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未經批准遊行案 控方強調集會自由需要和平環境 毫無規管社會將陷混亂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1 18:36
李柱銘
(蘋果日報)

黎智英及李柱銘等九名泛民人士被控前年8.18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遊行,控方下午繼續作法律陳詞。控方資深大律師余若海表示,享受集會自由需要和平的環境,就像過去廿年人人和平行使權力;倘若按辯方主張,集會遊行毋須通知警方,人人隨心所欲,毫無規管,社會陷入混亂,反而會窒礙市民享受集會權利。鑑於香港的社會情況,例如2019年爆發廣泛的暴力活動,需要有法律保護社會。

余若海指出,今時今日利用即時通訊科技,能夠號召別人同時佔據香港不同地區,組織者可以辯稱沒有煽惑暴力,但實際情況卻是隨時會爆發暴力,2019年便確實發生過。如果法律不能規管這種組織或參與集結的行為,可能對香港造成許多損害。

辯方質疑不涉暴力的未經批准集結罪,最高刑罰為何與牽涉暴力的非法集結罪相等,同是5年監禁;又謂如果公眾活動發生暴力,警方大可控告非法集結罪,未經批准集結罪毋須以相同罰則作阻嚇。

余若海卻指此說謬誤在於「假設世界完美」,假設暴力罪犯一定會被捕,亦一定有足夠證據作出起訴;但現實並非如此,警察前往罪案現場需時,罪犯可能蒙面,一如2019年常見情況,未必落網。惟這不代表違法組織集結的人不需負上責任,社會仍需要法律保障。

控方指證據明確顯示被告當日不是疏散群眾

余續指,辯方試圖將未經批准集結罪的最高罰則與其他控罪相比,還比較海外罪行的罰則,惟實際上很難比較不同罪行在最惡劣的情況下,哪個比較嚴重。余指不同地區有各自的獨特情況,自言觀點與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於2000年在立法會評論《公安條例》所言一致,外國相關法例只能參考,香港應看本身的法律和實際情況。

余若海批評辯方斷章取義,引用外國案例投訴本案檢控決定侵犯權利,惟案例中外國警方做了某些行為限制集會活動,而本案中警方卻是完全沒有干擾群眾遊行。余若海指辯方論點簡而言之,就是「我和平遊行,所以你不應控告我」,但如果控罪合憲,被告就應為犯法負上責任,不可能說永遠不能起訴他們。

法官胡雅文問,辯方可否說被告當日不是遊行,只是疏散維園的集會群眾,因此檢控就是違憲,過度限制權利。余若海回應指,如果法庭認為各被告可能真的只是疏散人群,便應因證據有疑點而裁定罪名不成立,毋須觸及違憲問題。不過,控方當然認為被告是遊行,各被告帶領群眾由銅鑼灣走到中環,拉著橫額,又叫「我有權遊行,毋須警方批准」等口號,沿途沒告訴群眾可以離開,被告也沒作供解釋當時關注群眾安全,證據明確顯示不是疏散。

案件明日在區域法院續審。

【案件編號:DCCC536/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