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圍城︱留守13日至最後一刻 21歲見證人憂被捕 抵美尋政治庇護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0 00:29

反修例運動加上《國安法》陰霾下,不少抗爭者身陷囹圄,刑期動輒以3年起跳。在「理大圍城」留守13個日與夜的抗爭者眼見身邊同路人陸續因不同罪名被捕,今年初獨自遠走,日前成功抵達美國,希望獲批政治庇護。他接受《蘋果》越洋訪問時指,《國安法》實施後港府只會「拉到冇人夠膽出聲為止」,希望流亡的抗爭者在外地不同地方組成團隊,為香港重光奮鬥。

早前47名民主派人士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當中43人仍身陷囹圄,有人說法庭一牆之隔外,也不過是更大的監獄。21歲的阿翔(化名)2019年反修例運動期間參與過大大小小抗爭,包括衝入立法會、中大保衞戰和理大圍城,其中他在理大度過了13個日夜,開過兩次記者會,「當中發生嘅嘢唔會忘記到,太多人受傷、喊、走唔到,到後來筋疲力盡」。

阿翔說當時留守到尾聲,警方最終沒有「爆門」搜索,「佢哋有鎖嘅門係唔開,因為如果爆門要爆晒全個Poly所有門,變咗破壞學校資源」,結果出乎大家意料之外,他是在警方撤退後,混在人群中就這樣走了出去。理大的記憶都藏在心裏,同時亦成為恐懼被捕的夢魘,「我覺得我最需要走係因為兩個記招,呢個係最主要原因,我驚始終都會搵到我,因為陸陸續續都有人俾人拉,有啲好耐以前嘅case突然都搵相關嘅人拉」。

嘆留港無用 憂被捕讓理大圍城失見證人

2020年初武漢肺炎在港爆發,抗爭活動無奈停止,阿翔開始覺得,留下來的作用不大,亦擔心一旦被捕,理大一役的歷史會少了個見證人,「2019年12月到2020月12月,覺得留低幫唔到啲咩,只會多個手足俾人拉,二來好多人問做咩唔走……我有呢個身份,理大入面嘅嘢可以由我把口講出嚟,由一個受害者身份又好,手足身份又好,如果他朝港共政府發現我嘅身份拉咗我或者被消失,咁我就真係唔可以再同大家講,(唔可以)保護呢段香港歷史」。

阿翔與父母關係疏離,亦沒有BNO,經朋友幫忙,輾轉到了美國,計劃申請政治庇護。今年初他帶着兩萬港元隻身出發,旅途上心情忐忑,憂慮隨時被捉,幸好有驚無險,「都係博一博,萬一中途被截,可能真係會送中,但冇計啦,當初走都係一個冒險,反正都返唔到香港」。 他對於留在香港的抗爭者,顯得更為擔心,「我知道香港有一班手足仲奮鬥緊,我理解佢哋有啲想等手足出嚟之後一齊走,但係我諗最壞打算係,班手足未必真係出得返嚟」。

望有憂慮同路人盡早計劃離開

阿翔說《國案法》後,近日43名民主派人士不獲保釋,是意料之內的制度崩壞,「大家應該早已預計得到,上至議員,下至普通市民,將來只會越拉越多,拉到冇人敢膽出聲為止。」他認為有憂慮的抗爭者,應該盡早計劃離開,任何抗爭證明,都可成為申請政治庇護的原因,「唔想見到手足好似之前喺機場俾人拉落機」。

他相信大家在海外仍可為香港努力,各地形成手足團隊,香港將來會重光,「呢度曾經係我哋出生、由細到大都喺度,雖然講唔上好大感情,但我諗或多或少喺每個人心目中都佔咗一地位,只係依家呢個地方俾港共同中共摧毀咗,他朝有一日我哋成功重光,我諗我哋會令佢變得更好,同埋以後都唔會俾港共入侵」。

「從不後悔抗爭」

對於2019年種種,阿翔說從不後悔抗爭,回憶抗爭以前,他對人生有很平凡的期待,未知今後能否在地球另一端實踐,「同普通人一樣想安居樂業,退休有時間去香港海灘清潔吓環境、執吓垃圾,因為成日都俾人亂拋垃圾」。

阿翔是在抵達美國前接受訪問,入境後正被當局羈留,據了解,他已循法律途徑尋求政治庇護,正待移民局處理申請。《蘋果》向美國國務院查詢香港抗爭者申請庇護情況,暫時未獲回覆。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