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促重推租管救劏房戶:如打武肺疫苗效益比風險高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4 18:13
社工陳紹銘(右二)形容租管如武肺疫苗「效益比風險高」,當局必須採取更「辣」的招數解決房屋問題。本報記者攝

政府計劃於本立法年度提交劏房租務管制的條例草案,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工作小組本月底將向政府提交報告。熟悉90年代本港租管政策的明愛社工賴仁彪說,當年政府取消租管,是全面鬆綁原本對基層住屋的保障,令房屋問題累積的原因之一;社工陳紹銘指,疫情令人見識到政府權力何其大,形容租管如武肺疫苗,「效益比風險高」,當局必須採取更「辣」的招數解決房屋問題。

取消租管令房屋淪商品

賴仁彪說,本港90年代的不適切房屋主要為板間房,「公屋要排3年已經好長」,由於回歸前香港的物業租賃受《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監管,基層租客不用擔心被業主趕走,因條例傾向保障租客,訂明業主收樓時,要權衡租客的住屋需要;法例也對租金有管制,有指標供租客及業主參考,「差餉物業估價署當年係好忙,雙方可以就住物業租價去估價,有不滿可去土審(土地審裁處),法庭當年係有角色。」

賴表示,回歸前的有關法例有效地穩定基層民生和住屋需要,不會出現現時「越窮越見鬼」的情況。然而回歸後,港府先後在1998年和2004年修訂有關法例,將租金及業主收樓的限制撤回,「徹徹底底將房屋變成商品」。

「有3萬警可打擊租霸」

賴仁彪指,有關修訂源於社會指有「租霸」,「係有害群之馬。但有幾普遍呢?政府從來無提供到數字」。他說,現時回看,政府之後沒有針對租霸問題執法或修例,卻是全面鬆綁原本對基層住屋的保障,令房屋問題累積。

他又說,政府應該堵塞當年法例的漏洞,例如無處理到租霸問題,「根本嗰啲係刑事罪行,只係警隊無執法。而家我哋有3萬警察,點解唔可以成立專責打擊租霸嘅團隊?」至於舊樓空置單位,也可研究徵收空置稅等;常見的濫收水電費、樓梯費、地氈費等租金外的額外費用,也必須打擊。

「唔覺得政府會受法律挑戰」

關注劏房議題的社工陳紹銘認為,昔日的租管主要規管戰時舊樓、涉1.5萬租户,只佔私人市場1%。但現時劏房住户已多達20萬人,新的租管理論上要涵蓋這20萬人。他指,當年限制租金升幅2年不可多過30%,過去10多年沒有租管,租金大幅上漲,「未來5年唔加租都會好貴」。

對於有意見認為,重推租管反而令劏房數量減少,變相害了窮人,陳紹銘表示,政府有責任一直留意市場作出不同政策,認為減少出租單位「個情況唔會好差」。

至於政府租管小組主席梁永祥早前指,為免租管方案受法律挑戰及可在短時間內推行,將不會以「硬手段」控制租金;陳紹銘質疑是卸責藉口,「有幾多真係受到法律挑戰?唔覺得而家政府喺咁大權力下會受到法律挑戰。」認為租管雖有副作用,但利大於弊。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