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未經批准遊行案 控方指即使和平也不代表無罪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2 14:17

黎智英及李柱銘等九名泛民人士被控前年8月18日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的港島遊行,案件今在區域法院續審。代表控方的資深大狀余若海重申,未經批准的遊行即使和平,也不代表無罪,不能說不可檢控;《基本法》亦規定律政司檢控決定不受干預,除非有濫用程序或政治影響等特定情況,否則法庭也不能禁止律政司提出檢控。

辯方挑戰《公安條例》以罪行規管和平集會遊行是違憲和罰則過重,余若海今繼續回應,指法庭若要推翻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門檻非常高。而法例要求舉辦集會遊行的人通知警方,原意是要防範潛在的公眾秩序威脅,畢竟警方沒有水晶球,不能預知未來。

除了法律層面,辯方亦從執法層面質疑警方檢控決定違憲,並援引歐洲案例支持。余若海今指,案例所指的違憲執法方式涉及當場拘捕和羈留之類,干預市民行使集會權利,但本案警方根本沒有拘捕或干預,遊行人士順利行使權利。

控方重申遊行和平進行僅是量刑因素

余若海歸納辯方說法,大意是警方沒有協助疏散當日維園集會群眾,形成危險,被告因此帶隊離場疏散,警方和律政司檢控時理應知道被告只是保障公眾安全。余卻質疑,究竟被告是否因安全理由而遊行,實有很大疑問。

余又指,另一個問題是沒有案例說過警方要指示或警告過參加者疏散後才可檢控。余指若警方介入疏散和平活動,反而可能構成違憲干預,但如果不疏散又會被投訴,那麼警方永遠都是錯,如此絕對說不通。

余重申,未經批准的遊行若和平進行,可以是法庭量刑因素,但不代表無罪,不能說控方有證據也不能檢控。他引用《基本法》第63條指出,律政司檢控決定不受干預,除非有濫用程序、政治影響等特定情況,否則連法庭也不能禁止律政司提出檢控。

案情指民陣當日原本擬在港島舉辦遊行,但遭警方反對,只批准在維園集會。對於辯方質疑警方案發當日「維持反對」遊行並不妥當,余若海指法律上不接受如此抗辯,總之遊行被禁止後,繼續遊行的人便是犯法。

至於證據方面,控方另一大律師林芷瑩指被告確實組織遊行,是不可抗拒的結論。她引用英國案例指,遊行即是一班人沿著一條路線移動,策劃路線的人就是組織遊行。組織可以是預先計劃,也可是臨時起意,案例中的被告帶隊給予指示,隨行者和應服從,最終被裁定有罪。聆訊下午繼續。

【案件編號:DCCC536/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