人,可能因我始終是前議員他們才願意相信我。」

他指年輕流亡者大多沒有BNO,只能申請政治庇護但舉證困難,有些甚至連學歷證明都沒帶來英國,遑論抗爭的證據,故申請上甚有難度,「他們很擔心因證據不足而申請被拒,那就被迫離境又無法返港;就算已申請的大都無進度可言,一直在等又無法工作,一星期接受35鎊的援助金,生活上當然十分困難。」故許已收集不同個案,盼打動當局為這些不在BNO保護網的一群提供「救生艇」。

許智峯多次以「虛無飄渺」形容國際游說工作:「控制唔到對方係咪真係會聽你講,同幾時會做嘢。就算真係做咗嘢,係因為聽咗你講,定係因為其他原因都唔知。」

疫情下許大部份時間只能以視像形式開會,但他自覺已比在香港行前一步:「同海外政要開會風險好高,係香港做唔到,出到來就放心。」許的滙豐戶口遭凍結事件引起國際迴響,更引發國會議員去信國際公開運動賽事要求停止滙豐贊助。事件啟發他須藉國際事件令全球關心香港的民主運動。

扶老攜幼流亡:「唔係我佢哋唔使搞到咁」

「我永遠不會移民,永遠無法在另一個地方落地生根,我的家只有香港。」許智峯去年底宣佈舉家流亡英國時,矢言不會申請政治庇護,寧願四處漂泊。如今他赴澳,也是再度舉家出走。全家流亡,一對子女無法上學,不懂英語的父母亦難有社交,對突如其來的轉變難以適應。即使他們從無怨言,許仍然未能釋懷:「唔係我,佢哋唔使搞到咁,搞到佢哋要離鄉別井,以後都返唔到去。」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