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救遭白衣人扑頭 DSE生患創傷後遺 
纏擾大半年礙學業 屢憶慘劇避搭港鐵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1 02:00

【7.21元朗黑夜】

【本報訊】7.21白衣人暴動案昨續審。事發時備考DSE文憑試的證人供稱,回家途中聞有人找急救員,在車門臨關一刻毅然落車救人,最後卻遭白衣人用木棍打後腦,事後診斷患上創傷後壓力症,症狀持續近一年,其間他不斷重複憶起案發時的慘烈情景,「嚴重會成身震、手心出汗」,更因而不願外出、避搭港鐵,嚴重影響學業,需服用抗抑鬱藥。

證人I昨稱回家途經元朗站時,月台上有人表示大堂有傷者,又問:「有冇人識急救?」由於他有聖約翰急救證書,當下猶豫片刻,在車門臨關一刻走出月台,到樓下大堂打算協助傷者。I目擊30至50名白衣人向閘內市民揮木棍和擲物,亦見地上有血迹,但找不到傷者。

其後白衣人一舉衝入閘內,「好有攻擊性,為咗個人安全,要跑返上月台」,他欲乘坐列車離開。惟I進入車廂後,港鐵廣播指列車受阻,要求乘客離開車廂,當時白衣人正揮棍攻擊乘客。I解釋,由於白衣人攻勢集中在車尾,他遂敲響緊急火警鐘,再呼籲部份乘客走向車頭。他最後折返大堂,打算從B出口離開。

I返回大堂後,目擊四至五名白衣人將一名黑衣男「打到跌落地」,用木頭揮打其頭部和背部。I遂向黑衫男招手,示意他一同離開,惟白衣人視線隨即轉向他,I見狀續逃跑,臨出閘前感覺後腦被打一下,轉頭望見一名光頭「肥肥哋」的中年白衫男手持木棍。I形容木棍有「我手臂咁長」,即約45厘米長。他逃出生天後求醫,報告顯示頭皮有輕微觸痛。

除身體傷勢外,I事後精神狀況受影響,「會突然諗返當日畫面,嚴重會成身震、手心出汗」。I當時正預備應考文憑試,惟上述症狀持續大半年,令他「上堂好難專心、冇辦法好好溫習」。他最後經社工轉介,接受近一年精神科治療。

另一證人捱打 妻以身掩護

診斷報告顯示,I案發前沒精神科紀錄,事後卻不願外出,外出時避搭港鐵改乘巴士,亦拒看相關新聞報道。他事發初期感沮喪和罪咎,容易焦慮,更出現哭鬧、暈眩及手震等,雖無惡化為抑鬱,但被診斷患上創傷後壓力症。I其後接受抗抑鬱藥治療,至去年3月情緒才趨穩定,同年9月停藥,但他表示至今談論起事件仍有焦慮感。

此外,證人E與妻子當晚同希望協助有需要市民而現身元朗站。E在閘內喝揮藤條的白衣人停止攻擊,惟白衣人群中一名穿淺色恤衫男子,雙手各持一把縮骨遮,傘身沒打開但遮骨拉長,從上而下攻擊E,打中E頭部。其後另一白衣人走到E面前,雙手各持約兩呎長木棍,E即將受襲之際,其妻子衝前擁着他,背向白衣人。E不肯定白衣人是收手還是「定咗格」,總之最後沒揮棍攻擊他們。E事後左臉、左眼角、左手食指各有小傷口,手指及眼角各縫三針。

案件編號:DCCC888/19、DCCC11、DCCC734/20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