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社會正義的工程師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3 07:00

最近,筆者午飯時間上連登,看到一個post叫「有啲咩職業以前覺得好高尚而家覺得係垃圾?」,我click入去看看,映入眼簾的竟然是「律師」兩個字,更有200多個「正評」。

作為法律人,筆者難免感到百感交集,即時反應當然是想否認,因為香港依然有很多有良心的好律師。然而,當我想到律政司如何選擇性檢控,對民主抗爭而被捕的年輕人窮追猛打;法官如何政治化地審案,公然稱讚斬人的藍絲「情操高尚」;立法會內的「忠誠廢物」律師議員如何歪曲法治,為打壓人權的行為塗脂抹粉;我就覺得連登仔的看法,都不無道理。

筆者還是一名法律系學生時,曾經看過港大陳弘毅教授寫的一篇文章:《給法學院新生的一封信》,深受感動。文章說,「法學既是規範和指導人類行為的學問,又是追求正義、人權與和平的學問」,特別當「法律淪為暴君的工具,不但不能伸張正義,反而鞏固一個不公義的政治和社會制度」的時候,法律人,包括律師、法官、檢察官、立法者、法學學者等等,都是「社會正義的工程師」,因為他們的工作,「時刻關係到正義和人權是否得以實現」。

以前在電視訪問那些高考狀元,志願入法律系的,哪個不是說讀law是想促進社會公義?縱然出來社會後,現實工作環境的辛酸確實會磨損人的意志,但如果作為法律人,完全背棄了「社會正義的工程師」這個理想,反而成為摧毀正義和人權的幫兇,那不是很悲哀的事情嗎?

諷刺的是,連陳教授自己,似乎也忘記了他的初衷。面對已經「淪為暴君的工具」、為了「鞏固一個不公義的政治和社會制度」而強加在港人頭上的法律,陳教授不但沒仗義執言,反而不斷厚面皮地護航,這樣算是「社會正義的工程師」嗎?

一方面,香港法律人的名聲,因為這些「負面教材」,而在本地甚至國際層面逐漸受損。幸而另一方面,香港還有很多法律人,始終秉持「社會正義工程師」的信念,仍然為追求正義、人權的法治香港而努力奮鬥。

志願將來成為法律人的學子,請你們繼續以「社會正義的工程師」為理想而奮鬥。眼前道路雖然看來幽暗,但只要你們把信念承傳下去,一直走下來,還是會有一線曙光。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海熊@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