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生仔︱社會崩壞仍堅持三年抱兩 港媽:「鬥長命」樂觀熬下去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9 00:02

無懼社會變幻,Erica跟丈夫始終覺得家庭有子女才完整。她有弟妹扶持成長、共同照顧雙親,更覺要為女兒添弟妹,「兄弟姊妹是lifelong(終生);而朋友都是come and go(來來去去),講求緣份;兄弟姊妹感情好,是一世。」時勢崩壞,她從沒想過移民,還敢「三年抱兩」:長女才兩歲五個月大,兩個月大的幼女在疫情肆虐下誕生。她認為教養子女應免於恐懼,認清今日香港新常態,重新思考怎與女兒同行,承擔保護下一代的責任。

記者 羅惠儀

攝影 王子俊

「由你準備生育一刻,很難說自己已準備好一切,讓孩子在完美環境長大!」就算沒有社運與疫情,Erica指育兒是終生學習,每刻也在訓練應變能力:她為長女睿善籌謀升讀幼稚園之際,幼女樂善已在疫情下誕生。長女外出時已很警覺,嚷着要戴口罩,她慨嘆這代幼兒或許連對學校、同學也印象模糊,惟有在清早時段帶她到公園玩,盡量「如常」生活:「已經返不了從前。也沒有辦法,惟有向前行,她們都已經出世,難道『塞返入肚』?」

Erica是澳門人,隨父親移居香港升讀高中。「有很長時間與家人分開,現在想來整體感覺不好受,亦不希望女兒經歷,始終覺得一家人需要住在一起。當時父母都各自有壓力,一家人前後分開都有7年……」

36歲的Erica經營婚紗店,與丈夫正處事業「搏殺期」,「生孩子會『困身』,卻是另一種快樂。」兩夫婦的雙親在港澳,從沒想過為下一代移民「連根拔起」:「你可能覺得我自私。不過,一個家庭不只有小朋友,還有爺爺嫲嫲,父母的事業都重要,難道只有移民一條路,才可以給孩子好生活?就算移民都有面對的問題,在這裏生活都一樣,我覺得移民並不適合自己家庭。」

惟此刻Erica正考慮待女兒年長些就送往外國留學,或轉讀本地國際學校,「社運後,最核心的(教育)改變,是保護她的意欲強很多……以往在香港居住,普遍感覺安全;我會給她多一條路,將來送她讀(外國)寄宿學校,讓她們有多一本passport,以前我完全不會想這件事」。長遠是否留港則視乎女兒意願,「可能15歲後往外國讀書不再回來,我接受的。」

她昔日在理大主修繙譯,是學生報編委之一,「換轉是我,我都一樣會這樣做(抗爭)……現在,我當然沒走在最前,不過對年輕人,有歉疚。是我們沒有能力保護到他們。」若女兒日後參與社運,她也會跟隨:「如果她走得前,我惟有陪她再走前——每個父母一定恐懼子女受傷,我的能力是盡量在旁邊保護她。」

正直善良 不因亂世變質

外面再紛亂,媽媽當下還是埋首湊女:既要照顧初生寶寶,還要應付長女爭寵,用繪本助其疏導情緒。至於長遠教育方針,她會監察教科書內容再自行補遺,如何做人則靠身教:「一個人難對抗教育制度……你看教科書,『三權分立』消失,從小讀書很proud of有這個。」 她指今日香港不過步澳門後塵,議會成為沒有反對派的「橡皮圖章」:「可能遲些連廉政公署也失效,住醫院要給利是,那便是一個新常態……你便要『睇路』,教的方法都不同。」她指社會環境不再安全,便得更小心,教女兒保護自己,「以前有事你會報警,現在找阿媽,任何事不要強出頭,始終人身安全最重要。」

她強調,就算政治環境怎樣轉變,都應教孩子正直善良及訓練獨立思考:「難道政府如此,你教女做個『龜縮』的人?我希望她(做人)對得住天地良心,不要做壞事,同時保護自己……真的很難,現在也想不到,做正直的人,卻又不會『被拉』,太深了……惟有見步行步。」

縱然社會動盪、疫情反覆,她仍覺得只要與家人關係好,跟丈夫有商量,日子便好過:「很多事都不能即時解決,惟有『鬥長命』,樂觀一些熬過去。」為母則強,容不下悲觀。「做媽媽的情緒很影響小朋友,憂柴憂米,小朋友一定知,會令她沒有安全感。」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