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童虐殺案醫生作供 提及女童死前遭遇不禁哽咽:我幻想唔到點解

更新時間 (HKT): 2021.03.15 18:24
瑪嘉烈醫院兒童傳染病科顧問醫生關日華

5歲女童疑遭虐待致死,其8歲胞兄亦受虐,兩童的親父及繼母被控謀殺等罪受審。兒童傳染病科顧問醫生今就女童的病況給予專家證供,指女童右膝後方受損程度之深,「嚴重到冇咗真皮層」,導致她沒有感覺。提及女童與被告玩「飛高高」及「扮超人」等虐待遊戲時,醫生庭上語帶哽咽謂:「我幻想唔到點解仲玩到嗰啲遊戲,正常父母已經帶小朋友入醫院。」

瑪嘉烈醫院兒童傳染病科顧問醫生關日華於2018年就女童Z的情況撰寫專家報告。關今供稱,胸腺為重要免疫系統器官之一,正常孩童的胸腺重量應為20至40克,但Z的胸腺卻只有5克,如同老年人的胸腺重量。

關解釋,由於Z胸腺內的淋巴細胞跌至最低水平,並且完全纖維化,導致Z的的胸腺嚴重萎縮。他續指,惡劣的生長環境以及飢餓、肉體疼痛等生理壓力,均會對胸腺造成負面影響。由於Z胸腺萎縮,導致免疫力下降,沙門氏菌較易入侵Z的身體,造成致命感染。

控方問,如果小孩重複受虐,例如長期挨餓、被綁、罰跪、罰站、不准睡覺等,是否對5歲孩子造成極大壓力,關認為上述行為對任何年齡的孩子均會造成極大壓力,而Z的照片顯示其傷勢沒被妥善處理,亦會令Z受壓。關指孩童應在鼓勵性壓力下、而非惡性壓力下成長。

兒童長期承受高度壓力會導致發育倒退

控方指Z兩至三歲前可自行如廁,但案發期間卻要包尿片;繼母又於短訊中表示Z會於客廳失禁,吃自己的糞便、喝胞兄的尿,又玩弄自己的生殖器官。關解釋此為發育倒退的現象,當孩童長期承受高度壓力,會分泌皮質醇,導致發育倒退,自理能力變差。關強調,孩童5歲前的腦部發育尤其重要,但Z長期受壓,導致腦部發育倒退。

控方又指,繼母表示曾以消毒劑及噴霧膠布處理Z的傷口,雖然一般被噴後會感到刺痛,但Z卻毫無反應。關解釋,若人的皮膚被破壞至真皮層,「咁就會成塊皮冇感覺」。關續指,照片顯示,Z的右膝後方傷口應是沒有得到妥善處理,受到嚴重細菌感染,導致她完全沒有真皮層。

根據承認案情指,親父及繼母於死前一日曾與Z玩「飛高高」及「扮超人」。控方欲了解當時Z的身體狀況,關答謂Z的身體狀況於死前四、五天已非常差劣,細菌已經入血,導致Z疲倦、血壓低以及手腳冰冷等。說到此處,關語帶哽咽謂:「我幻想唔到點解仲玩到嗰啲遊戲,正常父母已經帶小朋友入醫院。」旁邊的繙譯見狀,向關遞上紙巾。

保安員指兩童出街均戴口罩 繼母親女則不用

救護員梁亞鐵供稱,他接報到達Z及胞兄X的住所後,看見Z躺在置於客廳地下的睡袋上,並身穿尿片,面部膨脹、小腿有瘀青,她的傷口上沒有任何紗布。梁指Z已經沒有脈搏及呼吸,最終被輪椅送走。辯方問親父當時是否情緒激動,梁回答沒有留意。

於涉案大廈當值的保安郭淑燕供稱,親父與繼母於2017年8月搬進大廈。一個月後繼母指示保安,任何人進屋前需先通知她。保安又留意到每當繼母帶X及Z外出,兩童都要戴口罩,但繼母的親女卻不需要,繼母亦會拖著親女的手,但從未拖著X及Z。其後郭發現Z沒有上學,遂問繼母原因,對方回答Z生病才缺課。

院方研判X乃嚴重虐兒個案

控方於庭上讀出X的醫療報告,X於案發翌日被帶往屯門醫院急症室。報告指X表現怕生及迴避眼神接觸,並向醫生表示雙膝感到疼痛。X當時的體重為19.3公斤,身上有多處裂傷、疤痕及瘀青,遍佈眼睛、面頰、嘴唇及四肢。醫生認為X體重過輕及電解質失衡,他住院期間恢復正常飲食及攝取維他命後,體重有所上升。X約於三周後由祖母接走。

院方曾就X的個案展開會議,認為此乃嚴重的虐兒個案。X的頭部、臉、身軀、臀部以及四肢佈滿舊傷新痕。他臉上有掌摑印,身上有條狀傷痕;他曾被尖銳的硬物所傷,才造成腳及胸壁上的裂傷。

此外,X未被給予足夠食物,才導致體重過輕、貧血症及電解質失衡。他臀部亦有感染及壞死的傷口,父母卻沒有帶他就醫。社工、兒科醫生及心理學醫生將會跟進X的個案,X將交給祖母及生母照顧。

本案首被告為女童Z及男童X的親父,次被告則是兩童的繼母,第三被告是次被告的母親。案發於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首兩名被告均否認謀殺Z。第三被告則否認四項虐兒罪。

【案件編號:HCCC28/20】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