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生:不要自我催眠(李怡)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2 02:00

在中國宣佈對香港實行「全面管治權」,港人治港改為「愛國者治港」,並闡釋「愛國」的定義必須「愛黨」的形勢下,香港人亦應該如《華爾街日報》回應陳茂波所說,不要再相信香港像從前那樣,現在真正掌管香港的是習近平。

香港已經等同大陸城市,甚而基於香港人過去的表現,中共對香港會有加強版的敵情觀念,管治更嚴厲。

不能用過去香港的司法準則去估量47人的起訴及在法庭的待遇。可作參考的是12港人在大陸的待遇,他們一直沒有露面,扣押幾個月沒有審訊,家人和委託的律師不能接觸。因此,47人能夠上法庭,能夠自聘律師,能夠在法庭陳詞,以中國的標準來說已經是厚待了。而12人的待遇,相對大陸一些維權人士被捕後的待遇,也算較好。大陸許多人被捕後就人間蒸發,沒有起訴,也不知去向。

人大通過《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決定》,林鄭表示「堅定支持和由衷感謝」。香港人,也不要用《基本法》的條文準則,特別是港英時代的法治思維去衡量這決定,和林鄭的「感謝」之詞。專制帝王時代,被削職或治罪的官員都要感謝「皇恩浩蕩」。毛時代因反革命罪被槍決者,臨刑亦高呼「毛主席萬歲」。若以中國的選舉作標準,這個新訂的「香港選舉制度」恐怕還未夠「完善」,還會有更「完善」的空間。

比如,儘管選舉委員會增加了一個政協和愛國領袖界別,又賦予選委會有提名立法會參選人的權力,但相信仍會是差額提名而不是如同大陸的等額提名。

等額提名選舉就是提名席次等同當選席次,而差額提名就是提名席次多於當選席次。後者投票人有選擇權,前者沒有選擇權,你上次選了哪一個人,你不滿意,這次仍然給你同一個人,你只可以在贊成、反對或棄權中作選擇,不會有其他人選。

中國在改革開放之初,曾經在村鎮等基層實行過差額選舉。但有些地方,中共提出一個黨所屬意的人選,加一個毫不知名的陪跑人選,結果老百姓就票投這個陪跑者;於是中共宣佈選舉無效,再提出另一個根本無人識的人陪跑,結果選民仍然是投票給陪跑者。終於,中共發現要掌握選舉結果就絕對不能有差額提名。

幾十年在指派加上間接選舉和等額提名的制度下,產生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是怎樣的忠誠人才呢?大陸網民說,每次北京兩會,都會有些語錄或提案「擊痛你軟弱的心」。

港區政協陳紅天在提案中,指出「人民幣」的稱謂不利於加快中國貨幣跨境流通、國際化。他建議將「人民幣」名稱改為「中國元」。他的另一語錄是:各種手段都沒有把房地產價壓下去,證明房地產沒有泡沫。

政協委員穆麟茹說:房地產是市場選擇,只要雙方合意,一平米賣100萬、1000萬也是合理的。

政協委員許進說:繙譯機功能強大,應取消英語必修必考地位。

人大代表申紀蘭說:上網也應該得到政府批准,咱是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國家,哪能說上網就上網呢?

人大代表王毅說:老百姓吸新鮮空氣要納稅,不能總想着呼吸新鮮空氣卻不付代價!

人大代表朱列玉說:將貪污十萬判「十年以上」改為「一年以上」。

人大代表林勇建議:應全面禁止人民半夜打遊戲。

不要嘲笑香港建制派議員將英國《衞報》說是「世界衞生組織嘅報章」,未來香港議員的談話和提案,將會向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看齊。

香港不再是以前那樣。是否接受是個人的事,但必須有這樣的認識,不要自我催眠。

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