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堅持1毫子回收膠樽具吸引力 長者一天勞力只換9元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3 00:10

政府上月開展膠樽生產者責任制公眾諮詢,建議市民每交回1個膠樽,即可獲1毫回贈。環團綠惜地球批評金額過低,未能吸引大眾回收膠樽,又指「回贈」與「按樽制」意義不同,呼籲政府參考外國做法,採用按樽制,並將按樽金額提高至5毫。環保署指,參考過現時推行的先導計劃成效,認為1毫回贈已有足夠吸引力,又指「按樽制」可能會為中小企帶來行政負擔。

環保署年初起推行「入樽機」先導計劃,現時全港有40部入樽機供市民回收膠樽,每交回一個膠樽,可回贈1毫。記者早上在通州街的「綠在深水埗」入樽機視察一小時,僅有3人使用。75歲的李婆婆花了一天,在街頭拾到90個膠樽,翌日捧住3大袋膠樽到回收站,付出一整天的勞力,最後換來9元回贈。她認為金額太少,直言「梗係執得辛苦,老人家冇嘢做、冇錢,得咁少」,希望回贈金額提高一倍至2毫。已退休、現時領取綜援的梅先生亦在兩、三日內儲起30個膠樽,兌換到3元回贈。不過他指自己不是特地拾膠樽,「特登為咗3蚊執樽好唔抵,早上去晨運,見到有就執。」

基層認為回贈金額過低,生活水平稍高的市民更為認同。住西灣河的冼先生帶同家人到屋苑附近的回收站入樽,他稱1毫回贈完全不能吸引市民大眾,「1毫甚至1蚊喺好多香港成年人眼中唔係錢」。黃小姐亦認為金額未能鼓勵平日較少關注環保的人士回收膠樽,「儲10個樽先得1蚊,買個麵包都7、8蚊,要儲幾多個樽先買到個麵包?」

綠惜地球倡行按樽制 金額提升至5毫

綠惜地球高級項目主任劉兆朗質疑,1毫回贈只能吸引部份拾荒者或基層市民,但對大部份中產或以上階層卻未能起鼓勵作用,「在路上跌咗一毫、兩毫都未必執起」,無助改善回收情況。劉兆朗又指,「按樽制」與「回贈」意義截然不同,前者是指消費者在購買飲料時繳付按瓶費, 回樽時退還,有承擔污者自付的責任。提高按樽費用可增加回樽誘因,只要消費者退還膠樽,就不會傷及荷包。反觀回贈的做法,感觀上是生產商向消費者提供優惠,淡化消費者應有的責任,無法拉高回收成效。

劉兆朗續稱,多個推行膠樽生產者責任制的國家,包括德國、丹麥等,都有訂定按樽金額,平均金額為0.93元,回收率達七成以上。他建議港府借鏡外國例子,實行「按樽制」,將按樽金額提高至起碼5毫。 他又批評,諮詢文件未有訂出回收目標,令社會難以監督措施成效。

環保署:金額已夠吸引 按樽加重小商戶負擔

綠惜地球又提到,當局上星期一與環團會面,會上多個環團均關注當局為何選擇回贈制度,又要求官員解釋為何將回贈水平定於1毫,惟對方未有正面回應。環保署官員周一出席環諮會會議時,亦多次被委員追問回贈金額水平,環保署副署長(特別項目)陸嘉健解釋,現時入樽機先導計劃將金額定於1毫,推出5星期內已收到20多萬個膠樽,認為金額已有一定吸引力。他又表示,政府擔心回收定價太高,會有跨境遊客拿海外膠樽來港兌換回贈,變相濫用系統。

陸嘉健又表示,若選用按樽制,售賣膠樽飲料的商販行政上須「做多一步」,要再拆賬,「分開另一條數」,為零售商、中小型商舖帶來行政負擔。他亦首次提到具體實施時間表,他稱今年5月底完成諮詢後會整合各方意見,最快2022年將草案提交立法會,希望一年內通過,再用半年時間與各持份者商討具體安排,最早2024年正式推行。

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表示,理解所有立法程序需時,即使3年後才正式推行,「做得好就唔係問題」。他指若將金額維持於1毫,就未能提供誘因讓更多市民回收膠樽,形容是「好心做壞事」。他促請政府接納環團建議,以提高回收成效。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